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時候說過了?」

   小史慌張地想努力甩開那雙手,並試圖回頭查看。

  「辛克迪~是你啊!剛才那兩名巫師呢?」
  「都被我擊中了昏睡咒,現在正躺在那裡呢!」他用手指著他們倒下的身軀。

  三人跨越出了被敲出大洞的籠子,倚著欄杆,朝下面望著兩位爭吵的巫師。 

   「那是洛米大哥!」小唯驚訝的叫著。
  「哀~那個叫藍鑽石的小鬼真是亂來,這樣把洛米自身的魔法全部用光是很危險的!他知不知道?」辛克迪抱怨的語氣說著。 
  「這是什麼意思?」小史問。
  「那孩子……」辛克迪吸了一口氣,接著說。
  「他繼承了一部分索奇的能力,是一種不該被喚醒的東西……」

  風輕輕吹動了一下辛克迪的瀏海,飄動著好像要訴說什麼。
  可是他在最後一刻放棄了。

  下方的洛米大聲的向另一個巫師咆嘯著:「因為我了解事情的真相!」
  上方的三人都一致性的將目光投向洛米,雲卻在這時候遮住月光,使得洛米的身影略顯模糊,呈現出的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死寂。

  劈啪──颯!

  洛米背後竄生出一對黑色巨大翅膀。

  「欸?那是?」小史指著洛米驚訝的看著辛克迪。
  「果然還是出來了……午夜的惡魔……」辛克迪不理會小史,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嗚啊──!」洛米對著天空痛苦的叫著。

  背上的巨大翅膀扯破了他的襯衫,黑灰色的羽絮在他的四周飄動著。

  「你這是什麼東西?」藍鑽石後退了一小步。
  「……這是……我心靈深處的永遠恐懼……」
  「不管你做了什麼改變,哈……哈哈哈!」藍鑽石摀住了臉。
  「都……應該抵不過最堅硬的鑽石吧?呵呵……哈哈哈哈哈!」他睜大了眼,用力的將臉上的手用力甩下。
  「就看你還能有怎樣的能耐,憑你那所剩不多魔力-—戴門˙庫納米!!」

  一聲令下,地上所有鑽石鍊又再次集結了起來,從四面八方包抄洛米。
  洛米震了震雙翼,飛了起來,正好躲過鑽石流的攻擊。

  「你躲不了的!」藍鑽石對著洛米使出類似虎掌的手勢。
  「戴門˙史東!」

  地上的的鑽石散落空中,開始以洛米行逆時針旋轉,而且越來越快。
  「永別啦!」他猛然收起右手,在胸前握緊。
  
  碰轟!

  鑽石全擠成一團,接下來卻是一種低頻的聲音從那之中發出。



  在一陣風切聲中,鑽石鬆了開來,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洛米的黑色翅膀,依舊華麗且毫無破損。
  他張開了那對翅膀,黑色的羽毛開始像雪花般飄下。

  接著怪異的事發生了!

  那些鑽石只要一碰到黑色羽毛,就會在一陣黑焰後消失。

  「咦?」藍鑽石又回頭一望。

  在洛米四周和地上的鑽石竟然全部都燃燒了起來!

  「怎……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啊?」
  「……這是吞噬一切的力量……」
  
  在火焰與風切聲的伴奏下,透析黑暗的竟然是那銀皓的月。

  洛米的身影從藍鑽石看來,像是被巨大的銀盤扥著,黑色的翅膀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射出一條條的白光。而他泛著紅光的瞳孔也竟然與背後的銀光呈現相同的亮度!

  是天使?不不,應該說是惡魔比較貼切!

