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充滿朝氣的早晨,空氣中盡泛著新鮮的芬多精,黑髮的巫師就在此刻走進了東方分部的大門。

  步下了不知是第幾級之後的他轉進一個長廊,在接近的盡頭的時候忽然左轉,接著就拉開了這扇快要生鏽的鐵門。一如往常地,他的上司依然睡死在他自己的位子上,黑髮巫師並不想開燈叫醒他,所以只是悄悄地走向自己的位子。可是,當他走到自己位子的旁邊同時,卻發現他位子上坐著的另有其人;那個人戴著眼罩斜躺沉睡著,外表最明顯的特徵只剩下那一頭藍髮。
  黑髮巫師瞇起了眼,他座位上的那個人卻突然翻了個身。

  「……大姐啊……我覺得那個人早上一定會回來的……所以……就讓我睡在……他的座位上等他回來嘛……」

  正當黑髮巫師一臉迷惑的同時,後頭他的上司發出了聲音。

  「赤羽呀~你回來了是嗎?那就去幫我買早餐吧~還有昨天,總部有人來找你,說有機密要找你談。」

  夏崎往默里耶的位子走去,並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座位。

  「總部有人來找我?人咧?回去囉?還有,我位子上的那個人是誰?」
  「喔~那個人啊~就是總部派來的人啊。」
  「他?」

  夏崎鎖起眉頭,臉變得更加疑惑地往回望著自己的位子,卻意外地發現剛剛在那裡的人消失了!

  「請問你是不是『赤羽夏崎』?」

  這聲音來自夏崎的正後方,而且是非常貼近他身體的感覺。

  「沒錯,我就是。請問總部找我有事嗎?」
  「蘿斯科娃!把那封通知書拿出來!」背後的人才剛彈了一下指,一個女人就在夏崎面前現影。

  「編號第C797083號隊員--赤羽夏崎。第三任執行長有幾項交代如下:

  因本人目前須執行高風險性質之任務,極有可能在無法兼顧聯隊全體的基本利益,與本次任務的達成順利性;特此,本人慎重邀請您擔任本人之臨時代理人直到本人此次任務告一段落為止,如有任何疑問請洽馬克拉宅邸,使用左邊抽屜之綠狼眼通訊石連絡--史卡那曆1657年8月8日,Y.T.R.S.。」

  蘿絲科娃唸完這封通知書後,便將它迅速摺起塞進信封袋中,接著再交付給夏崎。
  
  在這之後的三十秒內,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連慢了不知道好幾拍才加進來的布蘭登也刻意放輕腳步,室內的四個人就直定定的注視著夏崎,等待著他的反應,就在他們快等到蒸發的同時,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呼聲劃破了這凍結的空氣。

  「哇~嗚!赤羽!!這是真的嗎?你要變成我的老闆了耶!沒想到你這小子也會有這一天,真是太神奇了!也許今天幸運女神決定要好好對大家施捨她的恩惠呢!」
  「學長……你先讓他說幾句話吧~況且……」

  蘿絲科娃轉頭望著夏崎身後的藍鑽石,他正一臉不屑地用腳對著地板打起拍子,而且一發現蘿絲科娃在朝他這裡注視便又把頭撇了過去。倒是布蘭登一直很努力地想看情楚夏崎的表情,因為到目前為止,夏崎的還是被他的頭髮遮住了一大半。
  終於,藍鑽石終於按耐不住情緒,用力地將雙手攀在夏崎的左右兩肩,迫使他必須轉過身面對著藍鑽石,藍鑽石還接著用右手揪住夏崎的領口,對著他咆嘯了起來。

  「喂!不要什麼話都不說、什麼反應也沒有地,在那邊給我裝神秘!要知道今天你將接下的這個位子有多少人擠破頭搶著要嗎?」
  「欸欸!藍鑽石冷靜一點,有話好好說……」蘿絲科娃試圖安撫著他的情緒,但是似乎無效。
  「他這樣的態度是要叫我怎麼好好說啊!?」

  「呵……」

  霎時,大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夏崎的身上。

  「你笑什麼笑?」
  「你……說很多人搶著要...」
  「所以呢?」
  「在那些人裡頭……還包括你是吧?」

  夏崎瞬間瞇起他那細長的雙眼,然後又突然瞄著揪住他領口的藍鑽石。藍鑽石先是晃了一下,眼神也呆滯了一會兒,接著就開始感到心中有一把怒火被帶了上來。布蘭登眼看情況不對,立刻將藍鑽石給架了開來,這時被鬆開的夏崎理了理被扯亂的領子,卻還是掛著那副輕蔑的笑容。

