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強光閃過後,下一秒鐘小史就發覺自己突然面對在一座拱門之前,一個牌子就被掛在上頭。

  「克洛亞歡迎所有有興趣和我們一同學習魔法的學生加入我們的行列!」

  「克洛亞城到了。」洛米若無其事的說著。
  「城?它是一個城市?」小唯睜大眼看著洛米。
  「一間學校能夠大到像城市一樣,也算是很驚人了。」小史望著高聳的城門說著。
  「不是啦!原本克洛亞魔法學院只佔克洛亞城的30%的面積而已,後來經過幾次大修建與擴張,就已經到達全克洛亞城85%的面積,最後20%土地上面的居民,乾脆就把他們的土地全都賣給克洛亞魔法學院了。」辛克迪激動地說著。
  「所以~基本上跟『學城』差不到哪去吧?」小唯質問說。
  「但是還有居民呀!」辛克迪插起腰來。
  「唉唷!明明就一樣!你到底在堅持什麼啊?很奇怪耶!」洛米開始他的抓起頭。
  「隨便你們怎麼說好了,反正我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與你們爭論。」他撥了一下他那閃亮的金色髮絲。
  「走啦,不要停在原地!難道你們想睡在這裡?」笑了幾聲後,他便轉身朝著拱門下方走去。
  「他……在生氣嗎?」小唯拉了拉洛米的衣袖問道。
  「他阿~從以前就是這副德性,總是把事情的細節看的太重,如果最後事情進展的結果不如他的意,就只會用輕笑來掩飾他的不悅,真是夠了!」
  「嗯……」跟在一旁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小史,只好默默的拎著自己的行李穿過這些用石頭搭成的拱門大道。

  現在時間已經快要傍晚了,幾個小孩子互相追逐、打鬧又嘻笑著,並且三兩成群的從右手邊奔跑到他們的左手邊。
小史的視線貼著他們,一直到目送那些孩子們遠去,他就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
  小唯見狀,也停下腳步並示意洛米在原地多等一會兒。

  「怎麼了?」
  「哦?沒有...沒事!我只是想起一件往事罷了!」小史尷尬的轉向小唯,他的眼神裡似乎流露出一點失落。
  「我想的果然沒錯。」小唯雙手交叉在胸前。
  「啊?」
  「看來你真的心事崇崇呢!自從你在那天晚上,開啟大門的那一刻起,我就覺得你心裡的事情一定是挺多的!要不要乾脆現在就說出來,讓心理也可以舒坦一點。」她從背包裡取出水壺,開始吸吮了起來。
  「那個啊!只不過是些不重要的小事,不需要說出來浪費大家的時間啦!」

  小史向前走了幾步,卻又突然回頭對著小唯說:「只不過……當我有一天開始想要說的時候,妳會讓我好好說完嗎?」
  一個很熟悉的手勢比在他們兩個之間,小唯的將拇指與食指圍成一個圓圈,剩餘三指向外伸直。

  「OK!任何你想要訴說心事的時候,都可以來找我喔!」小唯走到他身後拍了拍他的背,用一副安慰小動物的口氣說著。
  靜靜待在一旁的洛米,將這一幕盡收眼底,面帶微笑的無聲退去。

  「喂!辛克迪!你又晃到哪裡了去了?快來幫忙抬行李啊!」



  「我……我們是從總部……派來的,有點事……要找人……咳~呼喝~哈嗚~咳咳喝呼哈……先讓我喘口氣!」
  那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跪倒在守衛面前,後來跟上的高壯男人正好接住從他背上滑下來的女人。
  藍鑽石扶著地板大口大口的喘息。

  「呼~哈呵,我們終於成功了布蘭登……我還以為我會死掉呢!」他的臉上硬是擠出幾許慘白的笑容,而布蘭登也用同樣無奈的笑容回應著。
  「呵哈~嗯……」
  那女人先是打了一個非常大的哈欠,接著才是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

  「已經到了啊?呃……藍鑽石你幹麻趴在地上啊?」
  「布˙蘭˙登,我已經絕望了啦!~」藍鑽石低聲吼著。
  「吵死了!守衛!還杵在這邊做什麼啊?快開門讓我們進去啊!」蘿絲科娃狠狠地將一隻腳踩在那隻趴在地上的人類,腳底下的人類卻異常沉默,不知道是恍神還是不想再做回應了?

