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了慘了!暑假的第一天就收到兵單!

  那麼不僅高中漫研社的小旅行就沒了!暑期的寫作進修也泡湯了!甚至連預定的拔智齒計劃都破滅了!我還沒辦法參加這個暑假的同人場!!!

  真是天殺的阿!!!!為什麼你TMD的兵單這麼早下阿!!!!

 

  抱著像是要被處刑前的送別心態,我向各位親朋好友做好入營前的各項事務交代,在7/7號辦的日檢也沒有什麼心情去考,就這樣情緒低落的應試,後來好像分數的感覺不是很理想的樣子(真是浪費錢阿)

  在下定決心剃成超短平頭的那天,我正式向我自國二以來的頭毛長度告別。還好我沒差點哭出來XD

  隔日一大早,老媽陪著我去傳說中的光頭集合點集合,現場有至少目測50~60個跟我一樣都是眼神死掉的木頭人。在這一群人當中,我突然一眼認找出高一的同學阿倫!我立刻衝到他身邊,問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的答案也跟我一樣是用常備役轉一般替代役的申請案才被徵召。

 

  這梯次中壢的役男至少有三車,我們這些被趕上車準備載去成功嶺賣掉的鴨子,在車上開始交談了起來,開始談論著一些關於替代役的想像,隨著車上播著泰冏的搖晃感,在經過三義休息區後直奔成功嶺大門後,車上陷入一片寂靜。

  穿梭過廣大的成功嶺國軍營區後,終於到了替代役下車的大廣場,我們被連趕帶罵的轟下車集合。在集合的棚架點名與領取裝備後,便開始帶往我中隊所在的駐點。途中經過了我此生只進過一次的成功嶺營站,卻只是為了採買營區必備用品,好不無奈阿=D=

  我所處的部隊是桃園與連江(馬祖)合併組成的27中隊屬於6大隊管轄,是最新也是排序最後的一隊。全隊150多人要集體擠在三間不算大的寢室裡,只有一間廁所,幸好浴室還有隔間,所以我不用一直強迫欣賞別人的裸體,不過隔間也才10多間而已,洗澡速度相當緩慢(而且一開始你必須先洗完澡才有時間打電話)。

  幹部裡頭,最基層的是分隊長(相當於國軍中的班長),再來是區隊長(相當於國軍中的連長),後來的副中隊長、中隊長還有大隊長都是國軍派來的人。

  一進去營區就被幹部們從早罵到晚,罵到後來都快免疫了。不過在知道那些幹部很多都比自己小上幾歲,就覺得不痛不癢了(?)

  很多規定聽在沒入伍過的人的耳裡一定覺得很莫名其妙。例如你必須買一包平版衛生紙,不過到新訓結束前都不要打開它,因為它要擺在櫃子上當最完美整齊的裝飾品wwww

  然後服裝真的很髒,在我這個有輕微潔癖的人看來簡直身處夢魘!!!除了內衣內褲與襪子是每天洗的之外,公發制服幾乎六天才會洗一次,運動長短褲它們每隔4~5天才會洗一次,而你從早上6點起床就要穿著短褲去跑3000,而後全身濕透地換成長褲進餐廳用餐,不過五個中隊同時擠在一間餐廳裡用餐,而每隊每個人都剛氣喘吁吁的冒著熱汗,而打菜班用的裝置又是運用蒸氣加熱的東西,在不開冷氣的情況下,早上7點多大隊餐廳裡就會飆上30度喔!!你剛盥洗好的身體馬上又大量出汗,根本讓洗臉失去意義!而你美味的早餐又通常是熱甜湯為主,平淡難吃又時常過鹹過膩的菜色,實在是很難讓人下肚@A@汗都要滴進餐裡了!!

  但還沒完喔!如果幹部要你換下制服的時候你就必須套上那件長褲,悶著雙腿一整天。重點是,我們公發的襪子是略長的中筒襪!!!!!所以等於是雙重套腿!!!!!你TMD兩腿的汗腺是不是會悶出病來?

  那你會問:欸抖那早上那件短褲呢?

  很好,你就折起來收進衣櫃裡(不管它有多髒)等著晚上洗澡完後直接套上,接著睡覺去(0口0!?)

  阿咧~所以你早上的汗水會伴你入夢唷☆接著日復一日,累積個五天才會送洗(WTF)阿隊了夏天的成功嶺晚上根本小地獄,火爐阿TMD!!!你這樣還能睡得著睡得好?我服了你!

 

  時間也都是大家都知道的,晚上10點就寢,早上6點起床,10分鐘內樓下隊集合場集合完畢,然後又開始3000越野~接著回寢飾摺棉被與蚊帳(豆干狀態)接著7點準時樓下隊集合場再度集合準備進餐廳(俗稱三溫暖)

  替代役整個行程蠻死的,幹部管理的氣氛也很僵化的感覺,跟國軍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沒有碰到任何武器,體能訓練的方式其實也相對於國軍簡化許多,一方面之前替代役傷殘兵頗多,這樣操下去說不定會出人命,所以才有替代役的出現。

 

  記得入伍第三天就遇上颱風,有幾堂課因此沒上到,是有點可惜就是,而且當天的餐盤就是國中時代的合菜紙盤,所以所有菜的混在一起,那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啊!!!原本味道就不好了,這樣混下去不就跟。。。。。沒兩樣了嘛?

