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學測成績公佈,我的心情產生一些紊亂的錯覺......
看到全校破60級分的榜單,心裡竟有點不平?

李長磬67級分......全校最高阿......

曾經同班的人還有江妤瑄
也是60級分

我...(低頭)
50級分哪.....




可是當初的入學成績呢?

李長磬竟然比我低?
242


這個笨蛋魔爾在幹麻?
244








我怎麼墮落了?



我只記得因為國中逼得太緊
再加上那些不堪回首的記憶
使我高中略顯放縱
但真正使我陷入低潮並開始在墮落的迷宮裡游走的
有三個人

第一
吳銘興
這傢伙
血緣上他是我的父親
但它可知道他的一言一行會摧毀多少人的夢想?

第二
古佩琳
這傢伙
用那些尖銳的字眼刺痛我那搖搖欲墜堅強
夠了!

第三
老姊
不能算是安慰
但那種沉重的關切只會造成二度傷害
真的很抱歉。。。但我無法接受


曾經 我是需要回頭才看的到人的
曾經 我以為那一切離我非常接近
曾經 我的一個自我介紹是被認為的驕傲
曾經 我以為我不會被染髒的
曾經 我科學方面的潛能是如此的被看好
曾經 我離內壢是如此靠近
曾經 我認為國立是個可以一蹴可及的台階
曾經 我認為不考美術班是正確的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
曾經狂奔,舞蹈,貪婪的說話,
隨著冷的濕的心,
腐化。

帶不走的丟不掉的 讓大雨侵蝕吧!
讓它推向我在邊界,
奮不顧身掙扎。

如果有一個懷抱,勇敢不計代價,
別讓我飛,將我溫柔豢養。

我坐在椅子上,看日出復活。
我坐在夕陽裡,看城市的衰弱。
我摘下一片葉子,讓它代替我,觀察離開後的變化。

曾經狂奔,舞蹈,貪婪的說話,
隨著冷的心,
腐化。

帶不走的留不下的,我全都交付它,
讓它捧著我在手掌,自由自在揮灑。

如果有一個世界,混濁的不像話,
原諒我飛,
曾經眷戀太陽。



陳綺貞的歌詞
每每都觸發了我心底最脆弱的那一塊地帶

批判東 批判西
最後誰也得罪光了
這是我從以前就常犯的一個毛病
好希望有個人能真的懂我心裡在想什麼
希望有人可以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誰可以給我不計代價的 原諒?
原諒我的貪婪
我的虛偽
我的自私
我的無情
我的懶散
我的固執
我的憤怒
我的尷尬
與我失敗的戀情

到底誰能?




如今只剩那些打了快破百篇的詩
反覆播送著旋律在我腦中

如今
我看著那些人的背影愈走愈遠
我以為很近的都離我好遠
我的自我介紹再也不值得驕傲
我的思想與生活態度被整個染髒了
科學才能沒有數學基礎一切都只是空談
內壢的最後一名說不定比我還強
我連私立好的大學都無支撐力道
不考美術班是個錯誤的決定

如今
只能在該墮落的地方墮落
在該認真的地方認真

也只能這樣子了



我決定義無反顧的



參加指考













(歌詞部分引用自陳綺貞<太陽>專輯裡的[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