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才一眨眼的功夫,六年過去了。歷經高中三年與大學至今為止的三年,加總起來便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六年。那我究竟為什麼會開始創作呢?如今回想起來,最初的我並不是為了寫文章才執筆動鍵盤的。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2006年那個暑氣正盛的八月中旬,我正好當天要前往新的學校報到,與老媽兩人一同前往當初並不被被外界看好的縣立高中;不過令人失落的是,它並非我的理想志願,甚至可以說是第四志願了。不過奈何於成績,就只能選擇他就讀了。

  當天蟬鳴聲大到像在殺人一般,在體育館領好衣服、新生作業與註冊單後,便隨同老媽準備搭車返家。橫躺在後座快要累癱的同時,我聽到了令人振奮的音樂!那是當年度蠻紅的一組澳門兄弟檔團體所演唱的一首曲子。我聽了幾遍後遍開始跟著哼了起來。

  我熱愛唱歌,如果從來沒有接觸過繪畫與文學創作的話,可能今天的我志向將會是歌手吧?

  返家後過了幾天,這幾天內我始終反覆哼唱著那首歌的旋律,突然靈機一動,將那天報到以來的生活經過配唱進那首歌裡,最後在網誌上誕生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件作品。

 

  其實高中以前,我是個長期接受美術教育的孩子,打從小學低年級起進畫廊學畫,到國小三年級考上美術班後,就一直是活在美術世界的孩子了;直至國三那年,由於厭倦了升學主義下的變質美術,毅然決然放棄繼續升上高中美術班,而這決定卻使得我後來的命運有了重大的改變。

 

  國中時,班導為了要逼大家練習作文,所以規定每天都要在聯絡簿上寫小小文章,而題目則是由她來定。前前後後寫了兩年左右,我不確定這些練習究竟對我後來有沒有幫助,不過也算是個磨練文筆的基礎。

 

  嘗試了幾個月,終於在2006年秋天有了比較能看的作品誕生,我便開始把目光轉向文學網與當時的高中所發放的桃園青年,當時我在上頭發現了幾首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我很羨慕他們,明明他們也是高中生,為什麼功力卻是如此的強?心灰意冷之際,我決定多看些小說來彌補,不過我那時讀的都是奇幻小說,後來的創作自然是往奇怪的方向發展囉(?)

 

  當年度接近尾聲的同時,我的躁鬱症似乎也接近極限,再加上成績的打擊,以前總是窩在美術班封閉的環境裡的我,對於普通班的強大的競爭毫無招架之力。那時身處絕望之邊緣的我,將剩餘的希望全寄託給文字與繪畫了,之後精神狀態慢慢地好轉,經過了一個寒假休養,下學期一開始便開始大量的創作,曾有一個月內生出六首作品的紀錄,同時我也把當時的回憶錄打成了小說,這成為我後來為小說創作所打下的基礎。在還沒被創作熱潮給沖昏頭的時候,便開始連載自己的專屬小說了。而我也在這半年內入選了幾次桃青,不過都被沒刊登就是了。

 

  我高二上的時候擔任起漫畫研究社的副社長,並開始對動漫文化深入了解,後來的創作也越來越受到這方面的影響,不過同時期雖然也很密集的在創作,但都是實驗型的居多,因此品質也不見得說有多麼進步,只能說是熱情地延續吧?

 

  2007年底我失戀了,對象是我以前自國小以來的同學,上高中後雖然也考進了同一間學校,不過我是普通班,她是美術班。彼此之間漸漸有了隔閡,雖然彼此處在曖昧的階段,卻始終沒有人敢踏出那步,直到我目擊到她的男友出現為止。後來我強烈的創作慾就像被誰煞住了一樣,開始不怎麼想繼續動筆,甚至開始思考起創作的意義,為此還暫時喘息了好幾個禮拜,這在當時來說是一段頗長的間隔。不過後來又發生的「態度事件」,卻讓我為此陷入了一段創作黑暗期,甚至徹底改變了我對創作的想法。

 

  與高中同班同學間發生的集體觀念歧異,進而導致人際排擠的事件,前因後果加起來就被簡稱為「態度事件」,三年前我就解釋過它的經過了,在此就不再解釋一遍,只能說在這之後,我氣憤地將文字拿來當作攻擊武器,創作已經不是單純的創作了。這種目的性質的改變直到十個月後才開始轉變,中間這十個月間可以說是一段黑歷史,期間我印象中將作品前前後後投了幾家文學論壇,都沒什麼回應,其中又以某論壇讓我有了不好的經歷,最後就只好回到自己的網誌默默經營。

