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報上你們的名來!」

  就在小史納悶著這個聲音究竟從什麼方向傳來的時候,從頭頂前上方掉下一個大約不出十七八歲的青少年。不可思議的,他竟然是從學院裡最高的鐘塔上跳下來的!他面對著小史,臉不紅氣不喘地舉起手中的槍,將它對準小史。

  「呃……阿……這……」

  整個呈現呆掉狀態的小史,不知道自己該講什麼才好。
  
  「我再說一遍陌生人,請你們盡快報上你們的名字來。否則我只好將你們逐出城外!」
  「等等!!狄亞!是我,我是洛米。兩年前畢業於此的,你忘了嗎?他們兩個人是新生,不要對他們動手。」

  洛米挺身而出,用手挪開了那個人的槍管。

  「沒有更有理由的說法嗎?不管你是不是校友,系統需要更有理由的說法,一但畢業之後就不再歸屬於本學校的管理範圍。僅只是一名畢業生,並沒有權利證明另外兩位就是新生;何況新生入學日都還沒到,時機上不可能有『新生』這類詞的出現…………錯誤!請尋求校內人士協助證明身分,否則一律強制驅逐出城!」

  小史、小唯面對著眼前一名忽然說出劈哩趴啦一連串主旨不明的言語的怪人,都下意識地皺起了眉。

  「喂喂!你是不是太久沒有檢查邏輯關係程式啦?狄亞。」
  
  那個人仍舊維持那一號表情,緩緩的將視線瞥向他的正後方。
  既然是這種聲線的話,想當然爾,站在那裡的必定就是辛克迪啦!

  「這麼久沒修理,是不是當機啦?」
  「……絕對服從者,確認。由於絕對服從者在這裡出現,邏輯關係確定。開始切換至待客模式……」

  他突然又轉回身來,對著小史他們跪下。

  「……歡迎光臨克洛亞魔法學院,本校師資優良,學生……」
  「停停!給我馬上停下來!你嚇到別人啦!」辛克迪衝上前去將他拉倒。
  「巡狩模式給我馬上切換到個人模式!快!」這時辛克迪又用力的將手掌拍打在那個人的頭上。

  他先是震了一下,接著就閉上眼睛。

  「……吵死了!沒看到我正在幫你介紹這間學校的優點嗎?至少先讓我介紹完……」
  「免了免了!讓你介紹完還得了?在你這瘋狂舉動結束之前,就會把人家嚇到跑咧!」
  「……哀~真是的,那你當初就不要發給我這種設定嘛!」

  從容地,他將手指按在太陽穴附近,一張磁卡就突然刺了出來。他用雙指接著,再來就把它丟給一旁的辛克迪。

  「耶?這你就不懂了!我當初給你這種設定,是要你好好地向來賓介紹這學校的特色。不然叫你用個人模式照唸一遍,大概會是要了你的命吧?」
  「……說到也是。」站起身的他,收起了槍。
  「……抱歉……我的舉動好像有稍微嚇到你們了。但如果你們要抱怨的話,請怪我旁邊這個人。」

  『何只「稍微」啊?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衝擊好嗎?』小史在心裡暗暗的想著。

  「說嚇到……應該說是困窘到吧?呵……呵……」小史無力的朝自己的額頭拍了一下。
  「呃...請問你是?」小唯向前了一步,貼近那個人的面前。
  「……我是克洛亞魔法學院目前唯一的警衛,大家通稱我為『狄亞』,如果你們覺得我有點不像你們人類……那是因為……」

  突然他猛然的抬起了頭,朝另一個方向望去。一瞬間,他的臉又恢復那張一號臉,再毫無感情地望著小唯。

  「……我是機械靈。」

  再說完這句話的瞬間,他便又用不可思議的方式跳上了夜空中的另一棟塔樓。

  「……抱歉,由於有人再度接近本城,巡狩模式繼續重新執行……」

  月光下的黑影於下一秒到臨之前,就在四人面前無預警的消失了。



  「他是我們學校在三年前製造出來的機械靈,主要有兩種模式,一是巡狩模式,二是個人模式。巡狩模式就是主要用來當作守衛性質;個人模式就是他根本最原始的性格。其他一些雜七雜八的模式則是後來額外賦予……」
  「原來是這樣啊!」

