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
有個年輕女巫對那旅人訴說過
一些
暫時使旅人心頭悸動的耳語

她和旅人都奔馳著
愉悅地跳動在那棵
大樹下的 斑點繪影裡

外人看來不協調地
女巫帽竟替旅人遮住那
太過灼熱的烈焰毒光

有些聲音
如同噤默之蟬沉思前的絕響
那滴露
不是被獸飲盡 就是
逐漸消散在嗆眼的日神之下

在兩個惡魔之後
在一個老人之後
在絕情的十字街頭
在殘酷的座位走道 之間

光影下的女巫
失望地躲進原本就屬於她的那個午夜裡
而光影下的旅人
穿過十字路口後便拭淚遠去
直至地平線那一端也不敢回頭

幾年之後
我在書房撿到一張老舊殘缺的羊皮紙

上頭用古代希伯來人的話寫著

敝人是個罪大惡極的盜賊
因為禁不起考驗而背叛了妳
演變至今
早已經無法回去了
請原諒我
這是撕裂心肺的道歉
我將眼淚混入墨水寄給妳
女巫
是否聽見了

我那最後的失焦點

Kutoro Mor  2009_

-----------------------
※這是寫給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位同學。

本篇入選優秀文學網今日推薦文章。
-----------------------
雖然入選的有點不知所措 (因為在意料之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