儲金不足的午後
躺在梯上凝視雲朵的散落
連那本期待已久的小說
如今卻突然早先一步完售
這全面衰退的時代
連高材生也淪為附庸
到底要頹廢到什麼程度
才能幫所謂的物質精神找到可靠的信託?
 
做了太多無濟於事的嘲弄
該付出的代價仍得按時朝貢
與其向上位者征討尊重
不如現在就將未完成的事物給戳破
聽說水中毒暴斃的死大學生們圍繞在偵探遊戲上啟人疑竇
將未來的現實難題 踹到人生賽局的最末座
 
未眠 淺眠 深眠
睜眼直視著白日夢
安全?
風險之類的 危機之類的
最後的 天真
早就捨棄了信仰
注定 覆亡
 
剝奪了你我的不安和惶恐
腦內啡於現實逃避同時不斷的擴散中
誰是誰非不再受關注 露出慾望的笑臉
再說人類這種奇特的存在 本來就是世界癌化的負債
文明之類的 品格之類的
全是糖衣
 
 
沉溺於自演的神明
被破綻百出的偽裝愚弄
該說是空中樓閣的嘲諷
抑或是某人從中作梗的一場掠奪
用支離破碎的邏輯堆砌成的世人皆將殊途同歸的假象
是否只要妥善的包裝進成見
就能毫無顧慮地招搖撞騙呢?
 
純粹 不過 稍稍吞噬了看似平凡光鮮亮麗的色彩
純粹 僅是脫離了 純粹 
 
於扭曲人際不斷成癮的你
持續試探籌碼與代價的黑心買辦
視線也早已轉為黯淡 勢利於快感
執迷不悟的隱藏規則 其實無人知曉其最終的底線
就自甘墮落 就自甘墮落
染黑了呻吟
 
 
某年某月 這可笑的你
還妄想成名嗎? 於死屍們的丘頂
夢境已絕 若後悔莫及
犧牲將交付你的大義嗎?
 
 
目光如炬的霉體及鄉民
今日依舊愉快地通常運轉中
學以致用只是個噱頭 你我一同
鞭辟入裡的教誨始終只圍繞在 西元前就已過時的造神寓言
無藥可救了 無藥可救了
棄權 卻無法自夢靨抽離
 
失去了保護傘的學徒不斷嘆息
但現實的歪理仍不間斷量產著
社會上殘酷的例證 仍反覆上演
你已不再閱讀也放棄了思考
成為體制內的一顆不起眼的崩壞齒輪
無可奈何了 無可奈何了
是嗎?
 
Asaoni 2015_(Kutoro Mor 2012_)
 
 
----------------------------------------------------
 
這首從2012年九月初開始創作,不知怎麼搞的就一拖拖到今年才得以完成。
也許是因為受到創革即將關門大吉的影響吧?
所以才會完成這首《最後課題》。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