  「你以為你是誰呀!做人家秘書了不起啊?被選為代理執行長又多了不起啊?你做過任何A-Plus等級以上的任務嗎?你有接過執行長特別指派的秘密任務嗎?都沒有的話你憑什麼可以用這樣的態度對本大爺說話?嗄?少在那邊自以為是了!」

  面對藍鑽石的叫囂辱罵,夏崎依然不動聲色的揉著脖子。

  「不管你怎麼說……結果最後還是由我被選為代理執行長,這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夏崎與藍鑽石的目光互相對峙著;前者淡淡竊笑,後者當然更為憤怒。

  「……最近二十四小時之內怎麼一直遇到這種相同的事呢?真是不幸……」夏崎邊說邊放下按摩脖子的手,並且扭了一下脖子。
  「一直?」蘿絲科娃向前伸了伸頸子問。
  「沒什麼,是妳聽錯了……還有我想請問一件事...」夏崎閉起了左眼。
  「請繼續說下去。」蘿絲科娃將雙手盤在胸前,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完話。
  「如果……我說我不想接的話……那會怎樣呢?」
  「你認真?」
  「呵……你們覺得呢……」

  這空間又再度被凍結了起來,全部人的目光又都回到了夏崎身上。原本因為受他這番話影響而開始冷靜下來的藍鑽石,沒過多久又重新叫了起來。

  「欸!你這傢伙!你知不知道我們大老遠地從塔里斑辛苦跑到阿里加德涅來是為了什麼嗎?不是為了好玩度假的耶!而是為了來找你這該死的傢伙的,你到底知不知道?」
  「噢~奇怪?我怎麼記得……剛剛好像有某人巴不得不想讓我當上代理執行長的嗎?現在卻反倒像是在求我一定要當上它似的?這……有點自我矛盾了吧?難道不是嗎?暴躁先生?」
  夏崎用隻手撫著下巴,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這這該死的……」
  「夠了!老哥!不要再被他言語影響了!這種人的話你不值聽!」
  「所以你……」蘿絲科娃離開她倚著的桌子,抬起頭看著夏崎。
  「……到底接不接?我有第四小隊的隊長身分,有責任必須要知道你的意向究竟為何。」
  「恩~這是個好問題……」

  夏崎低頭打開蘿絲科娃交給他的信封袋,盯著信的結尾署名,不經笑了出來。

  「Y.T.R.S ……原來是老師啊……哈~」
  「所以你的意願究竟是……?」蘿絲科娃再次凝視著夏崎,而夏崎也回視著她。
  「如果這是老師給我的意見,那我就只好接了~」夏崎用一種「我也是沒辦法啊」的笑容回覆著。
  「那麼請你從現在開始馬上準備好行李,中午一到,立即隨本小隊一齊返回塔里斑。」

  一說完,蘿絲科娃便示意另外兩名隊員一起隨她離開。
  夏崎轉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與正在往回走的藍鑽石與布蘭登擦身而過。

  「我不喜歡你。」藍鑽石冷冷地說。
  「我也沒說過會愛上你。」夏崎淡淡地回了一句。
  「咳……你……真的那麼想找死嗎?」藍鑽石停下了來,回過頭瞪著他。
  「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隨時將死送還給你。」
  「哼!等你有那個能力再談吧!混帳!」說完藍鑽石又繼續朝反方向走去。

  這時夏崎悄悄地用唇語說著:
  「如果說我早就可以在剛才就殺了你呢?」



  
「小唯,你魔法基礎概論的下冊看完了嗎?我...」小史話都還沒說完就被小唯打了個回票。
  「現在還在看啦!你先去看那一疊魔法入門全集啊~!」小唯指著她自己腳邊的那整套書說道。
  「那些妳有讀過嗎?」
  「我以前讀過其中一本,其他幾本的內容感覺比較簡單,大概翻一翻就好了。」
  「是這樣喔……」

