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嘶……」

  小史在一陣劇痛後反射性的撫著頭,就在雙眼睜開的瞬間,他也終於明瞭了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他從自己的床頭跌落到下方地板上,渾身裹著棉被如蟲蛹般的捲縮,動也不動如同槁木一樣的跌躺在一旁,心裡直覺得很無奈。

  「唉……痛死我了……現在幾點?」他朝牆上的時鐘側轉了九十度左右,剎那間有如電流貫過全身一般的扭動了起來。
  「該死!只剩下十分鐘!小唯!小唯!辛克迪!你們在嗎?」

  他皺起了眉心。

  「唷呼?有人在嗎……」

  但緊接而來的卻仍然是一陣沉默。

  「不會吧……辛克迪!你這傢伙竟然聯合小唯欺負我!」



  天空的顏色是淨灰藍,雲的顏色如棉絮般柔白。擁擠的人潮幾乎漫過了整個前庭,但是卻共同朝向司令台前的廣場集合。在流動的潮流之中竄出了不和諧的雜音,仔細一看竟然還伴隨著怒罵聲。

  「啊!你是走路不會看路噢?」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請問你知道­9班在哪邊集合嗎?」
  「在司令台前正中央前排有個舉著大大的『9』的牌子的人,有看到嗎?就在那邊!給我眼睛放亮一點!」

  一臉不耐煩的刺蝟頭男學生一邊對小史使出凶狠的眼神,一邊揪著他的衣服不放。

  「慢著!你就是9班的嗎?叫什麼名字!給我報上名來!」
  「耶嘿!小史你原來在這啊!我還在想你該不會迷路到找不到位置了吧?」

  小史與那位男學生被突如其來的外力給分了開來,只見一位身著白色長袍金髮金眼的成熟男子擋在他們中間,轉瞬間有種特殊的熟悉感在小史腦海中渲染開。他張大著眼,仔細端倪著這位看似非常眼熟的陌生人。只見這位陌生人對著小史做出謎樣的笑容,並搭配著略顯俏皮的腔調。

  「嘿!你們兩個!我在這先口頭警告你們!可別在我面前打起來喔!再說我怎樣也是你們的校長……如果被我發現暴力行為可是得付出相當代價的唷!」

  小史掩飾不了心頭激盪的情緒,驚訝地伸出手指著他。

  「等等等等等!你該不會是……辛……」
  「噓——你現在只是個普通的新生,照理來說這應該是第一次我們……」

  金髮男子毫無預警地用雙臂寬鬆的白色長袖摀住小史的下頜,並將臉貼在他耳邊,讓小史措手不及地放空幾秒。

  「第一次見面吧……」

  當小史一回過神,便甩開他的袖子,瞇起雙眼還噘著嘴問道。

  「你這是在搞什麼鬼?」
  「如你所見,這就是我真實的樣子。嘿?難道太帥氣了嗎?」
  「不不,你真正的樣子應該還比這老上三倍。」
  「欸,你這話很傷人耶!」

  辛克迪甩開他的袖子,用一種華麗的迴旋跳離小史身邊。

  「要跟老師同學好好相處啊!克洛亞歡迎你的加入!我等等還要準備致詞呢!先去忙啦!掰哩!」

  小史目送著這位行為模式與外表搭不上線的男人,逐漸消失在人海之中。當他再次注意到剛剛揪住他脖子的男學生的時候,他早就已經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了。

  「你跟校長是什麼關係?」
  「呃呃……這你聽我說……」
  「我知道了是兄弟對吧?好小子你竟然是那位校長的弟弟!」
  「不是啦!我們其實……」
  「其實是親戚?就算是親戚也不能掩飾你是靠著關係進到克洛亞的事實!說吧!你到底給了多少好處?」
  「我們才不是親戚咧!喂!而且我根本沒給他什麼好處別亂說啊!雖然你說靠著關係這點也沒錯啦……」
  「不是兄弟也不是親戚……難道!!!!你跟他是……唔嗯……」
  「欸?」
  「沒關係……雖然世俗的眼光不允許……但是我絕對不會對你們有意見的!」
  「啊?你是不是想到什麼地方啦!我絕對跟他不是……」
  「別介意,大方承認也是需要相當勇氣的……你的行為值得被人稱讚!」

  小史憑著直覺就覺得不大對勁,這個人已經徹底扭曲他跟辛克迪之間的關係了!原本他想導正他的想法的,但不知道怎嚜著,突然感到相當沉重的無力感,讓他也懶得解釋這一切的來由。

