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里昂市立醫院,一位少年狂奔著,好像在尋找著什麼……。二零三號病房!對了!就是這間!「磅!」的一聲!連坐在樓梯口的中年男子都不由得放下報紙瞄幾眼。


  「萊恩!」少年對著床上的人影大喊著。
  「這裡可是醫院耶!不要大聲咆嘯
現在的青少年真是一點禮貌也沒……。」

  澈爾醫生一看到他們兄弟倆就知道自己該閉嘴了。


  「只是擦傷而已,沒有大礙的!」

  他將右手輕輕拍在赫瑞斯的肩上,但還是止不住他的淚光。


  「對不起
……我把媽媽的東西弄丟了……。」
  床上的人張開了那雙碧綠地像寶石般的眼睛
,並且用手靠在額上,淚光又再次出現。


  「沒關係的
……哥會幫你去找回來的!所以不要難過了好嗎?」
  他的手指抹去萊恩臉上的最後一絲淚痕。


  「他們倆兄弟感情可是很好啊!」樓梯口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澈爾後面的椅子上了。

  「對啊!自從他們母親去世之後,感情就是那麼好。好到讓人有點難為呢!」
  澈爾用一個沉思的動作調整了一下眼鏡,嘴角浮起了淡淡的微笑。


  「那你是?」那男人翻了翻報紙,輕鬆的說著。

  「我嗎?我是他們的舅舅,雖然我曾想過接他們來跟我住,但被那對兄弟拒絕了……喂!赫瑞斯你要去哪?」
  澈爾一把抓住了少年的左手。


  「當然是要去找東西啊!」

  「如果你是要去車禍現場那可不行!司機說那裡正在下雪,況且山裡的野獸是很危險的!不行!我不准你去!」這訓斥聲把整間病房變得像撒下一層乾冰般安靜。


  赫瑞斯轉過身來,把低下的頭抬起。他的雙眼也像萊恩一樣湛綠、閃亮,甚至可以說比萊恩更像是顆寶石!但現在卻是在顫抖
……。澈爾將視線拉開,望向時鐘。


  「對不起
……我沒能考慮到事情做了之後的風險……。」

  「如果說……。」澈爾身後的男子走了過來,但手上拿的不是報紙而是背包。

  「如果說我帶你去找那個東西的話,那我要求你們必須提供我一週的伙食……。」


  赫瑞斯仔細打量一下這名男子。


  「實在是很邋遢!」他想。可是突然有些許閃光,啊!那是登山隊才有的徽章。而且背包上有好幾個!


  「那我得先去準備一下
……對了我還不知道您的名字是?」

  「烈勒斯!這樣叫我就可以了,你先去買這個東西。」他從口袋裡搜出一張紙條,然後交到赫瑞斯手上。赫瑞斯看了它一眼,遲疑了一下。

  「今天是情人節前夕耶!為什麼你不自己去買?現在到處都在特價啊!」

  「你要知道,多準備一套登山裝可是很累人的說!」

  「貪吃就說嘛!先走啦!等等公園見。」

  「好!」


  澈爾噗的一聲開始笑了起來。


  「笑什麼?」

  「沒有,只是覺得你們好像認識很久了一樣!」

  「其實│在愛麗斯還沒遇到那場雪崩之前,算是認識……。」

  「你是不是……?」

  「哥哥會不會平安回來?」

  萊恩走到烈勒斯身邊用包著繃帶的雙手拉著他的外套,好像快哭了出來一樣。
  烈勒斯則是把手放在小孩的頭上,笑笑的說:

  「我敢用我的前途來跟你賭,你哥一定會平安回來的!雖然我早就沒有什麼前途可言
……。」


*  
  山區的道路崎嶇而寧靜,像是被人不經意的按了靜音鍵般。赫瑞斯望著窗外好像在想什麼似的,烈勒斯則是倒頭大睡。


  「你們今天是唯一的登山客,怎麼?下雪天你們跑來山上幹嘛?」巴士司機投過後照鏡注視著他們。

  「找東西。」

  「噢!那你們要注意啊!下午兩點是最後一班車。之後就沒車囉!」

  「嗯。」

  「到了!下車吧。」

  
  車走了,外頭整個呈現銀白色的光景,赫瑞斯身上穿著那位中年男子幫他準備的橘色登山服,沒想到竟然合身呢!


  「好啦!那個地方在哪?」

  烈勒斯將大型背包背上,將之前手上的交給赫瑞斯。


  「救護車司機說大概離這裡再往上走兩公里左右,這裡面裝什麼?」他指著那個背包說。

  「糧食。」

  「啥鬼?」

  「你不要就給我。」他開始往上走去。

  「沒想到你這麼愛吃!」赫瑞斯快步跟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