  在跟小史的對話過程中,小唯從來沒有把視線離開過自己正在讀的那本書。小史見狀,便將那疊套書最上面的一冊拿了起來,掃了幾眼。

  「小唯,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一下耶……」
  「幹麻?現在先別吵我!」
  「可是……」
  「又可是什麼了?」小唯撇了一眼將書蓋在臉上的小史。
  「可是書還有六大疊沒唸到阿~我們還剩下幾天可以唸?」
  「還有三天。」
  「真的唸的完嗎?」就在小史說話時,臉上的書就滑了下來。
  「拼一點的話……有可能……看得完……吧!」
  「看得完是有可能啦~但是要看過而且都記下來……這有可能嗎?」
  「嗯……大概……不太可能……」
  「我覺得就算我們發了瘋似的死命K書,也絕不可能通過入學考!」

  小史用堅定的眼神說著。

  「所以呢?你想要怎麼做?我們又不可能去求辛克迪。」
  「說的也是……」小史用雙手托起下巴,無力的嘆息。

  「你們又在打混了!這樣下去要怎麼辦哪?」辛克迪毫無預警的從小唯身後出現,但是也因為連續四天的突擊檢查,所以兩人對辛克迪的突然現身已經感到麻痺了。
  「喂!唸不完啦!辛克迪!現在只剩下天才有可能真的全部記起來啦!」
  「你現在這話的意思是在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嗎?」
  「這話又不能這樣講!我們是初新者,很多東西都很陌生,要全部記起來真的必須要一段時間啦!但是你現在只給我們一個禮拜就要唸完全部的量,誰唸的完啊?」
  「小唯呢?還是說這是小史個人的意願?」
  「我覺得要通過入學考真的很難……可能要碰一下運氣才可能通過。」

  辛克迪聽完之後嘆了一口氣,然後將口袋的小型魔杖抽了出來。

  「你們還沒用過魔法對吧?我現在就要告訴你們訣竅。」

  辛克迪迅速的將兩支小型魔杖遞給小史與小唯。

  「先閉上眼,什麼都不要想;深呼吸,徹底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接著……」

  小史和小唯手持著小魔杖仔細聆聽著辛克迪的指示做動作。

  「接著……想像身體裡的神經流與血流融合為一體;這是一股有知覺的流體,引導那股流體流向拿著魔杖的手,將它纏繞在手指尖端,最後讓它進魔杖裡。就是現在!!」

  辛克迪看了看兩人專注的表情又繼續說下去。

  「張開眼,跟著我一起說『波雷曼』注意要心無旁鶩!」
  『波雷曼!』小史與小唯很有默契的一起喊了出來。

  這時候小唯驚訝地叫了一下,小史也把眼睛睜到最大;因為他們手上的魔杖突然竄出了一小撮藍色火花。這情況維持不到五秒就結束了,小史好奇的摸了摸小魔杖的頂端,卻感覺不到任何溫度變化。他望著辛克迪。

  「咦?這到底是……」
  「感覺怎麼樣?」
  「呃……」
  「全身有涼涼的感覺!」小唯撫著雙臂說道。 
  「嗯,很好。你們就繼續練習,直到能把火焰維持住一分鐘不熄滅為止。之後你們要做什麼,就隨你們啦!」
  「練習這個要幹麻?」

  辛克迪無奈地擠出一個勉強的笑臉。

  「我看啊……你們的成績大概是不會過了,但至少可以靠著這項能力加到一點分數~」
  「哦……呵呵……那你直接讓我們過不就好了嗎?年輕的辛克迪同學~」小唯伸手捏了辛克迪的手一下。
  「不行~這樣可是會壞了我校長的名聲吶!」邊說他邊笑著把被小唯捏住的那隻手給抽回來。
  「哀喲~反正你也沒有什麼名聲……」小史向椅背一靠,閉上眼睛說道。
  「呿!別給說這種漏氣的話!」
  「是是……」

  辛克迪一臉疲態的倚在桌邊,拿起了幾本書快速的翻閱了一下,接著又全都放回原位。

  「真的……記不起來嗎?」
  『對!』

  接著,很無神地笑著,辛克迪在離去之前又留下一句話。

  「記得要反覆練習。」

  然後傳來的是門關上的聲音。



  「很好……剩下不到一分鐘就要開始了……我卻還是沒記起來多少,哀……」

  小史找了一個位子坐下,看著各個考生陸續進入考場,他再看看講桌前的監考委員,不禁又嘆了一口氣。小史和小唯的座位相隔很遠,一個在最左排,另一個在最右排。從小史這邊看過去,小唯的瀏海遮住了她的臉,所以小史無法得知她的情緒究竟是如何。因此他決定不去打擾她。