  出了餐廳,開始在迂迴的學院城堡裡行走。提著行李的小史和小唯,一路上一直不斷詢問著辛克迪有關機械靈的事情。

  「我比較喜歡他的第二種模式耶!巡狩模式太目中無人了。」小唯用手在空氣中比劃著。
  「這個嘛……其實……他以前可是個活人吶……」辛克迪邊走邊用手摀住半張臉。
  「啊?你說……活人?這是怎嚜……他從正常人變成現在這樣的機械靈之間的過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啊?」
  「沒什麼,只是三年前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慘案,導致當時的他命在旦夕,為了搶救他的生命,我委託了校內各大機械專家,企圖挽回他所失去的時間,結果就把他得身體改造成這現在這個樣子而已。」辛克迪攤開了手。
  「嗄?是什麼樣的慘案?」小史看著辛克迪。
  「喔,那個阿……該怎麼說呢……嗯……現在告訴你們還太早了喲!」
  「真是的……」

  辛克迪接著一手推開表面刻有交錯格狀條紋的對開門。

  「等等……」小史突然往後退了幾步,抬頭望著嵌在上頭的牌子。
  「怎麼啦?小史?」小唯跟著洛米,一起進到了這個有點詭異的房間。
  「不會吧!這……這……怎麼可能呀?怎麼看都不像啊!」小史抱頭吶喊著。
  「你到底是看到什麼鬼東西啦?小史?看得那麼出神……啊!對不起!」

  小唯因為太過激動,一個不小心就把桌上的文件給撞下三、四冊,而且若隱若現地,好像有什麼牌子露了出來。

  「咦?什麼啊?」

  辛克迪將外套甩到那張桌子背後的沙發椅上,然後抓住扶手便翻跳上去。
  小唯把擋在那牌子周圍的雜物都移開,然後,終於能夠看清楚上頭標示的文字,她反射性的讀出上頭的文字。

  「辛克迪˙薩克……森……啊啊!?」

  辛克迪一臉輕鬆的看著小唯,笑著。

  『校長!?』這時小史也跟小唯一起說出同樣的一句話。
 
 「嗯?有什麼意見嗎?辛克迪˙薩克森……校長,就是我;我,就是辛克迪˙薩克森校長。怎麼?哪裡出錯了嗎?」
  「不!沒有……但這怎麼可能?」小唯用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著辛克迪。
  「哀……」一旁的洛米發出了一聲嘆息。

  「就跟你們說他早就是老人一個了嘛!(你們又不信)其實他早就已經四十幾快接近五……」
  「呸呸呸!不……不要亂說!人家哪有……這……這麼老啊?」
  「你們相信嗎?」洛米看著小史和小唯。

  小史和小唯卻突然很有默契地同時搖起頭,氣得讓辛克迪差點就從扶椅跌落到地上。

  「呃……好。我承認,這副外表跟我的實際歲數是真的是有點點差別,只不過……」辛克迪用剛才那隻遮住臉的手,激動的指向洛米。
  「不要隨便地把人家的年齡公開!小心我會我會把你拖到陰暗處折磨到死!阿哈哈哈哈...」
  「看吧,惱羞成怒了。」
  「喂!
  「公開不公開有差嗎?反正我都已經知道這件事那麼多年了,也沒有怎樣啊?真奇怪,你到底在堅持什麼啊?」
  「有差啦!有差別的好不好!」
  「那你說出來給大家聽聽看啊,有差是差在哪邊?」
  「就……就差在……就我啊……就是啊……欸?嘿嘿……洛米……我除了是這間克洛亞魔法學院的校長以外,好像……還是愛薩克之盟的副執行長嘛……所以……」
  「欸!你想做什麼?你不要來的喔!」
  「放心~我不會來的,我會很有禮貌的向老頭子問好……喂?傅思堤嗎?……」
  「欸!」洛米對著已經拿起通訊石、開始交談的辛克迪怒吼著。
  「……嗯……就是這樣……就問您接下來要怎麼安排他的任務了……因為……不能讓他閒下來,不然就……你知道的……呃?這樣啊!……嗯……是嗎?哈……我了解了。」

  辛克迪拿開了通訊石,邪惡的笑容浮了上來。

  「洛米阿~恭喜你獲得一項新的任務……嘿嘿……」
  「怎麼?你這老狐狸到底跟執行長說了什麼鬼?還有,這個新任務又是什麼鳥?」
  「沒什麼。還有,這個新任務是要你……」辛克迪迅速的瞄了小唯一眼。
  「可以麻煩你過來一下嗎?」辛克迪朝落米招了招手。
  「什麼東西啊?這麼神秘兮兮……」