  「噢喔!是的請進!」守衛把門拉出個不算小的縫隙,好讓他們可以進得去。
  「謝啦!」

  蘿絲科娃收起那隻踩在藍鑽石背上的腳,然後踏著清脆的步伐跨了進去。
  
  「辛苦了老哥。」布蘭登伸出一隻手,卻被藍鑽石給擋掉。
  「得了吧!我可不是這樣就會被打敗的人啊!」雖然他試圖撐起他那顫抖的膝蓋,但抬起的頭卻依然是那樣的慘白。
  「那我就不管你囉!」布蘭登拉起行李,跟隨著蘿絲科娃的步伐慢慢離去。

  這時藍鑽石才終於撐起他那搖晃不已的身子,並試圖站穩腳步。

  「看什麼看?小心我跟你上司講!」他說完便怒氣沖沖的拖著行李,快步衝進門的內側。
  「呃……恩。」

  就這樣被藍鑽石瞪了一眼過後,那侍衛迅速撇過頭去,直到確認藍鑽石已經進去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哀~又是怪人一個。」



  津爾基聯隊的東方分部建築主體幾乎全設在地下,黯淡的壁燈在牆壁與長廊間來回反彈散射,一直往下走去,這階梯似乎直直的通向地心。終於可以看到布蘭登的背影,藍鑽石加快腳步跟上前去,拉住他的肩。

  「嘿!你們幹麻走那麼快?」
  「是你太虛了。而且要說快,大姊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邊去了!」
  「我……那有虛啊!」藍鑽石很快地推開布蘭登。
  「阿……對了老兄。」
  「啊?什麼事?」
  「東方分部跟大姊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啊?不然為什麼聯隊指名要叫我們來這裡?」
  「噢!這個啊!對喔!這是布蘭登你加入聯隊之前的事了,蘿絲科娃以前其實就是在東方分部任職的;那~因為大部分被調到東方分部的人通常都不太願意再調去總部,所以就現階段而言,大姊是目前最了解東方分部這邊的人了。」
  「是這樣子喔!啊那你怎麼會這麼清楚?」
  「那是因為...我一進聯隊就被執行長……叫去總部當打雜的……呵呵呵……」
  「呃……嗯沒事……當我沒問,請不要放在心上!」
 
  終於到達一個寬廣的大廳,藍鑽石憑著直覺推開了第三個房間的門,剛好就是正確的房間,只是裡面的兩個人似乎都沒有發現他們個站在門口的人。

  「你說什麼?這是真的嗎,蘿絲科娃?執行長他……他……他真的不幹了?」稍微發福的中年人激動到根本沒有注意桌上的酒杯已經被他自己給弄翻了。
  「這只是暫時的,而且在他自己定下的調查計劃結束之後,便會立刻復職。在此之前必須先找個人來暫時代理目前執行長的位置。」
  「所以說……是來找我去當代理執行長的嗎?」那人興奮地跳起來與身上的肉一同慶祝。
  「不,很抱歉。並不是您,葉羅分部長。不過執行長在前往調查之前,他指定的人選是您的屬下--赤羽夏崎。」
  「呃……啊?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跳過我這個分部長層級的人,而去找一個不到半年前才剛從總部調過來當執行秘書的小子呢?為什麼?為什麼?」
  「沒辦法,我們只是遵照執行長的只是在辦事而已。沒有什麼為什麼。」

  「我還是不相信!」面紅耳赤的葉羅,直接衝了出來抓住蘿絲科娃的領口。

  「夏莉˙蘿絲科娃!好歹妳也曾經在我的東方分部這邊待過好一陣子!怎麼可以忘恩負義?說!妳一定是騙我的對吧?啊?啊!」
  「葉羅分部長,這……」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蘿絲科娃的身體開始被葉羅當作布偶一般甩動,她卻只是緩緩地將右手置於背後。
 
  突然她眼前的激動中年人的表情瞬間僵硬,沒過幾秒就已經倒臥在地上。
  蘿絲科娃向後退了幾步再抬頭望著在葉羅倒下的軀體旁邊站立的身影。

  「你不要太過分了!執行長說出這番話其實我也不同意!但是像你這樣無故遷就別人的敗類!根本就沒資格談論成為執行長的事情!認清事實吧你!」藍鑽石收回略感疼痛的手刀,並用另一隻手來按摩這隻手。

  「喂!藍鑽石你這個白痴!你在幹麻呀你?這個人可是東方分部的分部長耶!你是想要害慘我們是不是?」蘿絲科娃整理著被葉羅拉壞的衣領訓斥道。
  「啊?可是他剛剛不是想要對妳做出傷害行為嗎?」
  「笨蛋!你認為我會這麼容易就受傷害嗎?哀~真是討厭死了!你看看四周吧!」

  那些貼身護衛似乎有志一同地全都衝進了這房間,很快地就將他們都給包圍起來。

  「這下子麻煩大條囉!老兄你決定要怎麼收拾?」布蘭登一邊現形他的魔具一邊說著。
  「真沒想到必須要在這裡幹一場,未免也真的太誇張了吧?」藍鑽石皺著眉頭甩出一條鑽石鏈。
  「還不都是你這大笨蛋引起的?討厭死了!」

