黴雨季 尚未驅散的地方 
催生出了孤癖畏光的那匹蒼狼
這一切 全都無法回復吧?
無力地留在原地 假他人之言撒謊

至今日 回溯這種情緒吧?
是陷自己於不義 窒息於灰藍色立方
你走過 而我瑣碎的跬步
竟看是如此滑稽 可笑得虛假

向消失點邁進縮小的語言
全然透支癱於逼近的列車門前
閉上眼後赤裸裸地面對
血淌流涕
卻無力反駁終局的到來

失敗者的預言 要怎麼收場?
故態復萌 欲冠上罪名的槍
早瞄準於心頭 已上膛的靶
空洞的回聲 毫無意義地亂闖

甫世紀初就劃下句點的篇章
累贅地堆砌是 無意義空箱
由慣用語引發一串新的戰場
是自開始就不可能回頭的 我早已把規則研讀不知幾遍了……

沒雨季 乾涸空泛的應答
試圖掩飾期待錯誤下的失望
原來我 是如此地荒唐
還寧願當個跳樑小丑 嘲弄自己的哀傷

你也是 如此看待我的吧?
找不著理由繼續選擇包容我的莽撞
總有天 面對曲終人散的恐慌
若是只有一廂情願的倚賴仍不夠格吧?

向消失點邁進縮小的語言
就像行走在鋼索兩端的臨界
閉上眼後赤裸裸地面對
試圖振作
仍無力反駁終局的到來

失敗者的預言 有什麼想法?
已被過度解讀的 自我中心膨脹
重蹈覆轍的 這齣戲碼
讓已無法駕馭的這顆心臟 恣意地糟蹋

一昧模仿成功者的行為模式 
卻是全盤皆輸的 逆向型操作
是否只要我試著接近太陽
就會像故事裡的天使一樣 最終 折翼的下場

流失於指縫間的碎片 零散地有如一盤散沙
潑出的水是無法再將什麼留下
不如就將自身的包裝卸下?

失敗者的預言 以悲劇收場
早在那天就注定會這樣烙上瘡疤
那位先知曾如是告誡下場
是穿刺於心靈各個角落的一百種哀傷

末日前夕的懸崖勒馬
就暫停那餘輝告別前的惆悵吧?
楣雨季馬上就要結束了吧?
但你能保證慣性乾涸的河流這次不再氾濫嗎?

雨季是不會光臨這貧瘠之荒
仰望著灰色雲層 聚焦穿透而來的光
無冬之境存活下來的笑話
再提起也僅是茶餘飯後的輕狂

Kutoro Mor 2010_
Asaoni 2015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