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中,霓虹燈帶點迷幻的朦朧美,感覺質量就要在步伐間散逸。
在星殞的一片華麗中,薄薄的影子勉強維持著似乎是貓的形體。

「咪?」在短暫的啜息聲中抬起頭,半透明的貓影疲憊地挑起哭紅的雙眼。

誰?
是誰?
是誰在那裡?

『嗨?是我,我就是你的影子。無需感到恐懼或著驚訝,因為現在的你其實也看不見我。』

隱形貓低頭舔舐了下自己的手背,且用充滿不信任的眼神,惡狠狠地瞪著那個雖然不見形體,卻確實在那發出聲音的所在座標方位。

走開。
我不想見到任何人。

『別這樣嘛?說實在的,我們也好久沒有像這樣子坐下來好好聊了。』

貓感覺背脊有些微壓迫感,但又似乎不存在一樣。

『你怎麼了?看起最近似乎過的不太好呀?』

不干你的事,滾。

『唉呀呀?失戀啦?沒關係以後還會遇見更多人的唷!』

失你個戀啦!給我滾!

『那是怎麼了?是搶不到食物嗎?嚷嚷?』

屁啦!我給你限時三秒!數到三就馬上給我滾!

『噢唷唷!這麼兇啊?好好那……』

一。

『怎著這樣嘛!我們可是難得像這樣靜下來對談耶?』

二。

『好。如果你要趕我走,那我只有一個簡單的請託。請誠實地面對自己心靈深處的缺陷與傷口;有些事,不是自己獨自一人佇立在街角望著月亮就能解決的。』

嘶……

『對於原先你所信任的人,最後卻變成讓你第一個面對信用破產的人的這種難堪,是不能光靠自己好好療傷就能痊癒的。』

貓狼狽的垂下眼皮,直挺挺的耳朵也塌了下來。

都無所謂了,我也不想去管什麼鬼屁道理,從頭到尾都要相信別人總是不怎麼保險的行為,這點我知道。
只是,胸口的裂縫空隙卻怎樣也堵不住。
流出來的不是血,而是沁涼的流沙。
就在這種低於冰點的溫度下,心靈正在進行風化的過程。
被磨光的東西,包括逐漸失去形體的身形與選擇間次消融的質量和精神。
我不在乎這一切,也不想讓自己背負這一切。
只想,在深夜讓雜訊無理地包覆著我。
直至本我的消逝……

有某兩道鹹鹹的液體從隱形貓的兩頰滑下,但空氣中卻瀰漫著莫名沉默的氛圍。

我將自己置身在黯淡無光的地方。
無光,所以無影。
無影,所以看不清自己。
看不清,所以隱形。

『好好加油吧。對你、對我都是。』

語畢,貓背後的壓迫感也歸為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