  「算了……辛克迪這個混帳……啊!還沒問她小唯跑哪裡去了!該死的老不羞!」



  辛克迪在中庭的廣場突兀地打了個不小的噴涕,之後便無奈地站立笑著。

  「嘻!詛咒我的是洛米、小唯還是小史哪個人呢?」
  「薩克森,開學典禮準備要在五分鐘後展開,請盡速到後台準備。」
  「烏薩斯……別那嚜冷淡嘛!沒事要多多練習微笑呀!」
  「薩克森校長,請盡速到後台準備開學典禮。」

  白髮黑皮膚的烏薩斯用令人顫慄的紫色瞳孔逼退了辛克迪輕浮的口氣,他只好收斂起自己的笑容,重新擺起久違的認真表情。

  「是的,但在典禮開始之前,可否拜託您姑且讓我前往校門口一趟?」
  「去吧。」

  才一講完,烏薩斯便頭也不回地掉頭走人。

  辛克迪嘆了一口氣,便獨自朝向大門邁進。沿途他將視線調往深遠高處的無盡蒼穹,金色的眸子從過去的無限懷念的回憶,大幅快轉至知覺裡不久之前的相似景色。

  「跟那天好像哪……」



  「怎嚜著?你在看什麼啊?索奇?」

  辛克迪用手晃了晃過男孩的視線,接著便疑惑地將臉堵在男孩面前。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嗯。」那男孩回應道。
  「那你到底在看什麼啊?」
  男孩將手指向天際。
  「你看,雲都連成一個細細的大圈圈了。」
  「什麼?」

  辛克迪跟隨著黑髮男孩注視的目光,將頸子抬高仰望著蔚藍的天際。便將此景像深深的刻在腦海裡。

  「喂!你等等!這是怎嚜回事?」

  辛克迪伸手抓住背向他的肩膀,試圖將男孩轉到他這一面。



  「那個……請問有事嗎?」

  辛克迪瞬間從無法言喻的記憶片段中抽回現實界。當他確實清醒後,赫然發覺他的一隻手正抓在一位看似陌生卻又無比熟悉的人肩上。

  「索……奇?」
  「什麼?那個……很抱歉你是不是認錯人了?還有,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那雙眼鏡?」
  「欸?喔!對不起我把你認成一位以前的朋友了。那麼……你的眼鏡……眼鏡……」

  辛克迪用他銳利的眼光搜尋著周圍的地面,不一會兒就在他腳邊兩公尺外的地方發現一只鏡架,只不過鏡面已經裂出了幾道碎痕。他步上前去,用復原咒使其恢復原先的平滑狀,並將那只眼鏡交還給那名男孩。

  「喏!你的眼鏡在這,要好好珍惜眼睛呀!」
  「那個……謝謝……您……咦?」

  那名男孩重新帶上眼鏡後,訝異地直盯著辛克迪看。

  「嗯?」
  「那個……你是……校長嗎?」
  「嗄?」
  「是我!還記得我嗎?那個……我是奈歐!」
  「欸!等等!讓我腦袋運轉一下!」

  辛克迪困惑的向後退了兩三步,並仔細端倪著眼前這名男孩。

  「你真的是奈歐嗎?」
  「那個……還記得三年多前的魔法大賽嗎?洛米大哥和我都有參加……」
  「欸?你真的是奈歐嗎?那你……你現在在這裡幹嘛?」

  黑髮男孩推了下眼鏡,用無神的感覺開啟了嘴。

  「那個……關於這點……其實我是回來就讀克洛亞的。」



  「小唯!你怎麼不叫我起床啊!」
  「就那個老人說看你睡的表情這麼甜,連男人都不想驚醒你啦!所以……嘿嘿!」

  「沒想到你有了男人還釣了個女人!原來你……」

  小唯和小史同時朝著剛才那名跟在小史背後來的人給予沉默的眼神。

  「小史,這傢伙是誰啊?」
  「呃……在路上遇到的同班同學。」
  「妳好啊!未來的同學!我叫海姆,海姆˙歐文。你們都叫什麼名字呢?」

  小史和小唯對看了一眼,默契中決定小史先來自我介紹。

  「我叫列奧夫˙史卡皮歐,叫我小史就可以了。」
  「我是赤羽唯,大家都叫人家小唯,我的主張是橘色至上!一起來建立一個到處只充滿橘色的世界吧!」
  「喂喂……」
  「嗯嗯,看得出來還蠻有趣的。」
  「喂!正常人腦袋清楚的話,不是多少都該吐槽一下她的這種變態妄想嗎?」
  「可是真的挺有趣的呀?」
  「對嘛!小史只有你在鬧彆扭!都不理解橘色的奧義可是很偉大的說!」
  「明明就連洛米也覺得……哀……還有那個什麼橘色的奧義?我可是連理解都不想理解……」

