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夢境邊緣踩空跌落的
是略顯大意的疲憊心音
猶然是記憶型的磁石牽引
使腦波歸於平靜的水面倒影

那次預先設了鬧鈴
期望在理應張口呵欠時恢復鼻息
但我卻提前清醒
只得乾巴巴地等待
才讓恐龍突兀地闖進
我被逼得只能從四樓破窗逃逸
可惜在這鏡頭的熔接轉換仍尚未準確銜接之際
便又一腳踩空於鞋上的百萬滑稽
醜態畢露地跌進
這異常冰冷的洋底
不斷窒息 卻始終嘔出氧氣
還來不及點名
究竟肺部深處咳出了懷錶 草屑
還是數不盡的羽毛或塵絮
就認知自己蜷縮地坐起
才曉得此處早已響徹雲頂
我陌生地伸出指尖
笨拙地將關鍵影格中那疏漏的補間 照樣畫齊
也不知響了多久
才好不容易讓它終於啞去
它卻再度激昂地選擇冒進

啊 原來已經這麼遲
什麼都已來不及
哼 這一切 都是鬧鐘的錯
不 或許應該要說
都是錯在放肆的枕頭
因為你害我就這樣無意識地死去
又這樣莫名其妙地原地復活
我想 原來都是你的錯
都是你的錯

錯中帶錯
誘使人枕入虛假夢境的錯

Asaoni 201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