 

  那時候洪仲丘的案子鬧很大,不過軍方派來的那些幹部看了很不是滋味,還要求基層管幹在新聞提到這案子時將電視消音。我是覺得也沒什麼必要阿,不過看得出來國防部那邊一團亂就是了。

  我們除了制服以外的穿著真的蠻像是囚犯的,一件白內衣,配一件運動褲,還要背著骯髒無比的號碼衣,真得很不像當兵的人。相較之下國軍的衣服是真得挺好看的,不過一想到他們要這樣全副舞練操、練刺槍術,根本是覺得瘋了!

  準備替代役之歌比賽是打發時間的一種方式,不過我們並沒有從幹部們的身上學到多少歌,可能是因為我們中隊會唱歌的人實在太少了吧?

 

  話說我的沐浴乳與替代役小帽一直被人幹走,真的不知道是有新的還是無意的,是不是被陰了都不知道。

 

  幾天過後要進行役別徵選,大家當天根本像是在進行殊死戰一樣,搶名額搶瘋了!不過很多役別都很注重學歷與專長,由其碩士以上學歷根本保送!!如果你沒有大學畢業,可以很認真的告訴你,你大概除了替代役訓練班管理幹部,什麼也選不上喔!

  後來我選擇了衝文化服務役,役開始到現場就發現,噯呀!好多因為專長申請得保送名額阿!然後碩士以上也好多人阿!然後它上面所列的系名居然要完全一樣才會優先錄取!很抱歉我的系名就是不在上面吼!!!!

  所以我被排入了第四順位的徵選名單內,但在這階段就已經超出它所需的95人了!所以第五階段的人就直接捨棄,然後還要抽籤把多出來的人給踢掉。

  此時我一直祈禱著不要被抽中,周圍的所有人都雙手合時低頭祈禱,幸好有6名弟兄壯烈犧牲進而成就了剩下來的人!

  不過成績是要顧阿,所以基本教練與替歌比賽還是要繼續練,接著阿……就是恐怖的站夜哨了!

 

  大半夜的突然分隊長從樓梯飄上來不帶一點腳步聲,然後巡了一圈又悄悄地下樓去!整個嚇到毛骨悚然阿!在離開成功嶺前一天甚至還聽到許多夜哨的靈異傳說,實在是挫到不行阿!

 

  替代役之歌比賽後來我們中隊只得到第八名,據說是口味沒對到評審的喜好,不過我覺得已經小有震撼力了啦!

 

  裡頭有所謂的過水班,也就是洗碗班,每隔幾天會每個分隊輪流做。洗碗的時候可以跟鄰兵聊到許多眼界之外地事物,是個還蠻不錯的體驗。

 

  中間有所謂的成長營,也就是在戶外曬太陽做一些挑戰運動,例如走繩索、攀岩、垂降,不過我第一項分到頗LOW的爬網子,接著攀岩我沒做,因為那時候已經曬到有點痛,所以沒參加。我記得這一天的太陽讓我總共曬到脫兩次皮,身體出現「國王的新衣」的樣子。

  後來還有遇見只要是替代役都知道的「戰鬥阿嬤」,以及所謂的奪刀護身術與上不完的大餐廳講座課程。

 

  最後終於到了3000公尺期末測驗!我先說好我平常練習沒有任何一次有跟上隊伍,成功嶺上坡下坡太多了,體力一下就會耗光。可是最後的測驗是在當初下車的大廣場上,這是一個平面的空間,體力比較不會消耗太快,我雖然快結束的時候體力不知開始慢慢脫隊,不過在分隊長的驅趕與鼓勵之下,又卯足全力跟上隊伍,後來終於跑完全程並且跟上隊伍。第一次跟上隊伍這感覺時在爽到不行!不過中隊上有一個人太拼了,跑到氣喘發作倒在地上。

  然後還有紙筆測驗,這時候準備超久的題庫看了老半天大家成績都差不多的樣子。

  還有基本教練課程,我原本以為會是男的鑑測員,結果來了個女的,並且分數還打得很難看=口=

 

  在結訓之前我開始感冒,後來被帶去看診,醫生開得藥好像沒啥效果,結果越來越惡化的樣子。

 

  然後終於到了結訓放假的日子,大家爭相坐上接駁車,當車子一駛出成功嶺的大門,全車的役男瞬間陷入狂歡!阿終於出來了!!

 

  接著兩天的放假過後就是痛苦的收假,周日在台中高鐵站等著回成功嶺的人實在太多,還需要打電話通報才不會被記遲到。

  因為不提供晚餐與洗澡,一切都要在下午兩點多的時候解決,但一回去成功嶺真的是熱到深處無怨尤阿!!!!!居然要我們就這樣準備睡覺???太折磨人了吧!!

  隔天一早就準備撥交到各個役別單位去了,因此這一夜,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安穩的睡著。除了悶熱的環境更加惡化以外,對於離開熟悉的隊員與環境總有些不安,就像我一樣滾來滾去,無法入眠。

全站熱搜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