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噗發得越來越少,買回來的小說、漫畫也漸漸沒什麼動力看了。每當我睜開眼,感嘆一無事處的一天又再度運轉時,空虛的空氣使我開始思考著這個社會、島嶼、世界的不合理,又或著該反向思考著自己是否是因為當初的各種錯誤選擇,才導致了自己當下的窘境。

某天,也就是差不多幾個小時前,我望著各家徵才網站的血汗嚴苛職缺發楞時,腦中突然閃過了一個詭異的想法,「假使我又重新空出一年,我與這個世界又將會如何呢?」。

差不多兩年前,我在這個部落格宣布了小說投稿計畫的失敗,那時我正陷入了無比的自責與失落,自責的部分是指自己沒能好好寫出一個故事超棒的小說,也沒能趕上投稿;失落的部分則是對於自己明明都把這一年投注下去了,卻似乎什麼回報都沒有,而且還面臨了長時間未與外人進行社交活動所導致的社交能力低下的重度失落感。

接著就開始找起工作,彷彿貧乏無味的社畜生活即將就此展開,但就在命運之神不斷的捉弄下,我彷彿被下了道莫名的詛咒,使得履歷開始不斷地染上汙點。兩年後,我重新回到這個枯燥乏味的網誌輸入頁,順便沉思著自己的未來,雖然我離三十歲還有四年的樣子,但也已經離開學校有四年了,現在等於就是在我從學生邁向魔法師大叔的中途站。我四年前剛畢業時從沒想過四年後的現在我會陷入這種處境,當然我也不是很敢想像四年後的自己又會變成什麼模樣,說不定真的變成魔法師?

好了別鬧了,我也該嚴肅面對這個議題,假使我又重新空出一年,那我到底該做什麼好呢?是打工度假?重啟投稿計畫?進修專業技能?(重點是要進修什麼技能?)

關於打工度假這點,我心裡其實非常猶豫。身邊不少朋友甚至我大學的直屬學姊與學妹們,居然通通出國打工度假去了!?我記得兩年前在直屬聚會上,當時赴約的學姐和學妹們還慫恿著我說:「欸欸,要是你也去打工度假的話,我們這個直屬家族就完成4連combo了欸!去嘛去嘛!」當下真是令人尷尬得啼笑皆非。前些日子,透過配音圈認識的朋友也突然說她即將出發前往日本打工度假,那時我整個人都懵逼了(強國用語都入侵啦gg)!

那我講了上述這些故事,為什麼我還不跟著出國打工度假呢?呃……那是因為我從許多已經回國找工作的打工度假者的案例中,得到了悲慘的結論:打工度假對台灣的企業可以說是一點加分都沒有,還會被質疑那些打工的技術都太過低階,根本無法累積任何工作能力!也因此我對這個選項一直心懷芥蒂,但如果在國內真的都找不到好工作的話,那不得已的推力就會使我認真考慮了,至少三十歲前。

重啟投稿計畫?這是個連我都有點心驚膽顫的想法,因為這兩年間,一個又一個小說投稿比賽接連宣告停辦,理由不外乎都是「這個時代閱讀文字的人越來越少了,少到連輕小說的銷量都撐不下去(即便在動漫市場的加持下,輕小說依舊是小說圈內賣得最好的產品);現代人娛樂選項太多了,聲光效果強大的影視與電玩如黑洞的吸力般,將人們的眼球自書頁與文字剝離,使得咀嚼文字的這個消遣也早已經不可逆地邊緣化了……」,所以我其實還蠻擔心就算我真的去投稿了,也意外拿了個名次,那之後呢?之後我的生活該怎麼辦?基本上小說是養不起自己的,就算現在家裡可以養我,那以後呢,三四十歲?五六十歲呢?所以必須額外兼差,又或著寫小說其實才是兼差吧!但前提是真的能找到工作……想到這裡又重新陷入了一池絕望泥淖……

但若是真的要將空下來的這一年花在重新準備投稿上,我會認真避免上次所犯的錯誤,積極尋求打工機會的!!避免再度被人吐槽這一年什麼成績與工作經歷都沒有根本鬼混

最後是進修技能,這點是最讓我不知所措的了。我之前試圖進修過網路程式語言,結果算是完敗(果然理工科都是外星人來著),還學過簡易的網頁與影音設計,可是後來卻進了漫畫編輯部所以沒派上用場,結果現在突然離開崗位,那些技能也變得生疏了。而學了這些設計美工技能,也等於說是順著我從小到大的相關所學再不斷加裝新的附件,可是也在工作途中漸漸發現台灣的美術設計被灌腦闆們簡稱美工可是比以前學生時代的情形更加不值錢了。這裡就產生了迷惘,我就算在這個領域多麼努力燒肝賣命,到最後人家科技業的就是比你賺,還比你更有機會成家!這令人不經發自內心想問老天,為什麼要讓我喜歡……讓我走藝術這條路呢?為什麼讓我生下來就那麼喜歡藝術呢?讓我喜歡藝術到之後找工作的時候,除了藝術以外都提不起更多興趣?為什麼要讓我這麼痛苦地接受藝術的磨難……為什麼呀!

感覺不小心失控了,真不好意思(汗)。總而言之如果我又空出一年,這個議題將會讓我腦內渾沌個幾晚吧?唉,天佑台灣,天佑台灣的藝術設計愛好與工作者……再請天佑台灣的文學小說動漫界,希望這個世界能不再讓人感到厭世,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