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二連三造次的落空 手心始終緊握不住的失控
幽默邊緣反覆冒犯的火種 又幽默了誰慘白的惶恐
分身乏術了然於你我他的汙名
更甚著還抽換本該演繹的催眠術
牽強地 硬掰完了身負罪孽的冷感笑話

同境遇 卻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一場又一場連鎖
漫無目的地遊蕩於何方
也從來不被任何人過問並且曾經指謫
謝幕前的喟嘆並不足惜於散場
分道揚鑣也是逢場作戲的偽裝
又怎麼著 為何要哭天喊地咒罵世間的猖狂?

蠻橫地 徵收這一切吧!
權勢地 核銷這謬誤的螺旋吧!
又或著 更冠冕堂皇吧!
就用你最和平的手段掠奪吧!

無人巷底的黑 是翻案不了的枷鎖
多少年來的慘劇推卸 推卸著因果
自懵懂孩提時代的嚮往
至今日如入誤區的謊
過去的所有 已化為烏有

終歸有天 失去羽翼的蛇
遭逐出伊甸的美夢
那刻嘲諷決不會停止 停止顫抖
就算用盡了渾身解數的脫辭也無人認同
是非對錯沒來得及回首


時隔多少年來的指控 債主早已全數湮滅落土
莫再提起那些花語的招數 此處只有鐵樹和檳榔的認輸
那是戰後初年的拙劣演技 「此處無絕期」的賭注
你燒毀它 再好意施捨重建違建的詐術

輕蔑地 提供刑場予受害者
精明地 拿出正氣凜然的藉口
又或著 更若無其事地
彷彿棄子被隨意替換皆是稀鬆平常的

無人巷底的夜 如貓語迴盪盛夏中
是歲月沁入了泛黃的傷痛 傷痛是否
這兒的占卜全是瞎子摸象
又或是斷片的油膩麵香
是非成敗 轉眼已成空

原來這些不過
都是為了慈悲的鯨落
我們早已都是凱子 佯裝貧窮
因人設事的幾道關卡都是擺著好看的
要雙手奉上本分外所有


無人巷底的淚 是脫序演出的火
多少年來的慘劇都推卸 推卸著我
廢墟中茁壯的不是英雄
亦非多麼成熟的狗熊
是慘劇和荒謬推砌成的我

無人巷底的夢 不再反駁
那樣妥協的收穫
是踩影子遊戲終究 終究居後
別再猜疑是誰將積分擅自曲解成了
無人巷內無人知曉的
無人認同無人控訴
無人造訪無人紀念的一堵 惆悵
 

Asaoni 2018_



-----------------------------------------------

祭 幾年前被強制徵收消失的瞎子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