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 停止轉動的旋轉八音盒

連普通地哼唱 都忘了如何運作

同樣的景色彷彿拼圖般散落 於抽屜深處

並佯裝成相片中過度曝光的殘影

 

如果能

這麼簡單地將眼角分泌的鹹液流下

那不就能將愚蠢的我給趕出相框了嗎?

對著信封封口失去黏性的貼紙

只能喃喃地

     道了聲歉

 

將飽和偏低的淡彩給層層疊上 就這樣

遭渲染開的部分就是我們所缺少的

喘息的空間

 

那四開畫板上 我曾近距離臨摹過寂寞

飄浮於空氣中的 是過濾遮罩後的唯美

依然殘留著最初擦拭過的碳屑

仍舊環繞在你離開後的

          虛實世界

 

 

如同手中不斷拉扯重組的軟式橡擦

在沾飽碳粉後的油氣與冷落

            黑化

 

 

 硬是試著稍微改變了 習慣的筆觸方向

 即使將盛裝心靈的容器 淨化

 但已玷汙的部分

 卻仍舊無法

 重新回到你的手中

 

那四開畫板後 你曾近距離塗鴉過妄想

停滯於鼻息間的 是雙手抹去後的哀傷

獨享這日出前的片刻寧靜 並發現畫紙上

             承載過多的淚

 

 

漫不經心地 將一起經手過的作品塗改

就像是那天的縮影 輪轉於看似內斂的夢

相視而笑的那些平凡的景色

都已在醒前時分

       無聲喧嘩

 

Kutoro Mor 2011_

------------------------------

這次試著將題材貼近生活一些,把自己平常接觸到的物品帶入作品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