 

  直到有天我突然醒悟了,開始對過去這十個多月來的自己感到反省,並回歸到一年多前的創作理念,只不過逝去的時間卻怎樣也無法招喚回來,不過我這時的創作也慢慢成熟了。可是就在這時,小說卻因為學業因素被迫中斷了。

 

  上高三後,發現自己對藝術這塊仍然放不下,所以再度進了畫室補習,不過這兩年間的差距可是難以彌補的大坑哪!我拼命的惡補,但術科考試的成績出來卻仍舊不怎麼好看,最後只好在學測後拚七月的指考,但也沒料到指考的成績似乎考更爛了。放榜後得知自己居然考到屏東去!對於一個住慣桃園中壢的傢伙來說,踏出北部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但卻我真的必須動身了。但在這忙碌的一年期間我的作品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刊登上桃青,這也成為了我繼續創作下去的動力。

 

  在下屏東之前,我窩在家裡嘗試重新開始連載小說,卻又因為被一篇新開故事的讀者嚴重打槍,小說又難產了。而此時我只剩下詩詞。

 

  下屏東後,由於是首次進行全天候的團體生活,而我本來就是不擅長人際交流的個性,因此與同學相處起來格外辛苦,最後搞到像是把人利用來利用去一樣。這種失落感,反映在我的作品上,進而導致這段時間無心於創作。不過這是在我接觸到文寫社以前的事了。

 

  創作革命這個論壇我最早是在2009年初因應朋友當時的拉人獎勵,每拉一位新生就有獎勵金與聲望,所以當時身邊的朋友都在風靡著,而它最早的取向是繪圖取向,所以我也只是把它當作繪圖版來看待。直到暑假小說版某天的誕生,我才參與了文字版塊。最早我對文學寫作社(現在的文創版前身)不熟,因為那種文學版會讓我想起深藍的回憶,所以都只在小說版顧小說連載;直到小說卡關了,才分散些注意力到文寫社去。

 

  這時有位創革朋友來我的網誌留言,說看到我的詩詞創作,希望我可以去文寫社發表。不過我當時持保留態度,想先觀望一下再看看該怎麼做,直到我生日前夕,我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才正式加入文寫社。

  剛加入的時候因為我急著把之前三年來的創作全部發完,而產生了連續三個月的洗版現象,導致部分社員開始對我感到不滿,所以讓我又暫時產生了卻步。直到作品逐漸被人接受與肯定,才下定決心繼續在這版塊發表,後來甚至整個重心都移進去了。

 

  當然凡事哪有這麼順利?創革的某些制度讓會員間容易產生小團體,而我與班級或社團間都有些許摩擦。後來在2010年五月的時候整個爆開,下場是被拔除新手輔導員的資格與公開謝罪。在那之後,我整整淡出了將近兩個月,直到心結的化開。而文寫社也在這兩個月間升級成文創版了。

 

  不過好景不長,大二過後靈感似乎跟著溜走了,後來又發生了與之前出身於某論壇成員的衝突,在2011年三月過後就淡出文創版,五月才復出。可惜在後來八月又由於筆戰事件,與站方管理群發生的口角衝突後,創作風格趨向灰暗,甚至在2011年最後一個月內史無前例地完完全全生不出一件作品,在後來的2012年上半也沒辦法生出幾件作品,看樣子大概真的快山窮水盡了。

 

  而動筆至今六年整,這跟我最初設定的目標似乎不一樣呢!我也沒想過小說居然會比詩詞短命,不過我給自己設定的階段性詩詞創作期限只到大學畢業,因此這代表我只剩下大約一年左右的創作機會了,2013年六月結束前我就會階段性封筆,這代表人生一個階段就這樣結束了。將來應該只會以小說當主力,畢竟對於詩詞創作的靈感已到達了某個瓶頸,再過不久先前在腦內設定好的題目就會被自己用完,到時候還要再重新構思新的走向,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好像太過困難了。感謝一路上陪伴我與我的文字成長的朋友們,那讓剩餘的時間都獻給創作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