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拜讀了去年最熱銷的「超棒小說這樣寫」之後,我發現為何我以前所打的故事角色都不夠立體,那是因為我沒有對這些角色們做過完整的人物設定。

  我以前都是想到什麼畫面就打出什麼故事,雖然這種方式可以讓畫面很鮮活,可是卻是個很容易讓角色的個性產生破綻的方式。我過去打過的故事除了主角以外,其他配角們的設定都太過接近,甚至如果不標註引號是誰在發言,有時候連自己都會搞混。

  這次我預定以投稿比賽為目標的《四號少年(暫定)》,中心主要的八位角色,我從九月底十月初開始斷斷續續地開始寫這八位角色的自傳書,直到今天才終於大致完成,雖然還需要所謂的「作者對角色的專訪」,但大致的雛型已經有個樣子了。

  由於目標是要比賽,所以關於細節我不能明講,不過《四號少年(暫定)》這個故事的原型是我在二零一一年大三上學期的繪本課中所想出來的,當初的目的原先是要拿來當繪本,不過因為課業上面太過繁重,後來又緊接著畢業製作的分組選拔,這實在太過費神,以至於那個繪本成品被我當作黑歷史給封存起來了(喂)。但是這個故事當初我在噗浪上面分享設定的時候,有許多朋友建議我乾脆直接把它打成小說呈現或許會比較適合。

  後來經過一整年的畢業製作,我感覺全身被各種無奈和打擊導致精力掏空,腦中完全一片空白,這時的我不適合再做這種大企劃的創作,我轉而選修別系的劇本與故事創作課程來充電一下,該課堂的老師當時傳授了一些關於寫小說或是寫劇本的技巧,老師本身是名武俠小說作者,而他的妻子是個專職電視編劇,常傳授了一些滿受用的技巧與方法,我認為我從他們身上得到不少東西。

  原先我打算在畢業後到徵招入伍前的這段時間開始撰寫小說,結果沒想到我才畢旅回來未滿一個月,七月才剛進第一天而已就收到入伍徵招,七月十一日就告別了這個熟悉的世界(嚇哭)。想太多了是替代役啦!不過雖然替代役下單位後有的是自己的時間,但是我當時住的宿舍燈光昏暗到非常不舒服,還跟同梯役男同寢,不敢在半夜打字怕吵醒別人,因此在替代役那整整十一個月裡我事實上還是無法順利動工,就算在辦公室裡有時間也有空間,但是總覺得在大家的視線注視之下打小說會莫名地羞恥!

  終於,我在畢業將近一年後退伍了,而在七、八月期間我應家裡的要求準備汽車駕照,整個八月都在駕訓班中度過,而且我又有些自己之前所欠的債(?)要還,所以一直拖到九月底才開始著手動小說。我檢視著手中曾經設定過的幾篇故事,有影嵐、玫瑰十三連、四號少年、世界之歌、越獄少女……等等。

  其中影嵐是設定過最龐大最仔細的長篇小說,在我國一升國二的暑假開始醞釀,一直到高一下學期才終於選擇開始撰寫,曾在高中時期連載過一整年,至少六萬字以上,但最後斷尾了。它的屬性不適合比賽,因為埋的梗實在太龐大,我不敢輕易將它改編成比賽型的故事,因此只好先擱著。

  玫瑰十三連是國三後期在舊家浴室洗澡時所發想的,由於它牽扯到聖經的設定,而我對於聖經真的也沒翻過幾頁,怕胡亂編寫便失了格局,所以也選擇跳過。

  四號少年是個只停留在文字設定的故事,距今大概也有三年了,成品只有一個做得莫名其妙的黑歷史繪本。原先我對四號少年的興趣是排在世界之歌之後,可是有一天當我翻起以前的日記時,突然感覺到時間的流逝竟如此莫名;我在臉書上面找尋朋友的時候,也感覺到似乎以前認識的朋友都或多或少的成長了一些,但在我身上卻幾乎看不太到,我依舊像是名當初才剛升上高中的小中二,甚至有種明明還只是在中二病剛要升級為高二病的階段,卻已即將要告別這璀璨的高中生活進入未知的大學,這種悵然若失的感覺讓我與四號少年的主角「札克」產生了共鳴,繼而對於這整篇故事開啟了一個新的架構。

  就寫一篇探討關於成熟定義的故事吧?例如成年就代表著成熟嗎?還是成熟才代表著成年?如果成熟才代表著成年的話,那人們究竟要到幾歲才能被認可為成年人呢?而成熟的定義到底是誰了算?到底做些什麼才是成熟的表現?

  我彷彿就像故事的主角札克,進入了一個未來世界大戰後被懼怕未成年勢力的大人們刻意操控的社會,他們用自行判斷的成熟標準篩選著誰可以成年,或誰又該被捨棄?

  許久不見的創作魂似乎又回來了,希望這次我可以堅持到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