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甫從陌生票口踏出
便感受到這片灰色天空下夾雜的
過分濕漉的無名薄霧
我循著手機導引
來到了山底那排宣示主權的入口
於是
向上 向上
向著四十五度的爬坡不斷向上
經過了大片草坪與慵懶牛隻的好奇身影
仍繼續向上 向上到了
鐘樓斜影旁的神祕迴廊
而看似人形看板的某位中年男子就等在那
迴廊上方的某間小房
(若省略廢話)
卻不好說 不好說地
讓初次相遇抱憾收場
 
2.
不出一週
再度被召喚至此
所以只能再度
向上 向上
氣喘呼呼地向上 直到夕陽轉紅
那塊金黃色招牌實在異常刺眼
異常令人 莫名心動
眼見某人突然面色慘白地自建築內奔出
才發現我是今日的最後一位
會議室左側整排坐滿了如同
經典石膏頭像雲集般的芸芸眾生
眨眼間已被如同拷問般地反覆掃視每一寸細胞
就連透明桌面下的雙膝也被震懾地瑟瑟發抖
於是
在完全不抱希望地制式應答後 我
踏著毫無重力牽引的步伐
從暮光反照的另一側向下
 
啊 大概僅止於此了吧
我與它的緣分就此了結
緊接乘著費時五十分鐘的紅線返回總站
又在企圖返回故鄉前繞去買個場刊
在我悻悻然地終於重回到月台前
那聲決定命運的鈴聲
就此毫無預警地響起
 
3.
悶熱的空氣讓人描繪不出十二月的熟悉氣息
我還記得那天的影像
天空與草地的彩度前所未有的高
校舍與光線的相映也穠纖合度地棒
從今天起我會接觸人人稱羨的藝術 年輕面孔 夢寐以求的奇幻國度
從今天起北半球的冬至將上看三十度
季節早已不是唯一準則
在冬日溽暑中蒸發的汗水
也將在今日的最後寫入奇蹟之旅的帳簿
 
應該是吧
 
4.
這次搭了專車上山
但還是沒能來得及趕上時差
他們說了尾牙將在本周舉辦
而我小小喔了一聲
便繼續遵循前輩交代的業務
於各個支援處站上崗位
不論是在窯爐旁
抑或堆放散亂畫具的教室深處
在懵懂之中試圖臨摹一切
在各樓層與廁所走動時
偶爾還被隨意擺放的創作品嚇著
每次回到辦公室
都會發現壁上的行事註記又多了幾排加筆
然後漸漸發現了一件怪異的癥結
一院一系兩所的架構中
帶著眼鏡的執行長竟比最高層的頭目握有更多實權
 
開始了
過去從未發現的摩擦火花
鬥爭之下的彈道暗線
我不自覺地將眼睛放亮了點
察覺了自己所處的尷尬地位
但仍舊這樣什麼都沒反應地赴約
恰巧尾牙中抽中了來自頭目的禮券
這感覺好像飛上了天
飛上了夜空來不及調和好的顛倒思想
爾後
才意識到所有愚蠢的開端
竟是從酒後的一句憨言而出
 
而在隔天
通行證遺落在專車上
只好自行下山尋回
 
5.
這次就算搭了專車
也以百米賽跑的拼命程度衝向目的
卻仍以殘念收場
被告知了令人不安的評判
之後執行長拉了某位資深的守門前輩與我促膝長談
接著我原來的位子被瞬間消失
還沒來得及震驚 就成了初心守門倉管
我問他們這跟原來的招募計畫有段不小落差
他們笑笑地回我若無法接受那就只能合作至此
突然嗓子異常嘶啞 雙手無法控制地任意抽動
為了掩飾一切 就只好用力握拳
於是我也笑笑
嘲笑自己的膽小 嘲笑自己的懦弱
毫無實感地收下了狗牌
與倉管大門的鑰匙
這天
據說冬日的夏蟬剛好都死絕了
 
6.
小人是誰
是你
是妳
是祢
還是開始如此認為的自己
我照著新的條列清單開始到處巡視
做著遠低於理想的價值不斷深思
發現除了我背後的工讀生
這棟建築 噢不 這座山頭
眼及所見全部都是 令人恐懼的病媒蚊
某日在倉庫深處拿起了電鑽與電鋸
試圖讓手指觸碰那禁忌的扳機
猛然間
濕冷的山風 從創作禮堂的暗門灌入
狠狠地用震破幻覺的那種力度
關上我才剛預留好後路的大門
 
7.
老家降下有生以來首次見到的雪絮
我從新聞得知
恰巧在那次下山後的週末
大屯山飄了一場大雪
雪線降至關渡附近的各個山頭
似乎還是百年來唯一的一次
但在所有的驚喜慶祝聲中
只有我保持沉默
 
8.
「我覺得你不夠積極,也沒有想了解這裡的運作。」
「沒教過你的事也要自己主動完成啊,還需要我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教嗎?」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的做事步調都比較快一些,經評估後認為你的步調無法符合我們的需求,所以……」
「啊,這樣啊。如果你也有此打算的話,那祝福你找到下個棲身之處。」
 
9.
這次我待黃昏時準時向下
還要八個月後才上映的動畫電影稱此景為逢魔之刻
我重新循著那時絕望的感覺向下
踩過鐘樓的影子
我在這奇妙的場所重新仰望天色
卻沒有過往生涯中離別時常見的飛機雲
過了一站又一站的專車站牌
我的視線一層又一層地下降
遠方火紅的彩霞後頭
是由暮靄相砌而成的海市蜃樓
這從未看過的光景
直接了當地穿透了我的鏡片
我的眼底
我的影子
和我的心碎
這次是不是花了幾小時才返回老家 我不想知道
一路上自虐式地用通訊軟體與同學直播分享著
自己這幾個月以來的脆弱
這時 我才從下山的角度發現
一處刻有這裡過往舊名的紀念碑
我停了下來
眼淚不自覺地靜靜滑落
 
於是
向下 向下
朝著初次愛上的山口裝置藝術大笑
我曾愛上過的四十五度斜坡
最後也似乎早已成為了五六十多度的笑話
它加速了我的向下
又再向下
下到不能再下去迴避視線的月台警示閃起
一切都是從最熾熱的冬季湧起
再從百年來最寒冷的深冬沉降
 
踩入車廂
深吸了一口便靠在車窗
緊閉雙眼 不願面對這幾個月來累積的失望
這趟毫無斬獲的紀行
最後也只能退場
 
是否不枉一回關渡?
不不 若能重來
我寧願不曾踏上
 
Asaoni 201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