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停了,松樹間的積雪正緩緩滑落,露出的針狀葉都沾滿了冰晶。兩個人影慢慢的穿越樹林。

  「大叔!」

  「叫我烈勒斯。」
  「烈勒斯,我想問……為什麼你要幫助我?」赫瑞斯停下腳步問著。

  烈勒斯先是也跟著停下腳步,然後長嘆一聲。


  「唉──關於這點我可是還沒想到呢!為什麼要幫助你來著個深山呢?可能是因為你不想讓人哭泣的立場和我雷同吧!」

  他轉過身來向赫瑞斯笑著說:「快吧!不然會來不及下山喔!」
  赫瑞斯也笑了。


  「是!」


  貓頭鷹望著望著那兩行沉默的腳印消失在地平線,然後咕嚕的叫了起來。






  「就是這了吧!可是這麼亂,要從哪裡開始找呢?」

  赫瑞斯走進車體殘骸中,開始翻動了起來。


  「總會有辦法的!」他堅定的說。


  烈勒斯也放下背包,然後直覺的往樹旁了車門走去。


  「怎麼會都 找 不到 呢?奇怪?」


  烈勒斯把車門抬開,底下的雪堆中好像埋著什麼。他用手將那堆雪挖開,是一條項鍊!

  他往後看一眼,赫瑞斯正在瘋狂地到處挖掘。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項鍊,上面鑲著一顆綠色寶石。

  「這
……這是?」


  他站起身來大聲說:「赫瑞斯!我好像找到你要的
……東西了。」

  「啊?」赫瑞斯走了過來並帶著不信任的眼神。「給我看一下!」他把它接住而且放在手心端凝著。
  「對!這是媽媽的東西!你在哪找到的?」

  烈勒斯手指著剛才發現的地點。

  「喏!就在車門後面!可能是因為車速過快,飛了出去。」



  「嗯
你有沒有覺得地上在震?」

  「嗯這是……不會吧?」
  
  在烈勒斯眼前的是一整片崩落的雪團!

  「該死的暖化!竟然提前了一個禮拜!」

  「那現在要怎麼辦?」

  赫瑞斯恐懼地抱住頭大叫。
  烈勒斯用一隻手抱住少年,另一隻向天空射出了信號彈。


  「我發誓要把你平安的送回去,所以相信奇蹟好嗎?要撐下去啊!」然後,他們消失了影子。三十公里外的醫院裡電視開始播報著
……


*  


  好像停了,烈勒斯將手電筒打開,少年還在懷中,他的左手確定骨折,這一切真是荒謬!他們還活著!但是是在雪下兩公尺,大概不會有人找到。


  「
好冷。」少年說的很小聲。

  「來!把這它吃下!」烈勒斯從背包抽出一袋巧克力,那是委託赫瑞斯買的。現在卻是被那位少年自己咬下。
  「巧克力是最好的體力回復劑。好好享用吧!」吃完之後,少年睡了,雖然這次睡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醒來。

*  


        「他醒了!」赫瑞斯正想知道為什麼如此吵鬧,但他發現原因了-他躺在醫院的床上。

  「早安啊!哥。」
  「這到底是?」他望著雙手發愣。
  「那位大叔為了保護你,手都骨折了說。你看!他在那哩!」他起身步向餐桌,烈勒斯正用右手翻著報紙。

  「我們很幸運喔!附近正好有巡守隊看到我發的信號。」

  「可是項鍊又被弄丟了。這趟旅行好像變得沒有意義了嘛!」
  「嗯……如果不介意的話,這個就送給你。」

  他從脖子取下了自己本來就掛著的項鍊,然後掛在赫瑞斯身上。赫瑞斯拿起來摸索了一下,然後驚呀的說:「跟媽媽的一樣!為什麼你會有?」
  烈勒斯轉過身來把報紙放下。


  「愛麗斯曾經為了她最愛的兩個男人製作了兩條綠寶石項鍊,一條是給我,另一條給了你
…..這東西要好好珍惜喔!」他起身往門外走去。而後頭馬上跟上一個影子,他停下腳步。

  

  
「爸!謝謝你!」

  
  男人微笑著離去。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