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要走?」
  「恩。」
  「這樣真的好嗎?」
  「這裡已經沒什麼值得紀念的了,留在這只會讓我自己銬在於悲傷的枷鎖裡。」
  「難道你沒有什麼是讓你捨不得的留下的嗎?」
  「有,但是已經少到不足以牽制於我了。」
  「那你的吃住怎麼辦?錢都從那裡來?」
  「光是老爸和老媽的遺產夠花的了。」  
  「你不會對陌生的事物感到害怕嗎?」
  「你覺得我像是那種被嚇大的人嗎?」
  「難道你都不怕寂寞?」
  「你到底想說什麼?」

  犽英用力地拉住我衣襟的一角,感覺有些暴力,但又感覺參入了點矜持。

  「難到你都不曾考慮過別人的心情嗎!?」
  「犽英?」
  「你總是自以為是,別人的話你都只當作參考而已,你都沒考慮過一意孤行所帶來的嚴重後果嗎!?」
  「我有。」
  「騙人!你根本從來就沒有想過!」
  「那你要我怎樣?留在這裡繼續聽那些廢物們的冷潮熱諷,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那至少我不像那些廢物們一樣!也還是有很多人支持你的不是嗎?」
  「我看,目前也只有你一個幫我說話而已。」

  我轉身擠進月台前的排隊的人潮,他卻始終拉著我的衣襟,讓我走的有點吃力。

  「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死也不讓我走?」
  「我不准你走,你給我留下來!」
  「不要這樣,讓我走好嗎?」我抓住犽英的手,使他的手從我的衣襟上拿開。
  「為什麼......」
  「犽......」

  我才一抬起頭望向他的臉,他的眼淚正好就從他泛紅的臉頰上滑落。

  「為什麼......我的眼淚會無法控制?我不知道!札伊......」
  「我......」

  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我從小到大最不擅長的就是安慰別人。像這時候我就只能尷尬地望著天花板,偶而瞄了瞄他的神情,卻什麼其他動作也做不出來。

  「時間快到了,我必須先走了,就......後會有期。」

  我邁開步伐,轉身走向車門。
  
  「慢著,我還想對你說一句話。」
  「嗯?」

  「札伊我.......」
  『開往莫斯科的班車即將駛離本站,請尚未上車的旅客盡速上車。開往莫斯科的班車即將駛......』

  車站的廣播開得太大聲,以至於本來聲音就很細的犽英後面講的內容全部都被蓋掉了。但我又不好意思再叫他重說一次,只好裝作什麼都聽見了。
  我笑著朝他揮手道別。

  「犽英,以後不可以還是那麼像女孩子一樣那麼愛哭喔!不然女孩子不會找你當他靠山的!我走啦,掰!」

  看著車門關上之後窗外呆站著的犽英,心情突然沉重了起來;他則是一臉茫然的透過車窗看著車廂裡的我,似乎又留下了一行眼淚。

  「再見了海參崴,再見了廢物們,再見了......犽英......再見了.......」

待續...     Kutoro Mor  2009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