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我拿起麥克風
自喉腔發出這莫名熟悉
卻又陌生的稚嫩嗓音
我說
我只想證明當時轉瞬即逝的憧憬在海潮中仍未忘卻
所以我不只是哼唱著謳歌青春
而是用它演繹那些
未曾經歷的破碎生涯
我在已逐漸無人知曉的末代發聲平台上
如此誇張地碰觸各種嘗試
遇見了許多與我一樣獨特或別緻的特殊嗓音
我說
您好請問能否與我共演一劇
然後我們相遇 共鳴 關注彼此
自某年某月的營運落日餘暉之際
我被你自渾沌中導向那
聲音的雛形
那時的我想起了遭霸凌剝削的過往泡影
於是我沙啞 哽咽 哭喊 嘶吼
就此跌進聲符交錯的奇特大海
在一個又一個的農場與冒險團隊間
轟轟烈烈地拜訪 且離去
我跟隨著你闖進了一個又一個
從沒見過的午夜 劇場 戰隊
最後跟隨著黑貓
直至那間謎樣錄音室
緊接著
被裡頭的NPC指引了一道
從沒預想過的夢幻光景
那是
早已泛黃的升學前浮影
當下的我
像是吃了什麼奇怪的定心丸
辭去倉儲間日益黯淡的小美工
拿了畢生僅存的微薄積蓄
毅然決然地投下已遲到近十年的申請書
雖然我也找過你能否組隊前往
你卻就此止步
並雲淡風輕地說了
那不是我的光影 是你專屬的指引
於是我又一次在大洋的出海口發聲
企圖喚醒夢寐以求的夢幻聲場巨獸
可我卻因此失去了與外婆的最後聯繫
在淚已乾涸的火化場旁捲入
莫名黑暗醜陋的遺產鬥爭
回過神來
我已在最終考核的小房間內上演此等拙劣的
愚昧演技
在心灰意冷之際
我重新踏向未知的城門
卻在意外的選召名單呼喚下
被拉回了大洋的港口
在得知這些進展後我興奮地回到陸上找尋你的身影
你卻說你要 將要 就此告別此途
我嘗試挽留你 你卻只要我幫你一同演完最後的哭喊悲劇
我徬徨地將我最聲嘶力竭的吶喊奉獻予你
你卻說還不夠 要我回想聲音最初的雛形
「我要你超越它」
有某種斷裂的重槌擊下
我第一次對你提出否決
我們因此近乎決裂
在某種奇妙的默契下
彼此似乎都知道了什麼
於是陪同你繼續走向山林小溪
我們在古老的店面內拾獲了幾株後勁無窮的種子
它們在我們之後席捲了世界
遮蔽著我足以通往水岸的晦澀棧道
曾經 我也依樣畫葫蘆地想要效仿
卻在浪潮中翻了個跟斗
同時也在大洋與溪流間窺見
自己即將遭取代的諭示之景
就在這之間 我無意間發現你也逐漸失了影

後來的我有找回你 魂魄尚存的軀殼替我一同構築
這一兩艘小小不起眼的小船
我們會搭著它繼續找尋在大洋的瑣碎片段中
形之無物的回聲
縱使暴潮將至

記 在失去初心的謊言中不斷背叛自己的那個
將麥克風執起之人

Asaoni 2019_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