  突然,有個影子在他眼際晃動,小史猛然地抬起頭,發現監考委員正面無表情的看著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之前,那名監考委員就先發制人的將手掌置於小史頭上,快速的默唸著一段咒語,接著朝小唯走去,也是一樣的行為。小史看得一頭霧水。

  在那名監考委員回到講桌的同時,鈴聲也開始響了。

  「請翻開第一頁開始執筆作答。」

  刮刮嚓嚓的翻頁聲穿梭全場。小史在翻開第一頁的瞬間突然背脊涼了一下,接著伴隨著冷汗般的微微輕笑。

  「辛克迪……真有你的……」



  「好!時間到!請停止書寫!放下筆!雙手置於膝蓋!」

  監考員單手一揮,每位考生的試卷全都向講桌飛回。他將試卷分袋裝好,最後才宣佈散場。
  廣播聲就在此時再度傳來,內容之中公佈了進階試驗考場的位置。

  「小史!」
  「喂!小唯妳是不是也感覺到……」
  「口口聲聲說什麼絕對不可能幫我們,結果還不是……真的還蠻讓我意外的!」

  小唯拉著小史到角落,左顧右盼地怕被旁人聽到。

  「走吧……那麼接下來的考試,本小姐我就有信心了!進階試驗我們來了!」
  「嗯!」



  此刻是傍晚五點而入學考早已結束,考生們也各自返回各自的旅店休息,等候著明日的榜單公佈。隨著三十度角的暮光進入校長室,辛克迪正翹著腳呵笑著,正對面坐著那名監考委員。

  「今天進行的還算順利吧?雷格木?」
  「嗯啊~既然是特殊考生那就要幫他們一把嘛~」
  「還真是麻煩你了,才剛渡假完就排你來監考,抱歉哩!」
  「哎~這小意思啦!我倒是做的還蠻高興的,畢竟我因為……你知道的……那個原因,所以已經快兩年沒執教鞭了。儘早看看學生的樣子,說不定還可以讓我更快重新回到軌道。」
  「哈~那……你和你老婆到底……」
  「明知道我不會談的,你是想怎樣?可不可以談別的事?」
  「那你想跟我談什麼事?」
  「不如就來談談…… 關於這學年的教學計畫吧!校長大人~」
  「呃……這嘛~再說囉~哦哈哈哈哈……」



  傍晚很清爽,小史揹提著久未碰過的溜冰袋漫步在長廊上,長廊之後來到一個開放式的廣場。他找了個台階坐下換鞋,套上溜冰鞋後,倏地旋地而起。

  意外地流暢,小史陸續穿過各棟房樓,無視於旁人驚訝的目光,他繼續向左右穿過栱柱,迎面而來的是壓陣似的超大型斜坡,小史毫不考慮地決定向上衝刺。

  此時在背光處看起來就像一陣風似的,一個影子飆上了這個斜坡,彈指間就衝過了頂端朝陡坡下方墜下。

  他的衣袖在扯,髮尾在飄,一種不同於一般夏日午後的涼風吹襲著小史。

  閉上眼,感覺指尖風的流逝……

  好像在飛,就像鳥一樣。

  但是緊接而來的落地聲,促使他被迫重返現實,他便轉了個大彎,朝著熟悉的方向滑去,最後用旋轉煞車的方式停下。

  小史放鬆全身,慢慢的抬起頭,入口的拱門就在眼前。

  「從今以後我就屬於克洛亞了是嗎?」

  他撥開前額的頭髮回頭望著克洛亞城。

  「呃?嗯……噗!哈哈哈!……」

  讓他發笑的原因不只是看見小唯興高采烈的提著大包小包的美食小山,還有被她壓榨拖著走的辛克迪!

  「喂嘿!小史!今晚一起來慶祝吧!這些全~都是辛克迪大發慈悲的喔~!」
  「喔~好樣的!這主意不錯啊!是該慶祝一下~況且--」

  小史仰起頭望著這泛紅的天空。

  「這個暑假也要結束了啊。」

  這時恰巧看見金星從雲的頂端冒出。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咒語解析-----------------

波雷曼 Plamen:小火燃燒咒,能憑空點出小火炬的咒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