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短篇故事我已看過好幾遍,每次都被裡面的情節所感動到。
所以我決定引用過來張貼給各位觀看,隱含在其中的溫暖請各位細細品嚐。

短篇-天空的上頭






望著天空,常常在想,在那藍天的更上頭,還有著什麼?




從小,和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住在一起,是個小家庭,雖然並不富裕,但是卻很溫馨。

和大家一般印象中的不同,我的爸爸是個溫柔的大家伙,還記得在我和哥哥還小,常常睡不著,爸爸經常不在家,但回來時就會抱著我們,說著他和媽媽轟轟烈烈的青春往事,雖然每次都沒聽完就閉上眼了,卻還是百聽不厭。


這個故事是大約在二十年前。

媽媽她的家族是當地頗有聲望的一個家族,但是那時的爸爸,卻還只是個窮小子,當初他們兩人相戀的事情傳開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支持。

爸爸從小就很迷足球,和愛看足球賽的媽媽簡直就是天生的一對,但是在當時,只會踢足球的爸爸,卻被認為是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他們的戀情能夠發展到現在的模樣,他們的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但也為他們高興。

在他們關係被傳開的一段時間之後,據爸爸所述,他們就開始展開了稱為「愛情長跑」的抵抗過程,說著外公的態度如何由原本的堅決不肯轉為答應,但是我和哥哥卻也都在這時一起進入了夢鄉。

一次都沒有完全聽完過,於是直到現在我們都還不知道「愛情長跑」的詳細內容。


爸爸常常在說他很感激媽媽,因為在他們結婚後的兩年內就接連生了哥哥和我,爸爸他卻在第三年被獲選加入了國家足球隊,於是照顧我和哥哥的擔子,就全部落在媽媽那原本就不太厚實的肩膀上了。

媽媽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小時後的我們不懂事、常調皮,爸爸也經常不在家,我們讓媽媽付出了許多心力,媽媽也因此憔悴了許多,原本美麗的臉上多了幾絲皺紋,原本烏黑的頭髮中摻雜了幾縷白髮,終於,在哥哥六歲、我五歲的時候,媽媽病倒了。


卻也從此,一病不起了。


媽媽走的很突然,這股突如其來的衝擊,幾乎擊垮了家中所有的人,媽媽的去世沖走了我和哥哥童稚的心,也沖走了爸爸似錦的前程。

在媽媽的喪禮前,只有著爸爸、我、哥哥和稀稀落落的人群,也許這原本就是一段不被人祝福的婚姻,所以爸爸媽媽的朋友也不多,在媽媽的棺木前,我和哥哥哭的很難過,哭著問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會醒來。


爸爸卻沒有哭,只是沉默,只有沉默。




在媽媽病倒的前幾個月,爸爸正在國外做著密集的訓練,打算以萬全的訓練迎接即將要來臨的賽事。

四年一度的國際足球錦標賽,就要開始了,爸爸剛進國家足球隊的第一年,絕佳的表現與潛力就已經被所有的教練與媒體關注了,沒兩年他在球壇就因為快攻的速度而被譽為「藍色閃電」,這次球隊能否進入四強,爸爸站在極為重要的位置。

一聽到媽媽病倒的事情,爸爸不顧球隊教練的阻止,馬上就放棄了參賽的資格,回來看媽媽,卻也因此被踢出了國家足球隊,到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球隊裡,現實是很殘酷的,沒幾個月,球壇新星輩出,再也沒人記得爸爸,更別說「藍色閃電」這個稱號了。

媽媽病倒後,原本開朗又充滿熱情的爸爸不見了,在爸爸被轉到小球隊之後,練習的時間少了,在家的時間多了,多了的時間,用來沉默、用來思念。

爸爸沉默了八年、思念了八年,花了八年的時間,爸爸擺脫了傷悲,卻對死去的媽媽還有著深深的歉疚和思念。




我們都明白了媽媽不會再醒來,或許爸爸的心中也有著和我們相同的期待。




艷陽下,今年的我十三歲,和大我一歲的哥哥坐在觀眾席上,這次的球賽很重要,關係到爸爸的球員生涯。

媽媽去世之後,爸爸就像變了個人,就連他最愛的足球,也沒有了以往的活力,在小球隊裡也只拿到了候補的資格,球隊很多次都因為爸爸的失誤而輸了球賽。


這次的比賽,爸爸幸運的能上場,也是因為球隊的主力做了膝蓋韌帶的手術,還需要再休養兩個禮拜,但是休不休養已經無所謂了,球隊的資助人已經表態,只要這次比賽輸了,從此就不再金援球隊,而大家都不看好這次比賽的結果,球隊的主力無法上場、候補又只剩失誤連連的爸爸,能夠勝利的機會實在渺茫。

果然,比賽才剛開始,對方就搶先得了一分,這一分讓球隊僅有的一點信心瓦解,也讓一些球隊老球迷僅有的一點期望轉變成絕望,但我和哥哥都相信,已經振作起來了的爸爸,絕對不會讓這場球賽變成他人生的最後一場的。

結果總是令人意外,球隊勝利了,還是壓掉性的五比一,其中有四分都是爸爸得的,這場比賽讓爸爸又再度的被關注,尤其是在比賽結束的時候,爸爸對著西南方天空的一鞠躬。











在很小,媽媽還在的時候,我總是喜歡抬頭望著天空,現在也是。

望著天空,常常在想,在那藍天的更上頭,還有著什麼?

只有我和哥哥明白,那場比賽,是爸爸精心的表演,是為了表演給媽媽,在那藍天更上頭的媽媽看的。


那天,是媽媽的忌日。







*注(作者:王韋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