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只有夏天與冬天的極端季節裡,有一些事是已經講不清的唷!

  在嘈雜的學生宿舍裡,每天的例行公事不外乎,就是應付室友們過份熱情或是過份冷漠的言語炸彈。常常被一些,天外飛來一筆的爭執點感到憂傷或憤怒,對我這個其實內心不善交際的人而言,世界似乎變化的太快了。像在這種時候,人們都會突然開始懷念起過去,連我也不例外。

  那是我還穿著那件令我懷念不已的米黃色制服的時候的事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身邊每個人幾乎都有了心靈的歸屬。重外表的、重內心的,各種對象都迸出來了。每每發現身邊的人都成雙成對的時候,我總是用尷尬的笑容帶過。
  這個時期的我總是在內心想著:大家都長大了,世界的步調正加快中,我的推測沒錯吧?

  當然,那是在我還沒發現身邊的羈絆,正要出現危機的時候之前的事了。

  談起羈絆,我有個當時已認識九年多的女孩,正確來說是我們是同班七年的同學,而且高中雖然未能同班但仍然同校。我也不確定當時我跟她的關係究竟為何,只確定一件事,就是我覺得我好像開始喜歡她了。
  她是個活潑外向又不失內斂的溫柔型女孩,時常為我的一些事煩惱,也會因為我的事開心;我卻是比較慢熟型的男孩,遲鈍、軟弱又粗枝大葉,但我們相處的九年內,一直都是很愉快的相處著。

  只是沒想到就在想告訴她我的心意之前,殺出了這件事……

  還記得前幾個禮拜我還在向班上某位同學發飆,理由是因為她送的那瓶飲料竟然被那位同學給喝個精光,而我事後才知情,因此我動怒了。回到家,打開通訊軟體,立刻瞄到她的狀態連結上出現一個陌生的網址。我當作一般平常的網站連接方式打開,便發現我想錯了。

  那是她與她的男朋友合開的網誌,裡頭的影像佔滿著她與他的滿滿合照。

  目擊到如此衝擊性的畫面,我整個人僵在螢幕前,發不出半句話語,也不敢嘗試去問她這個網址究竟為何;其實也不用我多問,因為就在她發現我上線後不久,也把網址切回她自己的網誌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的文學創作力像是蒸發了一般,完全提不起筆,自己的小說、自己的詩詞,都完全停擺了。

  高二下的那個畢業旅行,好巧不巧又遇到她,她只是又像往常一般有活力地甩動著她那逗趣的馬尾,硬拉著我要跟她合照。當然我苦笑著,試圖當做一切什麼都沒發生般地偎在她身邊。然後就這樣照下去了。
  啊!這張照片並不完美,我們的眼睛都被照紅了。但是我一直都沒接受到這張照片,而我也不在意它的下落。

  由於她與她的男朋友的感情並不是很穩定,一年來分分合合,我也不知道要用什麼立場過問,因此我選擇無視她與他之間的關係,也沒能料到一年後她自己選擇公開這段感情了。

  在樓梯口遇見她的那名男友,她與他正牽著手熱烈交談著。正好路過的我,木然的從他們正中間穿過,就在他們為了讓我通過而鬆開手的時候,我甚至難過到快流下一痕淚來。
  很快的,她與他的新戀情在我們都認識的舊朋友間傳開,我只能用嘻鬧式的語調評論他們,來掩飾我曾經對她的留戀而造成的傷口。

  光陰倏乎急逝,就當我們都要離開那所高中的前幾個小時,她獨自把我叫了出去。很明顯地,她那頭明顯好認的馬尾被放了下來,我當然也知道原因所以我也沒有嚐試問她為何將頭髮放下來。

  她開口先是問我是不是又長高了,我笑著回答說可能是我穿的皮鞋跟比較高吧?然後又對我說了很多像是一般朋友畢業送別的話語。
  但在最後,她出奇不異地遞給我一袋信封。

  「這是什麼?」
  「要回家之後才能拆封喔!」
  「噢……唔……」

  接著用她那不可思議的節奏朝我離開了。

  回到家,在一切都歸零的聲響與燈光中,我緩緩地將信封口向上推翻開,拉出了一張被特別護貝過的照片,那是我跟她一年前的畢旅合照。我將照片翻向背面,意外地發現,上頭寫滿了密密麻麻用藍色原子筆寫滿的字句,細讀了一下,便深吸了一口氣,憋住,再一次整個釋放出來。
  是的,我忍了一年多的眼淚在畢業後的這天晚上潰堤了。

  相遇也十年多了,各自往各自的前程出發本是天經地義,可是為什麼我的眼淚在此刻卻完全停止不下來?

  現在,只要我閉上眼睛,皮鞋的跟在學校地板上所發出的清脆回聲仍依稀迴盪在我耳邊;當那個身影即將消逝在那個轉角的瞬間,我會強迫自己睜開眼面對眼前的現實。記憶中的鐘聲雖然還響個不停,但我暫時不想再去回首這一切,只怕自己身陷其中無法抽回情緒。

  上大學後,她讀的學校在彰化,而我因為陰錯陽差,讀的學校偏偏落在屏東這個台灣尾,離老家、離高中、離記憶是如此的遙遠,每天整理自己面對挑戰的時間都要應付不過來了,哪還有什麼時間會拿來回憶往事呢?

  話是這麼說,只不過,我無法將其完全忘壞。

  我絕對無法忘記那張相片背後的注記總是重複提及「朋友」這兩個字。
  沒錯,最後的稱謂已講得很白,我跟她只是「朋友」,如此而已。

  雖然和她相遇的這幾年裡,我也是以此稱謂如此自居著。


  恕我無法將內容重現在此文章裡,因為目前僅是靠記憶在攥寫此文;在糢糊的記憶中,朦朧也不外乎是一種美,對吧?

=====================================================================================================

這是最近在創革文寫社上面寫的文章
語句有些不通順,對不起呀。

應該不會有人看到才對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