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情傷的關係,導致我的創作慾望迅速消失。
幾乎要到了輟筆的階段……

這個階段只有三篇作品,歷時也只有兩個月不到。

可是風格卻不同於前面的創作密集期,也與後面冷戰期的強力批判性風格不同。
有點像是在橫衝直撞後,突然採住煞車後的慢步調吧?

以下就是這段時期的作品(2007/11/09~2007/12/25)
-----------------------------------------------
已經掩面

照壞有照壞的美。
我沒有月,只剩下夜。
我沒有淚,只留下憊。
真是反聖嬰?
只是越冷越假寐。

而我,已經掩面。
墜進深淵,落地一碎。
看這消逝的美,聽這消逝的悴。
又是亂想?
不!
是這一切混亂到時空破裂
我沒有抽噎,只剩狼狽。
最後依然空滅。
化為滅天之翼,毀滅掉這個世界。

望向指間,
我想戴上暗部的面具。
就當我是吧!
現在就別打擾,那個人。
他習慣慢慢沉澱。

Kutoro Mor  2007_
----------------------------
※加上了平常不曾加標點符號,象徵著淚珠一滴一滴的落下。
真的在那段時間裡頭,是無法接受的……
照壞的意思,是照壞照片。
----------------------------

從古老詩篇擷取的那 幾帖華詞
將過去的空想通通 帶到現實
繼承了這個不可考的 古老姓氏
誰說歷史是騙子 是失去 失去理智
祂最誠實 記錄了整個末始

面對著這禮壞樂崩的 現實
夢想的馳道早就 早就停駛
伊甸禁忌果實被人任意 隨便偷吃
純真的人性流失 已經 無法收拾
誰還正直 這一切無法控制

只剩下我還在 這裡堅持

快一點歸來 我在呼喚祢 快點 快點歸來
請祢快回來 
把已泯滅 的人心 消除 重新再來

Kutoro Mor  2007_
---------------------------
※聽了魏如昀的「傻」,就讓我想要寫一個「喚」
---------------------------

未曾遺忘過的鈴鐺

精靈們

自深邃之森魚貫步出
捧著
大包小包各式包裝的禮物
分享他們幸福

發光的
是映上雪的靈魂

今天的天空

大概
只剩下
不停飄落的雪

旅人啊
就請暫且停下腳步 一同慶祝這佳節吧

或許早就不知道

那個天使

那隻麋鹿

那輛雪橇

那位老人

與那顆鈴鐺

究竟被誰 帶到了何方

就算
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也不要
隨便當成傳說

失去的
總會找得回來
擁有的
這一刻便是幸福

怎麼可能忘記
當我們頭戴紅帽
扮起他
發禮物的時光

我未曾忘記過
那顆早已遺失的鈴鐺
它還響著
在我內心晃動不已

就像踏下的雪印
雖然會隨著時間消融 當下卻是絕對無法抹滅的

有個傻子
長到半大不小了
卻還同時懷著 孩提的夢想
任誰也喚不醒

此刻

聖誕
再也不是為了紀念誰的誕生 而存在了
聖誕
轉化為一種形容詞
一種溫暖的情懷
就像那高大華麗的聖誕樹

也像那午夜的鐘聲

那笑聲

那孩子

那對情侶

那隻小狗的誕生

那杯溫暖的可可 

那飄落下來的冰棉花

那份收到禮物的喜悅

那句賺人熱淚的感謝

那在黑暗中 努力燃燒著生命的微燭

那道劃過充滿 夢想 希望 與感恩星空的 流星

那火爐前 搖著搖椅 掛著襪子 哼著聖歌 與抱著泰迪熊的老人

還有

那位在我身邊不願露面的天使

以及

他悄悄放在我窗邊

散發著光芒

觸動我心弦的

羽絮...

Kutoro Mor  2007_

-----------------------------------------
※聽了RO很久以前的聖誕主題曲,又想起無法重返RO的當下,不由得發出了一些感慨……

這裡創作的背景,是處在「態度事件」爆發後沒多久,我原本是為了緩和火藥味所以才做這首詩。
沒想到後來卻一發不可收拾,才開啟了長達一年半的對峙與冷戰。

在這段時期之後的冷戰篇全都附有強烈的個人情感批判。
批鬥性很強!
可能也都是這個事件的原因吧?
-----------------------------------------

其實在這段時期我根本不想做任何創作,大家幾乎也似乎已經忘了之前的魔爾,小說也因為情傷因素暫停連載。
一切像是經歷一場創作大災難一般,有著創傷後症候群。

這段時期,
很短,但是值得。

因為這段時期讓我重新調整自己的思維,還有創作理念。

如此這般,接下來的冷戰篇全是批鬥的黑歷史,請有心理準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雙面魔法歌謠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