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啊──!」小唯像是被電到那樣,迅速將手中那隻貓抖掉。
  
  黑貓則是慢慢地靠近小史。

  「唷~白虎之子是吧?」他磨蹭磨蹭小史的右腳。
  「走開!」小史跳向洛米說。

  牠轉向洛米。

  「好像就是你!可悲的傢伙,竟然為了那些畜生一直與我們對抗……哀~真是沒救了!」牠搖了搖尾巴。
  「你不也是貓嗎?為什麼要替影嵐效命?」洛米用左手指著那隻貓。
  
  「無禮!」牠大聲斥喝著。
  「這只是普通的變形術!別把我跟那類生物混為一談!」

  牠開始舔起前腳來,再接著抬起頭望向辛克迪,瞇起眼,再猛然睜開。周圍的空氣似乎降了幾度,而貓的身上發出淡淡的藍光,之後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
  貓開始長大、長高,毛慢慢縮了回去,衣服接著浮了出來。他把手伸進口袋,拉出一條不短的鑽石鍊,它像一條蛇般的扭動了起來,最後突然挺住,鑽頭就直直的指著辛克迪的眼睛。

  「唷?這是幹麻呀,小朋友?」辛克迪依舊滿臉不在乎地笑著。
  「辛克迪˙薩克森!聯隊的背叛者!我謹代表津爾基聯隊全體對你做出處決!」他不悅的說著,手中的鑽石鏈還是沒有偏向其他人或地方。
  「你這次的任務應該不是這個吧?哈~哈!而且就憑你?」辛克迪笑著伸出雙手,拍了一個響擊,那個人就被強光推撞到了牆的一角,然後破出個大洞,人慘叫著掉了出去。
  「小心後面!」洛米推開了小唯,緊接而來的是一顆光彈。

  「鎖定好白虎之子就帶走!閒雜人等若不想受到波及就讓開!」一位粗壯、脖子上戴有刺環的男人從後面突然出現。
  「嗯……真沒想到辛克迪˙薩克森竟然會在這個地方……」一位褐色頭髮身著長袍的女巫從窗口探了進來。

  「洛米──」辛克迪側著頭對洛米說。
  「帶著小唯和小史一起先走避吧!」他笑了笑。
  「這嘛……」洛米瞇起了眼睛,聲音中帶點不安。

  「不准讓他帶著白虎之子逃了!難得有這個機會可以那麼近的見到白虎之子,一定要把他得到!」粗壯的男人說道。

  那女巫對著阻礙在小史面前的洛米射出了一道紫光,在要擊中的瞬間,辛克迪用他的外套擋了下來。

  「去你的!礙事的辛克迪,我們今天的目標不是你!」
  「可惜呀~今天你們就只能到這裡為止了……」辛克迪飛快的擋在洛米三人的面前。
  「你們怎麼還不快走啊!」
  「喔!!好的!」洛米打開門催促著小唯和小史。

  連續三個魔法光彈其中兩發未擊中,一發再度被辛克迪給甩了開,撞上另一邊的牆壁,整個崩落下來。

  「噢!可惡!」那男人生氣的踱步大罵。
  「那現在呢?你們想怎麼做呢?」辛克迪回復那張招牌笑臉。

  眼看著洛米三人的身影越來越遠,最終消逝在走道的盡頭,那個女巫終於說話了。

  「欸!布蘭登!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女巫撥了下頭髮說。

  「別為這件事煩惱吧?」布蘭登扭了一下脖子。
  「因為剛剛那隻冒失的藍鑽石老兄應該已經去追他們了。」他再拍一拍身上的灰塵說。
  「那辛克迪要怎麼辦?」女巫把視線移向辛克迪。

  辛可迪似乎毫不在乎他們的目光,仍然維持著他的一貫作風──萬年笑臉面具。

  「這傢伙嘛~不怎麼好對付。就算我們把這附近所有聯隊隊員都招集過來,也不見得有勝算,就……這樣吧!」他瞥了女巫一眼,女巫好像也瞬間知道什麼似的。
  『希特拉˙摩畢歐涅!!』兩位巫師都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句咒語後,霎那間,連點影子都不留。

  辛克迪震了一下。

  「糟糕了!洛米那傢伙……」



  「那群人是誰?還有我們要去哪?」小史邊跑邊問。
  「那群人是影嵐。還有我們最好快點找到愛盟在本地的總部!到那邊就會有許多支援。」
  「啊!」小唯叫了一下。

  只見泛著月光的空盪街上,一張熟悉的臉孔慢慢浮現。
  是剛才那個變身為貓的年輕巫師。他右額頭流著血,一副好像很興奮的樣子;而他的右手正甩著那條鍊子。

  「就是你們!呵哈哈哈哈…….哈!被我逮到就別想逃啦!」
  「我怎麼能讓你們這些自大妄為的貪婪者,劫走白虎族這唯一的後代呢?」洛米背對在小史面前張開雙臂。
  「什麼!?你這不了解事實真相的混蛋,敢這樣說我們!!那很抱歉啊,在下真的必須讓你流一下血才行了,你這畜牲!」
  「我懂!我真的都懂!」洛米接著撇過頭去,「既然這樣也沒辦法了……」

