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一兩年前有感觸的歌曲集結起來播放
在這略顯疲態的周末夜裡
我輕輕敲擊著鍵盤……

我就在熟悉的旋律之中打開以前寫的詩篇,
我便沉澱了一個多月以來的紊亂情緒……

那個你離開的事實 

當你離開
沉浸在
曖昧帶 的殘影
疾消音 空對白嘎然而止

彩虹那端
晃映在
眼底銀河間 頌...
撫過臉龐那些的微風~


我站在雲的這邊 你站在海的彼端
都一樣 不接受 任何人的請託
不想聽虛假語言 不牽扯惡劣的結
路因而交叉...

在那之後 創造了
同一片天空

我站在紫岸邊緣 你登到山的上面
搓揉出初次的微風

收斂起攻擊語言 隱藏起傷人的劍
改用起真誠的心移走猜忌與眾多疑竇

熱戀奔放的天空 熱淚盈框的感動
融化了雪山的冰滋潤
整個世界
綻放著 你說的那句話
"距離就算只剩下鼻息,心靈深處的悸動也別壓抑"

別說你愛我 不須迎合我
在這溯舊的鐘樓
震盪 升溫 沒落 火煉 攀藤 依舊在...
雖然是這樣說 卻都帶有點諷刺

深吸 淺眠
嚇傻 含淚
那個事實是你已經離去
顫抖 眼眸 淚血 止不住

不得不相信 餘暉
不得不相信 昏滅
不得不相信 光芒
竟都斷線了

不得不相信 我們
不得不相信 緣分
不得不相信 最後

真的都劇終了...

Kutoro Mor  2008_

第105天

那個春天早已遠走 在雨季來臨前撤守
緩步在氤氳漠漠的風景中
渲染開來 遭到濃墨蓋上
遮不了的彩光譜 在反射與吸收時認輸
漫射的 漣漪 都模糊了輪廓
該回首 還是轉身就走

氧氣正在摧毀痕跡 太遲疑就可能失去
當所有的感官都充滿雜訊
依稀有 碎語在 耳際響起

資料快消磁了 漸漸要記不得
制式的公式被扭曲了 曾經的歡笑終遺忘了

經歷彩虹 經歷美頌
成就你和我
什麼時候 什麼理由
我們曾牽手

這段旅途 幸好有你
使我不寂寞
含淚相送 揮手茲去 
再見我的夢

曾經的美麗 曾經的笑顏
曾經心動過
曾經的誤會 曾經的衝動
曾經諒解過

就算走到窮途末路 也失了歸途
只要有你指引我方向 皆不會認輸

經歷困惑 經歷抉擇
步上不同路
感到寂寞 感到失落
才懂我愛你

在那之後 已經過了
一百零四天
還沒回神 又已來到
一百零五天 

腳步聲停歇了 影子被拉長了

遮不了的彩光譜 在反射與吸收時認輸
漫射的 漣漪 都模糊了輪廓
該回首 還是轉身就走

氧氣正在摧毀痕跡 太遲疑就可能失去
當所有的感官都充滿雜訊
依稀有 碎語在 耳際響起

資料快消磁了 漸漸要記不得
沙漏快流光了 總要失去些什麼......

Kutoro Mor  2009_

◈晴賊◈

眼神漂 移
轉眼之 間
霎那 影滅




你感覺不 到
我的氣 息
與 




蒙上眼的你和我
都快忘了 最初的陽光
究竟是為誰而閃亮
還是 
本來就不該發光 或著 從來就沒有陽光
從夢的側面透析它
充滿著一種淡淡憂傷
如果風 遇影
攪和在一起丟 進夜裡

如果你和我 
從不相遇 在盜賊公會前
如果 那時你沒有救我 現在也不可能 如此痛苦
在 夢的深淵找不著你
在 世界盡頭跟丟了你
也許你 只能夠
在影子裡邊
持 續 流浪

如今 我也在 流浪著
尋找著你的背影 和 你所留下的腳 印
你所留下 的事蹟 的蹤影
通通都無法 捉摸
你到底會向哪裡 走
如果沒有風 沒有光 沒方向
那你到底應該要往哪裡 走
透過鏡
透過心
透過天
我看到恐懼的 自己

晨間的 寬 闊 草 原 被 我 踩 著
雜 唏蘇嚕 的 唱 那 首歌
我 相 信 你 就 在 不 遠 的 前 方
反覆思考著 家 的 方向
如果能夠 如果能夠 如果能夠
帶著晴走 帶著你走 帶著夢走
帶著希望 一直向前 走
所以我要
盜走晴天 
盜走感情
盜走眼淚
盜走所有過的曾經

在夢背後 只剩下
一個晴天之賊的 獨白
心中的 太陽光
也漸漸黯淡
漸漸 



Kutoro Mor  2008_


其實我還想寫其他三首pianoboy的曲子

只是礙於情感總是超越手動

我只能勉強寫出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第105天+Annabelle

這三首的歌詞化版本

其他三首就可能還要找時間創作

但是我真的要在這裡喟嘆pianoboy的創作實力真是高超……
把人性中的脆弱與感情的宣洩力度,描寫得淋漓盡致!

讓我即使早已過了兩年多,也依然想起當時的種種回憶……

謝謝pianoboy帶給我燦爛又繽紛的回憶……



我在這個又過了午夜的時刻,靈感突然的乍現

好多事彷彿突然又揪著我說:

喂!魔爾!不要在這裡放棄創作!我們都還需要靠你的雙手去創造出來呢!




我突然覺得
我真的需要有一個人
在那邊默默幫我打氣……(遠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