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以為那些曾懼怕的都早已褪去
卻又一次讓我夢見那晚
那晚的我們是竟是如此惶恐
惶恐地難以入眠
 
於是乎
無能為力的我
默默打開如幻覺般的網路直播
在眾人皆醉的凌晨四點
我彷彿聽見了戰場上的破碎美夢 和
那些揮舞著棍棒與盾牌的鎮暴身形
鐵口直斷地說我們都帶有原罪
沒錯
我們都犯了罪
犯下衝撞傲慢的罪
犯下自我主張的罪
犯下阻擋黑手的罪
犯下太過年輕的罪
犯下所有已知與本分無關的欲加之罪
那晚的我們如今都被迫重新上銬
未審先判地押送到舊書商的焚化爐報到
我們會像那段被塗黑的慘白般熊熊燃燒
抑或打入黑牢進入不見天日的緩慢報銷
又或著這時的我們該試著清醒
努力靠自身雙眼見證下這時代的一切
它們不只是既視 而是重來
是學不乖的黨羽們再次引發的反噬之焰
進程都是必然
必然的自我毀滅
 
去年播下的種子是否都已盛開?
是否將在冷冽的一月中旬化為絢爛的光彩?
就讓我們再次高舉手中的殖栽
讓錯誤的黨國
回歸純粹的天空與大海
 
Asaoni 2015_
 
------------------------------------------------------

我又想起那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