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這邊!」利亞傑堅定的說著,並且用雙手架住小史,推著他走上一個六方形的平台。
  
  抬頭,有幾道光束從極高而且未知的上方射下。

  「你們這兩個小孩等一下要跟我們同一起唸一段咒語阿!」
  
  小史回過頭望著他,只見小唯也朝著利亞傑這邊注視著。
  
  「等一下數到三,就一起說:德飛葛尼堤!」他仔細吩咐小唯說。
  「好!來囉!3、2、1……」

  『德飛葛尼堤!』

  在這剛唸完的瞬間,小史感覺有什麼從身體流動過,接著腳底下六方形的平台躍然而起,。它一邊上升還一邊加速。小史因為重心沒站穩,所以被它強大的上升力給拉倒了。
  小史的心跳在這個時候被他自己聽得一清二楚,眼前的光似乎愈來愈強,他仰頭望著頭頂的白光,彷彿看見了『神』正在向他呼喚。
  在平台停下來的後一刻,他們竟然飄了起來!

  『原來這就是樹頂。』小唯在心底默默的讚嘆了一下。

  沒過多久就他們一行人就開始下墜。

  「蘇士潘日札!」辛克迪在最後一刻脫口而出的這飄浮咒,勉強讓他們多少減少了一些墜地的力道。只見利亞傑用很帥氣的姿勢降落地面。
  「Safe!」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幕總讓人覺得哭笑不得。

  「怎麼還是這樣設計啊?在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人命的跟你講!」辛克迪噘起嘴來瞪著利亞傑,一隻手攙起小唯的手好讓她站起來。
  「呵呵……沒辦法嘛~因為這是執行長的堅持呀~」利亞傑一臉無奈撫頭的傻笑著。
  「好啦!快去見執行長吧!」洛米轉身就拉著小史和小唯快步走下六方形平台。
  「哼~」辛克迪雙手交叉在胸前,也跟著慢步走下來。



  「站住!來者何人?」兩名侍衛用長長的鑲金魔杖擋住洛米。
  「午夜的惡魔。這兩位青少年是新進的隊員,現在帶他們是來註冊的。」
  「另外兩位呢?」右手邊的侍衛凝視著利亞傑和辛克迪。

  「我乃背叛的正義。」辛克迪撫著胸膛,用一種神色自若的神情敘述著。
  「呃……這個……我是……疾……風的裂痕!對!就是疾風的裂痕!」

  利亞傑漫不經心的態度,不知道讓洛米和辛克迪冒出多少冷汗了。

  「確認無誤,你們現在可以進去了。」兩名侍衛聯手推開了他們面前的這扇門。
  「多謝。」辛克迪向兩位侍衛致意之後,便帶頭走了進去。
  「奇怪~你不是調度指派長嗎?怎麼好像快忘記似的?」辛克迪用那搞笑的死魚眼瞪著利亞傑。
  「因為我幾乎都不會上來呀!和總執行長溝通幾乎都是用通訊石了。」
  「心臟好像都快停了……」洛米搖搖頭。

  「剛剛那兩個侍衛好像……看起來怪怪的……」小史回頭望著在他們穿過後就關上的門。
  「啊……那是機械靈啦!因為生物都不可靠的說。」辛克迪抓著自己的頭髮說著。
  「機械靈阿……」

  走著走著,這房間似乎越往裡面深入就會變的更大的樣子。

  在揭過不知道多少面布幔後,出現一個寬廣的空間,小史和小唯都陸續仰頭望著天花板上的奇景--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被畫在上頭,穿插著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稀有寶石;而四面得牆壁都掛著,幾乎可以用目視約略推斷出歷史年代的畫作。
  這房間的盡頭有一座用巨大書櫃搭成的城堡狀結構,它在小史他們還離它二十步左右的地方開始移動了起來,在距離不到十步的時候打開了大門,一個老人和他的手撐著的桌子一起從裡頭滑了出來。
 
  小史瞇起眼來,總覺得這個老人和他在車站看到的那個老人銅像十分相像。

  「是……什麼風……把你們都給……咳……吹來啦?」
  「不需要言語回答,就是這陣風!」洛米把小史推到前頭,然後迅速便退回原位。
  「欸?喔……我懂了……白虎之子是吧!」老人說完就向前傾,好看得更清楚些。
  「嗯……」小史呆愣地望著老人,老人笑了一笑。
  「你確定……要加入我這個糟老頭所創的組織嗎,白虎之子?你甚至連這組織要做什麼,好像都還不知道對吧?」
  「難道……你就是愛薩克˙傅思堤?」
  「沒錯。」