  洛米在離藍鑽石不到十多步的地方降落,降落後朝著他的方向而去。

  「戴門˙芬里吉……欸?這是什麼感覺?」藍鑽石一頭霧水的望著自己的雙手。
  「……你的魔力,就在剛才被我給全吞噬了……」
  「欸……這不是真的吧?你是不是在開玩笑?戴……戴門……戴門芬……戴門芬里吉!戴門芬里吉——快出來呀!」

  眼看著洛米越靠越近,藍鑽石也就更失去理智的唸著咒語,但都沒有用,完全感覺不到有任何魔法滲出的跡象。

  「……可以把你給吞噬掉嗎……」洛米不帶一絲感情的問著。

  藍鑽石瞥見洛米的雙眸,一種徹底邪惡的血紅照映在自己的心底,他開始感到害怕,身體不由自主的有往後退的衝動。

  「你想要幹嗎?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欸?」
  
  踏、踏、踏、踏、踏,在五步之後,他絕望了。他望向正前方的洛米,身體貼著那冰冷的灰牆,喉嚨怎樣也擠不出半點完整的辭彙來。

  洛米突然將巨翅完全的張開延伸,遮住了他四周的光線。
  藍鑽石睜大了眼,注視著眼前這隻怪物,時間好像停擺了。

  「……要先從什麼地方開始呢……對了……那就先從靈魂開始吧……」

  洛米架住他顫抖的肩,張開嘴露出利牙,毫無預警的就朝他的臉貼了上去……

  「啊啊啊阿────!」




  幾乎在同個時間哩,有個聲音冒了出來。

  「喂!洛米快清醒!」辛克迪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出現在洛米的背後。
  「你不是說過這是股罪人的力量嗎?你的願望不就是要終止這場混亂的惡鬥嗎?你不是說過你再也不用這股力量傷害其他的人嗎?你不是說過……這場悲劇的肇因並不在影嵐嗎?」
  
  劈啪啦──

  翅膀迅速縮回的縮回洛米的背裡,只見洛米貼在藍鑽石的耳邊輕聲細語的說了幾句話,接著轉過身面向辛克迪。

  「回去吧。」

  他擦過辛克迪的側面,往旅館的方向而去。



  辛克迪看著他漸漸離去的背影,又回頭望了藍鑽石一眼。

  藍鑽石癱坐了下來,眼神依舊延續著剛才的惶恐並且大口喘息著。

  「走吧,我們會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事一樣,對你們盡可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繼續再去追捕你們,但是請記得,以後不要再隨便地耗盡那孩子的魔力,因為他下次可能會完全失控,到時候我也救不了你。」
  
  「為什麼……」

  藍鑽石抬頭仰望著辛克迪。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放過我?我明明就是與你們相對立的另一方呀?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為什麼要對我們這麼好?」

  辛克迪不意外地笑了。

  背對著藍鑽石,看著洛米的身影,似乎搖搖晃晃的,在月光下瞬間消失。

  「生命是不分敵我的一樣珍貴,任誰都不該隨便剝奪誰的生命,這樣明瞭了嗎?」

  遠處小史和小唯慌慌張張的奔到洛米剛剛消失的地方,他們蹲下。

  「好啦!我該走啦,多保重呀~小鬼頭!」
  「等等!那傢伙所剛剛提的『事實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辛克迪將食指貼在嘴唇上。

  「噓──你還沒有得知『真相』的心理準備,有緣的話下次碰到再說吧!」
 
  他用爽朗的笑容告別藍鑽石,藍鑽石依舊傻傻地坐在原地。



  過沒多久兩個巫師出現在藍鑽石身邊。

  「還真是驚悚啊……」布蘭登摸著頭,看起來還沒完全從辛克迪的昏睡咒當中脫離。
  「老哥你有怎樣嗎?」他拍拍藍鑽石的肩膀。
  「沒,我沒事……」
  「呼~沒事就好~」

  「欸!我突然覺得我們似乎做錯了什麼,但我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麼……」

  兩位巫師被藍鑽石突然而來的舉動給愣住了,女巫便緩步前來問他。

  「這個嘛……難道剛剛那個有雙惡魔翅膀的誇張傢伙,有在你耳邊說了什麼嗎?」
  「他?」
  「嗯啊。」

  藍鑽石撐起疲憊不堪的身體,朝著風吹去的方向望去,看見辛克迪三人圍著地上的洛米,積極的交談著。

  「他對我說了一句『對不起』。」
  「咦?」



  辛克迪望著地上昏倒的洛米,嘆了一口氣。

  「小史,跟我一起攙著洛米到醫院去吧!」
  「辛克迪!洛米大哥沒事吧?」小唯說。
  「雖然受了蠻多傷的,但是還不至於危害到他自身的生命。」
  「那他現在是?」
  
