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下旬,我正一邊煩惱著該如何拯救辛苦了大半年才完稿,卻在完成後被批評得一無是處的小說;另一方面還要應付來自國中時代的好友及親戚間時不時拋來的就業關注壓力。那幾天夜裡,我幾乎都為此壓力大到每日連續失眠,幾乎都要到淩晨五點才能伴著日出入睡。對此情況,我想我大概是遇到了創作瓶頸,這可能是源自於自身的人生經歷不足,社會經驗與人際關係尚且狹隘才導致的。於是我開始興起是否該放棄過去大半年的創作模式,大步跨出家裡的電腦間,先到社會上闖蕩過後再回頭繼續創作?

  又憋了很多天後,終於我再也不想點開那個每天只是曬著,卻不知該從何改起的word檔。當天我在晚餐期間對著家人第一次說出我想要先試著出去打工累積社會經驗的念頭。結果卻被直接打槍說:「你都這個年紀了還想找打工?直接去找份正職工作吧!」。其實會說這種話,顯示他們也憋了很久,而我心裡也很清楚自己絕對檔不住他們這直接的壓力,勉為其難地將大學時期開戶註冊後就不曾登陸的人力銀行重新開啟,但基本資料才輸入了一些後又陷入愁雲慘霧。我發覺自己的履歷似乎沒什麼優點能寫的?

  最初試著照自己的方式打了一份簡短的履歷,而且也忘了附上照片,所以想當然爾那份履歷根本沒人鳥。後來才驚覺這樣不行,於是才補上傳照片檔,但連續投了好幾家還是得不到回應,除了一家主動來電希望我直接去的不知名在地小畫廊希望我去之外,其餘頂多就是顯示被對方已讀取。那家小畫廊由於太過不知名,而且感覺學不到什麼技能,於是我再三考慮過後還是婉拒了對方邀約。

  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了兩個禮拜來到六月,我想慘了,自己的履歷是不是哪裡有問題,更甚著,是不是我的專長不怎麼吸引企業?每天翻著幾家人力銀行的工作配對欄,深怕自己投的職缺太少,但幸好就在我快得焦慮症的時刻,第一個面試通知就趁我在和高中社團朋友聚餐時打來了,當下我在聽到這公司的名字時,簡直欣喜若狂到難以言語,因為它算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之一。

  第一家發來面試通知的是西門町某知名日商動漫書店,而我自從接觸深度御宅圈以來,就一直很嚮往動漫書店的工作,所以一收到這書店發來的面試通知的那天晚上,就一直幻想著自己會在動漫書店裡工作的景象,甚至還向朋友們炫耀說以後想買動漫精品找我打折就對了!興奮難耐的我在面試前一天,還特別去這家書店搬去的新店址探勘路線,面試當天更早了十分鐘抵達,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自信啊……

  一進去先被安排到櫃檯旁邊的一間小房間,看的出來他們才剛搬新家,連會議室的椅套都還沒拆封。面試我的人是個女的,好像還是店長的樣子,她跟我前前後後談了很多關於動漫書店的細節與工作事項,面試到一半時有個戴眼鏡的男人突然開門進來,默默坐在女店長旁,但卻不打算正面看我一眼。面試了半天才發覺那個男的居然是個日本人,因為在聊到美工的工作項目時,突然女店長就cue旁邊的男人叫他解釋,這時雙耳才切換成雙聲道的日語模式。不過面試到最後我只知道美工是計時制的,時薪只有115,但七月開始基本時薪馬上就要調高到120了!現在怎麼還敢開這種價?不是說這是日系幸福企業嗎?怎麼就這麼點薪水?難道是因為在地久了終於本土化了嗎?(掩面)更糟糕的是我還問不到正職店員的起薪,那理由居然是說因為從來沒正式對外開徵過這個缺,且以往都是從計時的打工人員中詢問有意願的人來擔任,所以沒有往例可循,他們才不敢報價。這點讓我很失望,因為他們若是不曉得該如何訂出正職的薪水底薪,那不就是跟計時人員同級了嗎?可是我來這家店擺明就是要徵正職啊?若是大老遠從中壢通勤台北卻只能領基本時薪邊緣的油水,我覺得我會做得很沒動力。更無奈的是,第二天店長打電話跟我說,因為我以往都沒有書店的工作經驗,所以希望我從計時的美工做起。我先是困惑了一下說我需要考慮幾天,不過在正式接到下一家面試通知後,我就毅然決然婉拒了計時美工的這項邀請。

