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 斷斷續續的耳機
閉上 浮躁的那張嘴 
潛入 冬季尚存的暖被窩
誠如我所言
是啊 仍然
 
街上
凍壞的小貓藏去哪
地上
脆化的照片隨處躺
腳上 紫紅色的危機蔓延著
在頻率上
    已經
  失去
焦集
 
鎖上 你贈與的那幾張小字卡
闔上
這疲憊不堪的想法
臉上 似乎想掩飾失眠的症狀
在自身心上 錯殺 可能
 
當下
我笑著從後台退場
乘上 自夢境竄出的飛馬
眸中
逐漸黯沉的過往
洗去的淚
    終於
      不再
        留戀
 
 
任 誰都無法準確預測何時誰生誰將死
你的 字跡 將流傳到何時?
任 誰都無法將我的想法藉由親吻烙上那身影
遮掩 逃避 卻無法否認這些曾經
任 誰都無法討好的頑劣份子終日以笑洗面著哭泣
混濁 多餘 不必要的雜訊
任 誰都無法承諾的條款就這樣齊聲簽下去
幫兇 禍首 都是不成熟的彼此
 
我 藉此為由持續朝著你的反方向而行
言語 氣息
將全不再熟悉
我 讓你的微笑密封於睡前零時無聲的啞語
留存 心中
一生無解的習題

Kutoro Mor  2011_
------------------------------------------------
似乎是同件事情的第二種說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