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其實已經看見了 但你仍拒絕看清
正如 硬要在顛倒的邏輯上重現道理
而有些正義 或許只在人云亦云的被害妄想中定讞
所以求全 所以於所有外力矯正的方式皆用罄前
自導自演自吹自擂了一場空氣徒刑
那究竟是空前?絕後? 抑或自我催眠的大型邪典
而後愚蠢的我們 愚蠢的你
是再怎樣也無藥可救的魁儡把戲
我想要相信 相信著你
但你是否只是我視網膜上的一禎虛幻倒影
那又是什麼時候才能順利成立
才能讓不正之理完全現形
也許是你 也或許是始終拒絕相信的自己
然後伸出了那隻企圖與誰相握的一縷嘆息
嗟嘆著月色原來也不過只是夜空中的九分之一顆恆星
劇末
敬台下的塵埃 與堅持演完這對白的殘影
其實任誰都已經看見了 但仍舊拒絕

看清而已

Asaoni 2020_

全站熱搜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