  第二家面試通知是我更想要進的大企業——知名日商動漫出版社,我是在前一個面試結束後的當下,於捷運車站內接到這封神秘的通知,頓時整個人都醒了!果然一回家打開信箱,確認是這家出版社沒錯,於是又開始學不乖地幻想自己進入這家企業的景象。但我也同時瞥到駭人的說明,因為居然要看作品集啊!這在網頁上並沒有說此項職缺需要看作品集啊?我為此通宵了一整夜,只為了把作品集用很極限的速度趕出來。這行為直接導致了我的睡眠不足,讓去面試的時候很沒精神。

  出了捷運車站後我照著手機地圖的指示進入了一條小巷子,走了一段路程後卻開始感到疑惑,因為這裡似乎沒有網路上搜尋到的大樓,正當我以為自己又犯路癡的時候,終於發現了那棟坐落在小巷內的總部大樓。我先下意識的搭電梯上到三樓,跟裏頭的員工通知我要面試後,便跟著對方搭到了頂樓。這裡的門是用電子鎖在控制進出的,並且異常安靜。她讓我先進到一間會議室後,便立刻發下包括一張空白履歷表與一疊智力測驗題本,說要我在半小時內全部做完,因為來得實在太過突然,頓時腦內呈現一片空白。

  題目有些邏輯非常生硬,讓我想破腦袋都得不出個所以然,有的卻又很神奇能大致猜出答案,但整體因為一直塗塗改改的,造成整張答案紙上到處都是立可帶的痕跡(囧)。很快,三十分鐘一到,她立刻進來收走我的答案紙與履歷,在她離開後幾秒,一男一女兩位面試官不疾不徐地進入了會議室。我因為太過緊張,聲音變得既乾癟又沙啞,他們問了許多問題,有很多我現在也記不起來,只記得我來應徵的職缺是數位編輯。他們解釋因為他們出版社最近開始打算發展電子書這塊領域,數位編輯部便因此成立,但因為還在試探摸索的性質,所以裏頭的數位編輯都是採用約聘制來雇用。工作性質就是轉檔工,是把原先的實體小說原檔從光碟中抓出,再放進電子書排版系統裡重新排版,同時還要進行校對與補缺字,有點像是克漏字那樣。他們問我期望起薪,我想說既然是這家出版社的話,喊個25K~26K應該不為過吧?但對方就直接幫我寫26K,現在回想起來好像被這點害到了(?)他們告知我如果我OK,會在六月底前給我第二次面試的通知。

  而我居然就真的傻傻等到六月結束(默)。

  我一直以為以我的表現一定上了啦!所以接下來這一個多禮拜裡我並不是很積極在找工作,就邊鬼混邊把有興趣的職缺存著卻不投履歷,結果白白浪費大好時機,讓我後來自食惡果。

  隨著七月逐漸接近,我的心也跟著開始慢慢地糾結起來,最後當七月一號的時刻到來時,我也開始陷入了嚴重的失落,我開始認為自己的應徵方針嚴重錯誤,這時老姊也認為我的履歷很有問題,指引我該如何修改履歷,並且要我把文化替代役當作一份工作來寫,還逼我試著去找要求一年以上工作經驗的職缺。

  期間我有一份履歷投到某動畫代理商的多媒體小幫手職缺,但對方卻在人力銀行的平台上,以我作品的手繪多過設計與動態類作品為由,謝絕了我的履歷。緊接著還有一家一直要找我去做小美工的玩具店,對我熱情地投了好幾封面試通知,不過我都不太想理會,因考慮到對方是傳統的玩具文具行,其發展性較為侷限,再加上地處盧竹的郊區,我從中壢過去的路途主觀上就挺遠的,所以只好婉拒。若還要提到一堆電信行、眼鏡行之類的就不必了,因為這些都希望我去做值班店員尤其是晚班……

  這幾天晚上睡前,我都會翻著自己剛印好的紙本作品集發愣,一邊思考著許多數不清的懊悔和更多的「如果」:如果我那時用功一點,是不是就會……如果那時我沒選擇這個,是不是就會……如果我當初沒有這樣,是不是就會那樣……