  洛米將雙手交疊在一起,手腕上的鐵環開始閃閃發亮。那巫師把那條鍊子持續延長,直到一個階段,他才停止。

  「戴門˙芬里吉!」年輕巫師手上的那條鑽石鍊,像眼鏡蛇一樣滑了出去,纏住了洛米的雙腳。
  「拉茲歇皮帝!」洛米用手對著腳踝的鏈子念著,它立刻就爆彈了開來。

  那巫師毫不喘息的又再唸出下一個咒語:「戴門˙佩傑克!」

  他全身上下的都穿出一條條一串串吊滿鋒利鑽石的匕首的銀鍊,往四面八方的建築射去,形成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正好將洛米的四周完全堵住。

  「這是……」洛米望著巨大的網子,不由得顫慄了起來。
  「欸哈哈……哈哈!你認為你躲的過嗎?我的獵物啊!」年輕巫師近似無情的笑著。
  「戴門˙庫納米!」念咒完他彈一下手指。

  所有的鏈子崩了下來,在地上集結成一股強大的流動體,像一頭失控的野獸,朝著洛米他們所在的地方襲去。

  「『嗚哇!』」

  感覺像被猛然推了一把,小史和小唯同時發出聲音,才一眨眼的時間,他們就出現在鄰近的樓房屋頂,小史連忙爬起來抓住欄杆尋找洛米的下落,搞的整排欄桿嗤嘎嗤嘎的響著。
  從屋頂上俯瞰下去,只有密密麻麻的鑽石流體和迴盪在空氣中,那令人恐懼的長笑。

  「小史!」聽到小唯的呼喊,他回頭一望。

  粗壯的布蘭登正用他的鋼索要綑綁住小史身體的同時間,鋼索就在他面前燃燒掉了!他回頭看著小唯,也是一樣的情形。
  女巫爬上欄杆,對著底下的巫師大喊。

  「藍鑽石!那傢伙還沒死!他施的護法還有發揮功效!」
  「你說什麼?蘿絲科娃?」
  「我說──那個傢伙還沒死!」蘿絲科娃不耐煩的對藍鑽石喊叫著,回頭對小史和小唯施了一計禁錮咒,他們的周圍突然竄升出用數十枝劍所組成的巨大籠子。

  「這樣你們就別想逃。」

  突然在鑽石流體中出現了一陣騷動,藍鑽石再度回頭查看,漸漸的鑽石流體開始消退,露出了洛米被削的殘破不堪的防護罩。
  洛米的臉、手臂、雙腿和背與腰部,都分別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割傷與刺傷,他撫著胸口試圖站起來,白色襯衫上滲出了他深紅的血。

  「咳!咳咳!」洛米擦一擦留在嘴角的血漬,低頭對著影子說。
  「這樣做的話你會後悔的!」
  「怎麼說?」藍鑽石回應著他。
  「你不懂……一旦使用這股力量,我就如同那罪人索奇˙馬克拉對我們所做的事一樣!」
  「敢用如此狂傲的態度批評我們那偉大的首領!你有什麼能耐可以與首領相提並論?」
  「我說可以就是可以……」
  「我就是要問為什麼啊?」
  「因為我擁有幾乎與他一模一樣充滿罪惡的力量……」
  「別到這時候才像個瘋狗一樣亂吠!這故事你已經掰的有點太多了!」
  「就說你不知道!你還不相信!」這時洛米站起來面對著藍鑽石。
  「那是因為我……」
  「嗯?」

  「因為我了解『事情』的真相!!」他激動的吶喊著。



  小史和小唯被困在籠子裡,很無奈的互相靠著背坐在一起。

  「現在呀……怎麼辦才好?」小唯問說。
  「不知道辛克迪那傢伙在搞什麼啦!」小史抓著頭,感覺小唯站了起來,他軀向前。
  「怎麼可以讓那些人就這樣跑了過來?不是說過一切交給他就沒事了嗎?」

   突然一雙手就這樣趁小史毫無防備的時候遮住他的眼和嘴。


待續...     Kutoro Mor  2007_


-----------------咒語解析-----------------

希特拉˙摩畢歐涅 Hitra Mobilne:瞬間移動咒,雖然使用起來很方便,但瞬移範圍只限定在施術者原地的周圍五百公尺以內。
戴門˙芬里吉 Diamon Verige:鑽石鏈咒,無條件從袖口變出串有鑽石匕首的法術,為藍鑽石專用法術,也是他最常用的法術之一。
拉茲歇皮帝 Razcepiti:迸裂咒,瞬間使施術對象內部劇烈震動,進而使其迸裂。
戴門˙佩傑克 Diamond Pajek:鑽石網咒,以施術者為中心,伸展出無數條鑽石鏈,形成如同蜘蛛網一般的法術,也是藍鑽石的專用法術。其功能包括搜尋、限制行動範圍等等。
戴門˙庫納米 Diamond Cunami:巨型鑽石流咒,使所有鑽石鏈集結成一股如同海嘯般的物體,所到之處皆會被完全刨除。為藍鑽石的專用法術裡,最具破壞力的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