  辛克迪揮揮手,笑著對小史和小唯說。

  「失血過多導致貧血與精神虛耗導致的暫時性休克!只要把他丟到紅燈區大概就會好了哈!」
  『欸……』



  「我想要學會魔法!」

  在走出洛米的病房時,小史突然脫口說出這句話。

  「你是認真的嗎?請想清楚喔!」辛克迪接過護士送來的紅茶,喝了一口。
  「嗯!因為我看到洛米和你這麼努力的來保護我,也知道那個叫影嵐的組職非常想要來抓我,所以我想要變強,要變強就必須學會使用魔法吧?而且之後能保護自己也能保護大家!」
  「這樣啊~那小唯呢?」
  「我啊?欸……」她瞄了小史一眼。
  「我的想法跟他差不多一樣。」
  「喔……是嘛……」辛克迪低頭思索著什麼。

  他啜了一口茶。

  「在不遠的西方有個叫克洛亞魔法學院的魔法培育學校,我可以看看有沒有辦法讓你們擠進去。」
  「你是老師嗎?」小史不可置信的瞧著眼前這位年紀與自己相仿的少年。
  「差不多吧?哈哈~」

  接下來的一段寧靜,帶給了小史和小唯難以抵擋的強大的睡意,最後終於都傾倒在椅子上了。

  這時辛克迪起身打開洛米的病房,並且走近洛米床邊。

  「洛米呀~」
  「幹嘛?」洛米用手遮住刺眼的燈光。
  「你知道嗎?小史和小唯剛剛選擇了克洛亞……」
  「是你逼的嗎?」洛米無力的問。
  「不是喔,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是嗎。」

  洛米想起身關上燈源,但被辛克迪給搶先按掉了,洛米便回躺回到自己的床上。
 
  「果然還是這樣啊……你怎麼這麼會猜?」他看著窗外的天空喃喃自語的說著。
  「不是我比較會猜,該怎麼說呢……嗯……那件事會不會真的再次上演呢?」
  「這一切還不都是你一個人種下的孽……」

  辛克迪也跟著望向天空。

  「如果能不重演,最好就真的不要重演。但是命運畢竟也不是凡人能操控的,一切自有宇宙的一套定律,我們誰也無法打破它或了解它。」

  他將手貼在玻璃窗上,而洛米就在一旁看著他的舉動。

  「如果能抓住稍縱即逝的流星,是不是就能回到過去,改變命運呢?我不知道,但重要的是,我們能否再這個已經快要失去秩序的世界裡,開創一個屬於我們想要的全新未來,這才是我們現在應該去努力的方向。就算是今天又再重演一遍,那就在這次做個改變吧……嗯?洛米?」

  當辛克迪回頭想確認洛米表情的時候,他就已經先睡了。

  「哈~這孩子真是的。」

  他又再次望著窗外的天空。

  「寂靜之夜,也許代表著結束但也代表著重新開始,或許在下次日出的時候,一切也都會跟著改變吧?改變到我們都會不敢置信地嘆息……索奇,你是不是也是這樣覺得呢?」

  就在辛克迪轉身背對窗戶的同時,一顆閃亮璀璨的流星於西北方的天空靜靜地驚豔劃過這張深夜長幔。




待續...     Kutoro Mor  2007_


-----------------咒語解析-----------------

戴門˙庫納米 Diamond Cunami: 巨型鑽石流咒,本咒為藍鑽石專用。
戴門˙史東 Diamond Storm:鑽石暴風咒,操控所有鑽石匕首繞著施術對象旋轉,並且逐漸朝中心緊縮,從外面看起來就像是龍捲風一般。本咒為藍鑽石專用。
戴門˙芬里吉 Diamond Verige:鑽石鏈咒,本咒為藍鑽石專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