自從今年初麻煩的大四畢製終於搞完後,家裡馬上收到了兵役體檢的通知,我便開始煩惱起兵役的問題。

  老媽一開始還把體檢單弄錯以為是正式的「兵單」,所以在電話裡用頗激動的口氣說我「馬上就要當兵惹!!!」,我隔天立刻嚇到直衝生輔組與教官室詢問這件事,結果承辦人員們都對我安撫說:「這情況我們很常見,應該是你母親誤把體檢單當兵單了。」

  一直以來我的體力都不是很好,身材瘦弱如柴卻又不到替代役甚至免役體位,曾經在大學的跑步測驗結束後中暑昏倒,甚至還需要麻煩到同學幫我攙回宿舍,這樣的我難道真的就要參加納傳說中的國軍ㄤ賴了ㄇ=口=!!!!

 

  後來一放寒假之後,我就大老遠獨自從中壢騎車去署立桃園醫院體檢。當天我目測有上百名男士與我同時要接受體檢。體檢的過程很簡單,就先脫到只剩下一件內褲,然後穿上體檢袍,接著做到位子上開始填寫資料。在填得差不多的時候開始去各個關卡接受體檢。

 

  我到內科的時候原本以為會想傳聞中說的一樣:「抓蛋蛋」,結果醫生叫我們原地跳個幾下,就打發我們出去了,內褲連脫都沒脫!!而我在接受心臟檢查的時候被各種夾子夾住四肢末端,然後肚皮與胸口貼滿吸盤,這感覺蠻奇妙的,由其是檢查完要卸除的瞬間XD

到要抽血的時候,不是很舒服,就像隻大蚊子突然抽走我幾CC的能量這樣。不過我有在現場看到有個傢伙一看到針頭就昏倒在地!負責打針的阿一仍鍥而不捨的要其他人幫忙把那位昏倒的傢伙抬到旁邊的沙發上,等他醒了之後就繼續抽血XD

  在精神科檢查的時候,醫生問我一句很有哲學性的問題:你在學校與別人的相處還好嘛?

  我雖然回答還好,不過我真的想講的是:如果我講不好你又能發揮什麼作用?

 

  一切都跑完之後我開始隱隱覺得不妙:E04!好像是常備體位欸!(眼神死)

 

  果不其所然,幾個月後家裡收到體檢報告,說我是常備體位!(好~可以死了)

  但我從以前認識替代役這個名詞的時候就覺得,我TMD的就是想當上替代役!(有一部分的原因當然是那時印象中的替代役是爽兵)

  所以我在煩忙佈展的大四下拼命搜集有關替代役的申請辦法,終於讓我找到了四月第一周的申請案。當時在一月時就有一批申請的案子,當初因為申請員額未滿所以所有申請的案子都核可通過,我憑藉著一股衝勁去賭,賭我這次四月的案子一定也會過。所以到市公所遞交申請書後,就似乎後顧無憂的回屏東的學校去。

  之後的參展行程讓人昏頭轉向,而且還要忙著準備出國畢旅的事項,其中還曾為了系上日本交流團的事煩惱,不過後來它變成一場空就是了。總之我真的忙到忘記關注兵籍的申請情形,後來竟在畢業典禮前幾天得知政府決定要佛心來的~讓四月所有提出替代役申請的傢伙都通過申請!

  當然我可是開心到跳起來慶祝阿XD,後來也出國去峇里島玩了一圈回來。一回國吃個畢業家聚,把人生最後的學校報告交完,就搭著夜車回中壢了。

  當時我還在六月剩下的日子規劃著一些暑假的行程,因為我當初有看到一位肄業的同學,都休學大半年了,仍然沒被徵招,所以我心想:那替代役這次居然大塞車的話,那應該至少要三到四個月才會接到兵單吧?

 

  但是我在七月第一天的一大早,這幻想就被里長的電話給戳破了。

  暑假的第一天,迎接我的不是令人放鬆的蟬鳴,而是一封通知單,它,毀了我所規劃的最後一個暑假。

 

  7/11日早上八點在台電大樓前集合,122梯次替代役徵集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