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喉底竄出的
是已抑制不住的痙攣
欲將一切扳回原樣
卻換來更加惆悵的猖狂

其實再也沒有所謂幼稚了
就連人們都不再進行嘲諷
但 仍舊無法止息

就像什麼都已經錯過
不再預想最壞打算的發展與否
莫名的笑意卻仍揮之不去

最暖和的酷暑 最炎熱的立秋
溽夏早早溼透的眉眼
儼然末日岩漿海的再臨

這情形
從來無人在乎
無人關注
之乎於
憤青被迫感性的夜裡

究竟 我?

Asaoni 2018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