  在灰暗的思維持續的那幾天,我都會回去點開我曾婉拒以及曾經面試過的職缺,順便盯著薪資網裡的各種傳聞配著零食咀嚼。直到某天都不知被對方放置多久的某電玩零售公司突然希望我去面試,它使我又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由於當初投履歷是本著興趣才投的,所以沒想過真的會找我去面試,為此我還特地擬了一份新的自我介紹時的講稿,而且我考慮到第一印象的重要性,所以還稍微抓了一下頭髮,但當天負責面試我的卻是一位肥肉橫飛的歐巴桑。

  這第三家面試的評價是最糟糕的經歷。由於我大學時期頭兩年既沒有駕照也沒有交通工具,再加上學校地處屏東,不怎麼好找與所學相關的打工,還有後期課程的節奏緊湊與畢製的高費時費神成本,所以我在大學四年間都沒打過工。寒暑假期間當然是回到老家中壢,這時一般的暑期職缺也早就通通被北部的大學生們搶光了,所以我寒暑假時也沒有打工。但我實在沒想到,完全沒有打工經驗這件事居然成為我被他人攻擊的點?

  這家電玩零售公司先是繞著我玩,讓我問了一大堆關於服務業的白痴問題,例如制服、用餐時間、站的時數。而且語氣中總是帶著酸言酸語,像是我在自我介紹時,它還質疑我的履歷是否屬實?接著又說服務業沒有加班費?還很自大的說只要接觸過電玩業都知道他們家的名字(但我就不知道啊?)。它說訓練新人的方式是讓他們站三天全班,撐不下去就滾蛋。它還問我有沒有再找其他工作,我說之前有找個動漫書店的工作,不過因為時薪只有115,所以我就沒去了。這時它卻酸說:「可是我們也不會付出比這還要高的價錢喔!因為你的履歷就長這樣,就是只能領這個價錢。」在我啞口無言時,它才終於撂下狠話:「我覺得你沒有服務業的資質,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別再找服務業的工作,那是浪費大家的時間。」我整個人一秒呆愣在原地,不死心地依舊對它表示:但我對這行還是有很濃厚的興趣,希望還是可以讓我嘗試看看。但它立即反嗆我:「但是因為你從退伍後有將近一年的空白履歷,再加上沒有任何打工經驗(她不認為文化替代役算是工作),所以任何業主看到這份履歷根本完全不會用你,我們也一樣!對,因為我認為你完全不適合服務業,也根本不了解服務業,我會希望你去做「文職」的工作,不過我們公司暫時不缺人。所以無法用你(廢話你前面都說如果沒有工作經驗的話不會錄用任何人了,這不是廢話嗎?)你的履歷我們會保留,如果這裡有缺人我們會再聯絡你,很抱歉浪費你的時間——」

  於是我就這樣被對方趕出來了,在臨走前它還試圖對我進行「開導」,要我先去做網拍的工作,不然別想進服務業。我一臉呆滯的晃到對街的三創園區,順便偷窺了一下這家零售業的專櫃,我才赫然發現他們的專櫃居然沒有椅子!

  回家後我整個大爆發,越想越生氣,怒刪關於這家公司的相關資料,我只覺得這一切像是被當白痴耍了一樣。明明就真心想撿現成,那為什麼不好好看那份網路履歷,上面已經都提到我沒有一般工作經驗了不是嗎?那為什麼還讓我去面試,誰來賠償我的車錢?誰來彌補我花在講稿上的準備時間?誰來負責我所受到的人身攻擊?

  但暴怒後緊接而來的是重鬱,我開始自暴自棄,認為自己現階段連談正職的條件都沒有,覺得自己有王子病,什麼苦也吃不起,然後各種技能都只學個半吊子,日文也不強,設計排版又很弱,又不會網頁設計,還刻意疏遠3D,導致自己什麼都不會,似乎接近廢人的狀態……我突然覺得,是不是真的該從一份打工開始做起會比較好,一開始就找正職的難度可能對我來說太高了……

  原本以為自己就要這樣倒地不起了,所以只好悲觀地報名了台大資訊班與資策會的相關研習課程,覺得自己需要再進修,也做好可能接下來半年會在打工與進修技能與日文的狀態下迎接2016,只不過在我線上報名完課程的當下,信箱瞬間迸出了三封面試通知,但這些都是下一篇要說的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