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國文課 在上"漸" 突然很想寫些什麼……)

  漸,漸,的確,什麼都是不知不覺得在進行著。老師剛說了愛情做例子,我聽了覺得戚戚焉,因為真的是漸。

  我發現時,我已經這樣陷入了,深深的,一切都已來不及挽救。如果可以,我多希望回到不久前那個日子阻止自己,就算因為你我獲得成長,但無可否認的是,我也有了很多的傷痛-過往未曾經歷過的。你像是一道雷打入我的心裡,讓我麻痺、休克……。從陽光蒸發水氣,變為雲朵,厚厚的雲朵吸引了離子,成了雷雲。一直到這我都沒察覺怪異,一直到雷狠狠的劈下,我才明白一切已經成定局了……。

  漸,什麼都是漸。昨天罐頭說盧彥凱用很認真的眼神對他說我。這讓我很震驚,有點無法相信、質疑其真實性。因為我們不知道多久沒連絡了,上了國中幾乎沒有交集,最後一次的交流是畢業前,六月十三日。我記得他拿著筆來請我簽畢冊,他的臉很紅,這看的出什麼嗎?他不是本來就很害羞了?我是真的很難去理解,還以為是在耍人,究竟為什麼?為什麼它會要余冠廷跟我講,難不成也是漸嗎?

  我之前說,漸,是淡淡的、緩慢的;在無意之中的流轉;在未知當中的萌芽。或許就真如我說的,不知不覺發現心裡已有一大塊空間被割去佔有,某人的文字比例越來越高……,才知道愛上了,無可救藥的愛上了。

  然後我們會開始改變,也是漸漸的。開始把所有的文字傾注於他,開始不經意的想念他,開始突然把話題講到他,一切都默默的進行著,如此緩慢,卻也是這麼樣的清晰。

  要高二了,真的很快,但我還是一直停留再剛踏出東興校門、剛踏進一零九教室的時刻。怎麼那麼快一下子我又要踏進別的教室了……。滿難接受的,我們才相處了不到一年……。秒針一格一格走、一格格動,幾個月就這樣沒了……。

  漸,漸,人生每一秒的我們,都在漸漸轉換著。可能有個人漸漸開始流進心裡,又有人漸漸走出去,漸漸的,漸漸的……

 ☆☆☆☆☆☆☆☆☆☆下面是我的抒發☆☆☆☆☆☆☆☆☆☆☆☆☆☆

  在半夜,我走進廁所清洗矯正器。肥皂剛用完了,我打算把一包多芬打開,才發現後面藏了一包麗仕,我把包裝打開,淋著水,開始搓起泡沫來。那肥皂的味道好熟悉......啊!這不就是以前國小結業式大掃除所用的肥皂粉嗎?
  
  我把矯正器戴上,關掉電燈,把檯燈開啟,昏暗的光線,漫射在整個房間。我躺在床上,眼睛呆呆地望著天花板,想起麒潔在無名上面的文章,再加上國文課的時候,老師要我們解釋「漸」的意義,我逐漸掉進了一種漩渦,一種比背影更深沉的漩渦......
  
  還記得,國小的事嗎?
  
  每每在學期要結束的那個禮拜,老師總是帶著一大包的肥皂粉,把它們撒在教室的地板,大家拿起掃把,刷刷刷的,激起漫天的泡泡,我們腳上、手上、臉上都沾滿了泡泡,不管平時班級的嫌隙,大家都玩的盡情忘我...
  
  國中的事,也都記得嗎?

  一樣也是老師帶了一大包的肥皂粉,一樣也是大家拿掃把刷地板,但好像多了點憂愁_總是趴在欄杆上,望著校樹發呆,或是望著泡沫混著髒水往樓下奔去,我在幹嘛?我不知道......

  現在高中,在上學期還有這學期初的時候,我聞不到這種肥皂味了,我憂鬱地攤在在桌子上,望著自己的影子,我變了嗎?還是我不敢承認改變的事實而已?

  關於人的生命,是否總是個未知的謎?

  還記得,第一次接觸死亡,是在記憶開始萌芽的時候。我望著距離阿嬤家不遠的小房子,門口蓋上白色的布,我問長輩:「為什麼要把白色的布蓋在門口?」,我得不到回應;沒過多久,我坐在父親的肩上,頭上綁著白布,望著棺木裡的外公。還是疑惑著,疑惑著為什麼大人要哭泣?為什麼外公要躺在裡面?
  
  大人們都不說。



  剛上國中,看見女同學一直在傳著卡片簽名,我好奇的的問:「這是給誰的?」
  她們冷冷的說:「羅婕。」
  「啊~那她是不是生日啊?」我略帶點嘻鬧的說。
  
  「人家的爸爸死掉,你還在笑,你要不要臉??」
  我感覺到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於死亡的衝擊就這一次,我嚇到了。

  
  泡沫的味道不是一夕之間消失的,死亡也不是轉瞬之間所造成的,一切都只是因為我們不察覺,而時間卻也是趁我們不察覺的時候,悄悄的從指尖溜走了,這一切的一切,皆可以被稱作是一個「漸」,每一個漸都是一個當下,當我們在虛度一個下午的時候,已經有無數個漸流失了,要一直到失去得太多的時候,才懂得珍惜,卻怎麼也要不回來了。

  狂風會止息,烏雲會散去,而我們人的下一步呢?

  
  好好把握每一個當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