  小史搔了搔頭,木然地望著講台。

  其實雙眼所及的都是不認識的校務人員(除了辛克迪以外),但在喧嘩的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不尋常的氛圍。他將注意力轉往上方,似乎沒有人注意到頭頂正上方的天空出現了令人詫異的現象,就像是有人在上頭甩出了一圈白色繩索,環狀雲朵正中間幾乎像是完全沒有任何雜質一般,是極為清澈的素藍色。

  「嘿!小史你有在聽嗎?」
  「嗄?什?什麼?」

  因為聽見小唯的呼喊而把視線拉回地面,雖然心思還掛在天空上頭,小史仍然決定先仔細聽聽眼前這人的發言。
  小唯指著前方,也就是講台的方向。

  「你知道那人是誰嗎?看起來超有壓迫感的!」
  「喔!妳說那人唷?不就是剛剛我跟他遇見的校長嗎?你說是吧?嘿?」

  海姆邊對小唯解釋剛剛發生的事,還邊不斷對小史擠出了另有涵義的微笑,接著小史無語地望著小唯,小唯則是露出一臉錯愕的模樣,並大聲叫出聲來。

  「啊?等等那是老人?你有沒有認錯?我所認識的辛克迪應該是……」
  「欸那個……辛……校長好像要致詞了!我們先看看那邊的情況吧!」
  小史對小唯比了個安靜的手勢,這使得小唯更加疑惑,因此她靠近小史的耳邊講起微弱的話語。
  「你幹嘛?心情不好喔?今天很喜歡打斷別人講話耶!」
  「才不是!因為台上那個『長大的』辛克迪要我們不論如何,都必須裝作第一次認識他的樣子,這樣才可以免去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但這樣很奇怪耶!還有為什麼那個老人會『長大』了?」
  「啊……這你問我也無解啊……」



  「那個……有件事我想問一下?你不是還要趕著去參加開學典禮的致詞?那你現在在這裡遊蕩好嗎?」黑髮男孩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用無神的雙眼注視著前方因為他這番話而開始奔跑的金髮青年。
  「沒問題啦!因為偉大的副校長可以暫時代替我來拖延一下的!還有你也給我趕快到典禮會場與你的班級會合!」

  在奔跑的途中,一隻擁有綠色眼珠的黑貓也跑到辛克迪身旁同時對望。

  「唷!親愛的校長大人!您已遲到將近七分鐘有了,眼神已死的烏薩斯感到非常不高興!所以就先代替您出去跟新生們訓話了!」
  「又變成貓啦?雷格木?你說的那名眼神死亡的副校長有把氣氛弄得很僵嗎?」
  「你說呢?他已經很努力的裝著你的口氣說話囉!不論如何……嘿嘿!典禮結束後你就得裝乖一點了!」
  「呵呵……這點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辛克迪望向前方一臉抽蓄地笑著。
  「啊!那個你剛剛到底在晃什麼?花這麼多時間?」
  「身為校長大人的第六感,它告訴我必須去大門一趟。」
  「怎麼?你身為校長的第六感讓你遇到什麼了嗎?」

  辛克迪瞬間中斷了步程,而化身成貓的雷格木也怒力煞住車。

  「你還記得三年前那場大賽嗎?」
  「你當我像你一樣健忘嗎?我當然記得,哪可能忘的了?」
  「那你一定記得奈歐˙梵˙雷克多……」
  「嗯?」
  「他回來了。」

  雷格木將頭歪了幾度,困擾的凝視著辛克迪。

  「這是真的嗎?」

  辛克迪無奈的笑著,並將視線再次投往怪異的天空。
  「預言果然開始逐步實現了……」

待續...     Kutoro Mor  2010_

 

本人先在此至上深切的歉意給各位,離上次第三章的序已經將近五個月沒更新了。
並且離上一章更有快相隔十七個月未更新的記錄。
因為這一年多來發生了許多不可預期的遭遇,以至於靈感快速散溢出腦海,而我無法牢牢抓住。
終於,在2010年的年初重新啟動這個故事,謝謝持續關注跟給予支持的朋友們,是你們給了我繼續寫下去的力量,謝謝。

由於本人的文筆快速流失到退步至堪憂的地步,所以還麻煩各位給予某魔指導,感謝您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雙面魔法歌謠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