  小史感覺心頭的鐘被用力的敲了一下。

  「我就是愛薩克之盟的創辦者--愛薩克˙傅思堤。我打從十五年前就在這裡等你了。」他往後一仰。
  「十……五年前?啊?」

  小史不禁皺起眉頭,並起環視著身旁同是愛盟的洛米等人。卻只從他們的眼神中接收到一連串的無奈與抱歉。

  『算了……』小史搖起頭來。

  「請問,這個組織創立的宗旨是什麼?還有為什麼這麼需要我的加入呢?」

  傅思堤先是晃了晃右手上的茶杯,接著神色自若的說:

  「我們愛薩克之盟,是制衡津爾基聯隊最關鍵的力量。至於你的加入可以讓我們找出索奇˙馬克拉下落,將那名殺人不眨眼的罪人審判定罪。」
  「可是真的需要用到我嗎?我只不過是體內流著白虎族的血,實際上卻是一個連半點魔法都不會的平凡人而已啊!」

  傅思堤抬頭仰望著天花板,眼神開始失焦了。

  「我看見了……」
  「看……看見什麼東西?」
  「當……你活超過一千歲的同時,你原來的記憶會一點一點的流失掉,到最後只剩下你的夢會陪伴在你的身旁。慢慢發現,那些夢境竟然逐漸地成為事實,而且愈來愈準確。這時……你就會不得不相信你在夢裡所看見的中將成為事實……而你的臉孔,我早在十五年前的某個夜晚深沉的夢中浮現過了。而你……必定在不久的未來會遇見索奇˙馬克拉,這是不可否認的。」

  他瞥了個憂鬱的眼神凝視著小史。

  「你……」尷尬地,小史緊捏著衣角。

  傅思堤訊速的舉起左手。

  「不必感到徬徨,白虎之子。這一切都是上天所注定的,我們只能在規則底下,默默的完成我們的使命。」

  小史深吸一口,再吐了一口氣,試圖緩和自己的情緒。

  「你到底是加入還是不加入?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在神那邊看到的事情一定會降臨在你的身上,唉~」傅思堤揉著眼睛。
  「決定權在你不在我,來吧!做個能決定你命運的選擇!」說完他又繼續品嘗起他的茶。
  「原來連路都幫我鋪好了啊……」小史無奈地低頭嘆氣。
  「你的答覆是?」傅思堤將茶杯輕輕的放在桌上。
  「我……」

  傅思堤又突然舉起他的左手。

  「不用再說了,其實你雖然表面上一直有意見,但是實際心裡卻還是很想加入我們,我沒說錯吧?不過……」他比了個手勢示意小史方向。
  「可以請你先過去站著等一下嗎?」

  『我根本就還沒開始說啊?』小史壓低音量對洛米抱怨著。

  「那個……可以靠過來一點嗎,我看不太清楚。」

  小唯用輕快的腳步從原位跳到傅思堤的桌前。

  「嗨!你好!人家的名字叫做赤羽唯!」
  「呵……是嗎……你好啊。」
  「哈哈~呃……那麼我接下來要?」
  「要加入嗎?嗯……不用麻煩了。妳的答案是肯定的吧?」他瞄了洛米一眼,然後瞇起雙眼微笑。

  『差別待遇!你這該死蘿莉控糟老頭!』小史硬是把這句話壓在心裡,但是雙眼還是直瞪著傅思提不放。(但是小唯已經到不能算是蘿莉的年齡了吧?)

  「啊……哈哈哈……竟然被你給猜中了!對了,老爺爺,你有沒有聽過有一個叫赤羽夏崎的人?」
  「嗯?呃!赤羽夏崎!?」

  傅思提瞬間睜大眼睛,望著辛克迪呆愣了幾秒。

  小史順著老人的視線轉向辛克迪,他抽動了一下,然後將雙眼瞇成一條細線,接著嘴巴無聲的開合著好像再說什麼似的。

  「欸?這是怎麼什麼情況?難道你們有聽說過嗎?」小唯皺起眉頭,視線持續游走於辛克迪與傅思提之間。
  「沒有。我沒有聽過這個人。不過這個人是妳的……」

  傅思提手一轉就憑空便出一小砌茶壺,他接著將它裡面的茶緩緩倒出。

  「哥哥。我加入愛薩克之盟的目的,就是因為我想用更多的資源去找他。」說完小唯便撥了一下她的橘色長髮。
  「哀~真是感人呀。好,現在請妳過去白虎之子那邊吧。」

  傅思提站起身來繞過自己的桌子,往前走了幾步。

  「站好囉!」
  『嗯。』
  
  傅思提將雙手向上撐起,凝視著天花板上的六芒星陣,開始唸起咒語來。

  「
請再次為我高歌一曲,這無盡的虛幻空間啊!

