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譜記號上的漸弱 漸弱 漸弱
是記憶中早已不知被誰賤價求售的 鋼琴音落
現在妳還彈著嗎?或是早已起手?
心電儀器上的漸弱 漸弱 漸弱
是病床前我緊握著妳那冰冷右手的 心靈顫動
現在妳還醒著嗎?或是早已接受?

我知曉那男人已早先時候鬆手
差不多二十三年前的凜冬
曾遙想回溯至七十年前深秋
是那男人背著狼狽軍裝
自海之彼端靠岸 這樣 與妳緊握
那會只是面對陌生的初始悸動?
還是因頻率相投的一場偶然邂逅?

時序快轉至四十年後
妳終究還是得知了那男人心中埋藏已久
其實壓抑至最深處的無語沉痛
妳 選擇不鬆開他的手
就這一次 是他拉著妳至海的彼岸回溯
妳全程一語不發 就讓他在最前頭竭力嘶吼 嘶吼著失落
他終究看盡了現實 於捧起牌位時揮揮衣袖
妳讓他哭訴了一場命運的浩劫 卻又使得他不得不選擇回首
這次 他再度主動牽起妳的手 
低聲嚷嚷著我們還是回去那頭
在那廣東口音濃厚的碎韻中
妳淚眼欣慰著聽出
他似乎隱藏著什麼沒說

他在應該含飴弄孫時的曇花一現
便迎接了突如其來的黑色休止符
此時除了兒女
他只留下了你們倆共同經營的老屋
這間老屋仍繼續養育了後代的故事
養育了天才 養育了平凡
在琴聲將至的那段童年裡
妳與母親反覆彈奏著關於理查克萊德門的橋段
那令人懷念的琴聲與我那幼小的心音產生碰撞
它使我逐年茁壯 又逐年半途而廢至另一個難以詮釋的模樣
卻不得不認同它使我們在避風期間 得以擁有這個安定居所

那個啊那個 是說妳還醒著嗎?
我想告訴妳的其實是
正當我寫下那首詞不久
妳就這樣無預警地頹然傾倒
前幾年被強制徵收的那老屋
也在前些日子被無良地徹底抹煞
我現在還不想對妳說 請安息吧
但 時間的河流卻始終無情地沖刷
妳現在就在那河岸對吧?
但或許妳看見的卻又是那一片汪洋
又是那男人站在彼岸划來的輕舟甲板上與妳雙眼對上
我知道
妳會最後一次緊握它
緊握那手 延續在海的彼端歸鄉

這首詩是提前寫給妳的賀帖
想趕在浪潮仍持續會拍打上岸前送達
我會永遠記得妳們倆在夕陽中牽起雙手的背影
即便那男人的印象早在我懂事前全面溶化
但我仍堅持寫下
用以記換祭的方式 留下歷史
證明妳這九十載的光影並不是什麼虛度一晃

而我用孩提時代瑣碎的記憶抬起顫抖指尖
在鍵盤上嘗試來回敲打 關於卡農的謎之悠揚
來吧 雖然我還想對妳說很多 很多 很多
但 也請妳無須再牽掛了


敬祝 旅途平安一路順風
謝謝妳了
還請 多加保重
愚外孫

僅此

Asaoni 2018_

------------------

謝謝妳了,謝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