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唰。

在被雨洗過的眩光早晨,溫煦的冬陽開啟了這扇窗與那扇窗,一扇扇窗戶都被輕輕地敞開來。

唰唰唰。

男人悄悄地將這間房間的木門向內推開,門與木板之間似乎發出了聲響,卻被持續不和諧的刮擦音給蓋過去。
而他眼前所及的景象,是如此的詭異又令人費思。
在散亂的書堆中,一名穿著邋遢的少年正趴在角落翻動著有如小型字典般厚的書籍,令這位男人詫異的的是,這位少年翻頁的速度就像雨刷曳過擋風玻璃一般神速。
少年專注的表情似乎將全世界的事物都拋諸腦後,只為了全心全意將手中這本書讀完。

「嘿?艾爾溫?」男人使了一個彈指,少年卻彷彿耳聾一樣,不對此做出任何反應。

男人用力的擊掌示意少年,卻好像造成了某種反效果,少年感覺翻書翻地越來越快了。
最後男人終於再也受不了,向前強行將少年手中的書給奪走。

「我說你啊!該不會整夜都給我窩在這鬼地方吧?」
「唔……」少年從書堆中坐起來,並緩緩地向男人望去,用某種空洞無神的視覺傳達物質湊合著男人的視線。
「嗯?你幹麻用那眼神看我?」
「我還沒看完。」
「欸!你確定你真的有認真讀內容嗎?」「第957頁,第七章,第十二段,人們執著的通常不只是理想而是奢望;即便如此,人們常美化了自己的惡行,進而引發了不可挽回的傷害……」

他們兩人瞬間對望了兩秒左右,男人才匆忙地打開那本「字典」尋找少年所說地那句話。
突然他停了下來,再次望著少年且退了幾步。

「還我。」

男人朝著他手中的書瞄了一眼,便點頭決定要照著少年的期望將書交還給他。

「在看書的同時也請記得該吃飯的時候還是得吃,搞壞身體的話可是沒有多餘的體力看下去喔!」

話都還沒說完呢,少年又趴在書堆上翻了起來,男人翻了一個白眼,決定就此走出這個房間,但再臨走之前卻又興起了一個念頭。

「你看完幾本了?將你看完的書先歸位好,我才准你繼續看下去!」

只見少年站起了身,將週遭的書推整疊整疊的抱了起來,並走向空空如也地書架群,用一種很意外的方式的將一本一本書放在某些地方,而這些地方有些是並排的,有些則是單獨放置著,來來回回了好幾遍,卻都全部歸位了。

「我排完了。」

目前只剩下一小堆的書山以及他手中的這本書。

男人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少年卻又已經開始繼續趴在地上看書了。

「好樣的……你繼續吧!哈哈哈!」
「不吃早餐嗎?」
「你不是還要看你那本書?」
「不吃嗎?」
「呃……好我去拿來……不對!你這傢伙跟我一起過來!」

男人架起了少年,讓他不情願的身體離地,這動作似乎有些困難,畢竟少年也已經是個十五歲的男孩了,四五十公斤的重量對一個平時沒什麼在鍛鍊的心理醫師來說,不外乎是一個大負擔,但是他還是得架著他去吃飯,否則這男孩的家屬一定會來控告他,說他沒有善盡照顧的責任。想到這,男人就頭皮發麻。

「你給我自己用雙腳走啦!不要我在架著你走的時候還不當一回事的看書啦!」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