  在一旁的小史跟小唯像是木頭人一樣,呆站著。他們看著眼前這兩個人奇特的交談模式,對望了一下,接著帶出的是傻笑。

  「告訴你,是這樣的。傅思堤要你……」

  只見到洛米的眼睛,隨著時間的經過愈睜愈大,最後睜到了極限。

  「 這……這……這太……為什麼要我?」
  「我知道你不太能接受這個決定,但這一切都是因為總執行長相信你的能力的緣故,所以才要你接下這個任務。」
  「但是……這不太好吧?要是被發現了該怎麼辦?真的,我不適合做這種類型的任務,可不可以請他換個換個人啊?」
  「洛米呀……」辛克迪抬起臉,露出詭異的笑容。
  「別在這個時候才像個小孩一樣,那麼猶豫不決好嗎?雖然我很高興竟然可以在這裡,再次欣賞到你把這樣孩子氣的任性忠實地呈現在我的面前……」
  「夠了!那個跟這個不一樣好嗎!」小史察覺到洛米的眼神,有一瞬間往他和小唯這個方向晃了一下,接著又收了回去。
  「只有我一個人能去嗎?」
  「照目前的情況來論,是的,沒錯!」
  「那小唯該怎麼辦??對了!還有小史也怎麼辦?」
  「你就別擔心這麼多了。小唯我會找人來幫忙保護的;至於小史的話就由我來照顧啦!你就放心的在明天早上出發去吧!」
  「嗯……」

  小唯突然在這個時候發出了聲音。
  
  「如果……洛米大哥要離開去執行任務,那誰要陪我去找我的哥哥呢?」

  現場突然馬上就陷入了一片死寂。

  「我跟大哥約好要一起去找我哥哥的,那現在是……」

  辛克迪率先抽動了一下嘴角。

  「小唯,關於這種事……」
  「沒關係的小唯!等我的任務一結束回來,不就可以再去找你哥哥了不是嗎?還有啊...你不是跟辛克迪說過,要和小史一樣,一起來到這裡學習魔法嗎?那你現在還沒學到半點技能,就再想這種事,不就是把我們大家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嗎……」

  洛米沉默的低下頭,背對著小唯徬徨的臉孔。

  「洛米大哥……」

  小史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就像是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中的人一樣,就這樣靜靜的站在角落。小唯輕輕的靠在洛米的胸口,洛米則是用手安撫著小唯的情緒。
  一回神,小史發現辛克迪正在向他猛眨眼,好像在示意他趕快離開這裡。他推開門,腳步無聲地走了出去。



  靠著辛克迪配給的鑰匙,小史在那間尷尬的校長室出來之後,很快的就找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盥洗完畢過後,寢室的門突然被敲了好幾下,把正在擦乾頭髮的小史引到了門口。

  「門沒鎖,自己進來。」
  「你要睡了吧?打擾囉。」

  原來是洛米。小史將毛巾改披在肩上後便走向床鋪。

  「大哥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小史一說完就朝床面坐了下去。
  「有件事我要拜託你。」
  「嗯?」
  「在跟你說這件事前,我要先跟你講別的事。是關於剛剛提到的任務內容。」
  「內容?幹麻要跟我講呢?那不是大哥你一個人的任務嗎?」
  「對,是這樣沒錯。但是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說一聲。」

  小史皺起了眉頭,注視著一臉倦怠的洛米。

  「我要去做的任務就是要前去跟蹤影嵐新一任的執行長,這件任務危險性極高,有可能……我就回不來了……」
  「咦?」
  「所以我……」
  「欸欸!等一下!不要開玩笑啊!大哥,你可是小唯的支柱呀!要是就這樣死掉的話,你要小唯怎麼接受你的死訊?她……」

  洛米在小史心無防備之際,雙手猛然地按住了他的肩。

  「所以我才要拜託你!不管將來發生什麼事,請你務必要待在小唯的身邊!沒有回報也好,我拜託你守護著她!」
  「……」

  小史顫抖的肩,將披在上頭的毛巾震了下來,它滑落到地板上。看著洛米泛紅的眼框,頓時間小史找不出半句話來回應他。

  「小唯 ,就拜託你了……」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雙面魔法歌謠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