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莫十三年前於雲貴高原上之某處隱蔽寺廟的住持口中
我首次聽取了對於命運的嘲諷
他那時耳提面命地嚴厲斥喝著我
卻在回到家鄉的這片土地後
不信邪的我還是以哼歌當契機
開始了降靈式的演奏

我以為我書寫奇幻 書寫強說愁
這一切的一切只是萬物偶然下的必然結果
在經歷青春的傷痛 荒唐的笑容
然後就以為自己已經能夠弄懂

後來的我開始逞強 開始指控
控訴這社會的不公 也用炫技式的鋪排來收攏
收攏仰慕者的崇拜 還利用主觀的批判贏來尊榮
所以我迎來了這七年樂章的完美劇終
於是決定撕毀那條命運的嘲諷

再來的我跨出學店
在自己主演的悲劇中不斷失手
那曾妄想成為文豪的歪念
最後卻血淋淋地直接撞毀在命運的骰盅
我在名為絕望的汪洋裡
緊緊抓住一片浮木
那是片名為希望之聲的門板
想也沒想的我打開了它
而後又開始了一段令人沉醉的演奏

不知從何時開始
也忘了為何演奏
就好像被沾染 被催化
然後人性的本惡便突然壟斷所有思緒的出口
此時我跌了一次重重的大跤
這些攜在身上十三年的稿件們
也自我的視線上下左右將我活埋
於是我突然一瞬間就懂了
懂了當年的嘲諷的本質究竟為何
原來我所做所為所成的這些樂章
無不都是在提醒著這天的下場
它們全數準確命中了審判日的到來

原來我是大預言家啊
預言著自己的死期
自己的雙手
自己的嗓音
以及自己的雙眸

原來全都是自掘墳墓的必然進程
我以為我書寫奇幻 書寫強說愁
但這一切的一切
其實都只是萬物必然下的偶然因果
因果
對是因果
也就只是那麼簡單地濃縮成手指的寓言
一指向外時的嘲諷 抵不過四指向內時的墮落
大預言家啊大預言家
自己的出口到底要怎麼重塑
還是說
它也是一個沒有出口的因果

要是這一切真的就只是首失敗作
那到底該要如何安排善終才好

告訴我 大預言家

Asaoni 2019_
-------------------------------------------------

一首失敗的作品,失敗的旅程。

全站熱搜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