  古老的六芒星,替我向光明與黑暗雙方傳話。

  傳令這裡又有烈士要加入這場永無止境的戰爭了

  可否將你們偉大的力量借給我?

  
  在傅思堤剛說完這段話的同時,小唯、小史頭頂上的六芒星便散出光芒,變為一道光柱射向地面,他們兩個人就這樣被光柱包在裡面。

  「
你們兩位是否能擺脫那個組織

  如同
狂飲之後的宿醉

  它的黑影毫無節制的擴張

  成了「影嵐」,這已無法收拾的悲劇?
  
  
這考驗著你們的智慧以及勇氣。
 
  最後一次地,我要你們再次做最後的抉擇:
  
  你們是否真的願意加入這場永無止境的戰爭?

  還是說有什麼其他意見?」

  「『是的。我願意加入。』」
  「而且已經無法回頭了嘛。」小史補了這一句。

  「
了解。

  現在……我愛薩克˙傅思提在此鄭重宣布--列奧夫˙史卡皮歐、赤羽唯

  兩位在此正式加入愛薩克之盟!請兩位跟著我一起唸一段。


  傅思堤全身散著金光,手朝上平舉,而且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魔法在他手上快速地送出。

  
「我願制衡……」
  『我願制衡。』
  
「那道黑影……」
  『那道黑影。』
  
「讓影嵐……」
  『讓影嵐。』
  
「不會再是個無法收拾的悲劇……」
  『不會再是個無法收拾的悲劇。』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領悟……」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領悟。』

  「接下來可以不用跟著我一起念了。」傅思堤閉上眼,帶著微微的笑意。
  「你,列奧夫˙史卡皮歐,以後就是『命運的魔術師』;而妳,赤羽唯,以後就是『逆風的蝶影』。請一定要記住這些封號,這些封號不只是用來辨識身分用的,也是代表你一生命運的描述,請務必記住這一點。」

  再來,他打開了眼睛。光柱中開始產生各色寶石的結晶。它們互相交結最後就成了兩本書的形狀,降落在小史、小唯的胸前。

  「這是?」小史接下那本書,跟洛米的一樣是黑皮封面。
  「這是你們的愛薩克契約,它代表你們與愛薩克之盟的聯繫,一旦失去了這個契約,你們將不會再是我們的一份子。所以你們首件要做的任務就是看好自己的愛薩克契約。」

  傅思堤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來泡茶。

  小史將書翻到正面,果然印著『命運的魔術師』這幾個字。
  小唯則是抬頭仰望著天花板的六芒星並原地轉了一圈。

  「好啦,該辦的事都辦完了,不該辦的也差不多都幫你們辦完了,那你們接下來要幹嘛?」傅思堤斜眼看了了看辛克迪。
  「喔!沒我的事那我就先走囉!先告辭了總執行長。」利亞傑一轉身就失去了蹤影。

  「嘿嘿!接下來的事需要您再勞心一會兒。」辛克迪大步走到傅思堤面前。
  傅思堤朝門口望去,似乎領會了什麼似的,便開始點起了頭。

  「看你們的樣子,該不會是要我幫你們做集體傳送吧?」
  「好像是這個樣子吧~啊哈哈哈……」辛克迪一看自己心裡的想法被識破,就開始笑了起來。
  「要去哪裡?克洛亞?」
  「正中紅心!」辛克迪比了個開槍的手勢。
  「那好,反正現在我也沒事做,就讓我幫你們送一程吧!」

  傅思堤隨手一揮,他們的腳底下便冒出了藍色的魔法。

  「那之後有空再見啦!傅思堤!」辛克迪笑著揮揮手。
  「噢!掰掰老爺爺!」小唯興奮地叫著。
  「呵~掰掰!」傅思堤愉快的向小唯道別。
  「那我先告辭了,總執行長。」洛米很有禮貌的鞠了個躬。
  「嗯……再……再見。」小史有氣無力的說著。

  「呵~呵~呵!你們都一路好走啊!」


  在刺眼的傳送光線中,傅思堤瞄了一眼抽屜裡的一張名單。

  『津爾基聯隊近一年最新成員名單

  他虎口旁邊有一個被畫起來特別標記的人名。


  「赤……羽……夏……崎……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咒語解析-----------------

德飛葛尼堤 Dvigniti:上升咒,使物品上升的咒語。
蘇士潘日札 Suspenzija:懸浮咒,使物品懸浮半空中的咒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