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想寫下的詩 懸浮於恐懼邊緣
自三重厄夜裡窺見的淚滴 叛逃於所有夢醒時分的破局
而我始終害怕將其完成
於是擱置 於是迴避
只是靜靜看著恐懼渲染成了未竟默語

某日止步於機運將至的噠噠馬蹄
使訪客嘆了口扼腕的息
卻只為了句佯裝才華洋溢的半套妝
而餓死了感受世界的末梢神經

我是誰 又誰在過去兜售輕狂?
我能否 哭倒在名為徒勞的墳上
墓誌銘僅刻下一事無成
無贅註和個性落款
就像張白紙般
單純明瞭地證明荒唐

所以接下來該踩著誰踏出的足跡才行?
強辯這世界理應不存在我的選擇
而我至今為止的繞行軌跡
到底是要使我墜向哪個星球的終曲

為什麼開始
為什麼嚮往
為什麼已經怎樣都好
能否拜託您讓我親手了結這些詩吧

 

Asaoni 201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