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殞
殞自躁鬱輪迴的間歇低潮
再向鏡內試探著那雙混濁的眸子(是初期白內障嗎)
下意識地
從山根往人中的深窩裡畫了一記意義不明的問號
瞬間便想起了五六年前在此隨意寫下的「哭泣的臉」
「自眉心墜落的,是差點喘不過來的氧。」
於是殞落
落於專注銷毀夢想的銅臭漩渦之下
它補位反饋了一陣波盪
波盪在音頻啞澀的記憶光譜
意識到原來已經不只踩在後現代的碎琉璃之上
而是走向了真實 抑或扭曲的真理之中
你攤開了那本書 又闔上
你才張口準備說謊 卻又突然犯傻
你明明犯睏了 卻還硬是點開了連結那頭的色情影片
你把手中的純粹
     偶然通通定義為 不可語
然後再自作聰明地
發表了政治不正確的迷你戰場

是誰逼你要往下墮落往下自掘墳墓?
是誰要你麻痺了五感只為了孤芳自賞?
你從形式自傳裡傾洩而出的 那些似是而非的都叫什麼?
是那午夜的電影票根?
不小心超出預算的發票存根聯?
還是故意放置而毀棄的創作工具?
你是正往下跳
但還不夠格跳進那潘朵拉之盒
若你再跳
也只是從予取予求的怪物成為自殞自囚的廢物罷了

Asaoni 201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