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是沒有打算打這篇網誌的,但是最近發生了許多事,讓我一直在思考情緒與反饋的出口,於是就只好敷衍地(?)處理一下這些輸出。

在我失業沉潛了快四個月後,終於進到了老家附近的某知名賣場,成為其中負責打雜的小小美工(枯萎),也算是利用所學掙口飯吃吧?雖然實在是超他媽的低薪,但回想之前在台北賺個2w8扣除房租用餐交通費,每個月只能存個5000左右就快到極限的狀態,這個老家小美工的位子我還能每個月存個一萬5以上,真令人感到啼笑皆非呵呵呵(脫力狀)。

但……我實在很不喜歡它的排班方式,這因此一直成為我心中的離心力。面對著低薪與未知的求職風向,我實在很想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讓我真的能好好待在某個地方,成為我效力的歸屬。但現階段卻又提不起動力再去找其他工作,整天躺在床上放空懷疑人生(欸)。畢竟在外人看來,我的工作經歷實在慘不忍睹(?)

而朋友們不知怎麼地最近也紛紛陷入工作與求職瓶頸,像是說好的一樣同時開始厭世、同時聽起草東,高唱著這都不是我們的錯,是時間的錯,是世界的錯。時代的巨輪輾過了我們這些降生於此世代的無知草民,回想起四年前剛畢業又或著八年前剛踏入大學時的憧憬,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才會變成這樣。

這些負面情緒驅使我不再書寫那些述說愛戀的情緒,順便把小確幸的旋律也鎖進了櫃子深處。逐漸逐漸,就發現自己手下打出的文字怎麼就突然都圍繞在絕望與懷疑之上了。而我發現了這真相後,嚇得把腦內冒出的那些字句全數刪除,以至於我從去年停筆七個月後,今年又重蹈了這個覆轍。目前這個當下我仍然對於下首作品沒有任何想法,我還蠻害怕自己變得只會書寫這些黑暗話題,最後便鑽牛角尖地斷了自己後路。說實話,我還蠻不曉得自己的未來到底要往哪去的說。哈哈,從小被老師問到大的問題,結果我都出社會這麼久了卻還是整天都在向自己問這蠢問題。

或許膽小,或許懦弱,又或許只是懶,所以才如此一籌莫展,這時就需要回顧一下自己的過去軌跡,於是我把自己四年前寫的那些詩詞重新點開,才發現原來我的精華都凍結於四年前了嗎?所以是江郎才盡了嗎?(笑)

沒人知道到了明年的七月會發生什麼,正如同我在去年七月也絕對想不到自己居然沒辦法在該職位待滿一年;又想起三年前七月退伍時,也不會想到接下來一年的創作空窗居然會這麼痛苦難受;四年前無預警收到入伍令時,也想不到自己在新竹文化局那一年的生涯與之後的創作嘗試和那之後的求職地獄。

啊啊,難道這是人必經的成長嗎?為何呢(癱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