  「暫停!所有小隊立刻停止瞄準任何人!」

  藍鑽石面向從護衛隊裡衝出來的一個人。

  「默里耶學長?」蘿絲科娃驚呼一聲。
  「學長?」藍鑽石在一旁困惑地收回鍊子。

  「喲~好久不見啦!夏莉!我聽說你們今天會過來我們這邊辦事,我正準備要迎接你們呢!沒想到……哈~」他用腳輕輕踹了一下地上的「東西」。
  「這個嘛~因為有個傢伙把這件事不小心搞砸了嘛~哈哈~真是很抱歉喔!學長!」蘿絲科娃一邊笑著一邊用淒厲的眼神掃向藍鑽石。

  藍鑽石向後震了一下。

  「吚--!!!」「啊~自從妳從這被調到總部去當核心任務部隊的隊員之後,我慢慢的就從當初那個不起眼的小職位一直往上升啦!最近好不容易晉身成為執行委員的其中一份子了,所以說……還有點不太適應呢!呵呵~」
  「你的閒話說到這邊就好,接下來如果還要繼續再說,請回去對你自己去說。冒昧請教學長,你是否聽聞過赤羽夏崎這個人?」
  「妳說話還是一樣那麼帶刺啊!等等,赤羽夏崎……赤羽……難不成是那個赤羽?」
  「啊?」
  「噢!我說的就是那個現在正在我底下做秘書的赤羽啊!話說回來那小子自從一調來東方分部就被大家當成怪客,所以挺受大家的注目的。那還是我好心收留他的喏!怎麼?找他有事?」
  「嗯!很重要的一件事!最多只能跟這裡的分部長以及他本人透露而已。」
  「喔?那麼神秘?」默里耶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他轉身對著空蕩蕩的大廳大吼著。

  「喂!赤羽!給我滾出來!我在叫你!你聽到了沒?有人有事找你!是頗重要的事情!聽到請做出回應!」

  就這樣過了沉默的幾秒,他回過頭來。

  「抱歉!他……目前好像不在這耶!不然就是叫不動他,麻煩你們自己去……到處找找吧。」

  或許他沒注意到這件事,但看在布蘭登的眼裡是一件「超級」恐怖的事件。
  在他眼前有兩座小小的蕈狀雲,分別在蘿絲科娃及藍鑽石頭上緩緩升起。

  「啊~~~~你在幹麻!?你!!!!你!與其在這邊對著空氣大叫,為什麼不直接帶我們去找人啊!?」
  「要不然你們自己去找他嘛……」
  「喂喂喂!!這是你應該正確回答的態度嗎!」藍鑽石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快暈眩了。
  「你們看看時間。」他指著手上的手錶,接著又開始哀怨的摸著肚子。
  「人嘛……總是會餓的呀!我餓了嘛~所以就饒過我了好嗎?況且赤羽那小子自己還常常給他鬧個失縱。這樣叫我上哪去找他啊?」
  「你……你……你這傢伙……呃?」

  蘿絲科娃強行將藍鑽石和布蘭登拖過去討論。

  「你這個學長真是夠了!他是白痴嗎?」
  「他從以前就只對食物誠實,我對默里耶學長已經徹底絕望了。」
  「那大姊現在該怎麼辦?」
  「嗯……讓我想想……」

  「怎麼?你們在那邊討論什麼?講的那麼起勁?那我不打擾你們啦!」
  「呃~學長!先別急著走呀!或許等一下還有點是要找你商量。」
  「哼~那好吧!我會在這裏再等一會兒。」

  默里耶繼續站在原地,然後朝地上的「東西」瞄了一眼。

  「但是我看……我們還是……」
  『還是怎樣?布蘭登你有什麼好點子?』
  「我想說或許我們應該跟著大姊的學長……一起去吃晚餐……畢竟我們也餓了一整天了……」正巧說玩布蘭登的肚子就開始發出哀嚎。
  「布蘭登……沒想到你……算了我也沒資格說你……」藍鑽石的肚子也開始大聲哀嚎著。
  「反正也沒有說今天之內就一定要找到赤羽,明天也還是可以繼續去找人啊!他又不太可能離開這地方太久,離開太久又沒有報備,是會被踢出聯隊的耶!而且在繼續找下去我怕我們的身體會先搞壞,『儲存體力以備不時之用。』這不是執行長常常在說的嗎?別搞壞身體才是上上策。」
  「也對,那好吧!謝謝你的意見,布蘭登。」

  蘿絲科娃轉過身來一臉尷尬的面向默里耶。

  「嗯……學長……很抱歉剛剛我們小隊的成員對你亂發脾氣,我們小隊現在獻上最深的歉意,希望你能諒解。然後……帶我們去這裡的餐廳吧~我已經忘記它在那裡了!」
  「好啊!不過在此之前……你們可別忘了這裡有個麻煩的東西喔!」他往下指,那三個人的視線也跟著被往下帶。
  「差點快忘了!還有這個東西喔!真希望他醒來後不會記得剛才那些事。」藍鑽石蹲下來說。

  「沒關係的,我會讓他感覺這一切就像夢一樣。」

  這句話從蘿絲科娃的嘴裡講出,就是感覺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