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某魔在此聲明,以下僅是本人對於那些概念上的「對象人物」所做出的本能反應,請勿擅自對號入座,如有感到冒犯還請見諒。

 

我出生到現在老實說也已經過了二十多年,說都沒有討厭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要列舉幾個我到目前為止憎恨或莫名反感的一些人,當然我不會明講是誰,所以都用代號表示(代號是照經歷的順序命名,與實際名稱無關)

小學時代是比較早期的年代,是我所憎恨最早的年代。

小學五年級的班導A:由於動不動就情緒失控,而且還曾經拿教學用大圓規與竹掃把打我,所以我到現在為止還是很討厭他,雖然他後來好像曾經到我的網誌道歉過,可是那種依稀存在的刺痛感,彷彿仍隱隱作痛,因此我仍找不到理由原諒他。

小學六年級的班導B:企圖主導分化班上並使我被嚴重排擠與邊緣化,還常利用課堂羞辱我與我的家人,並持續地以惡劣的言語侵蝕我的精神,以至於我最後在學期末趁她心臟病發的時候,在全班面前公然嘲諷她以宣洩個人一整年來的壓力。雖然我這樣做是有點不應該,可是我每每做惡夢幾乎都會想起這個惡劣的B,她對我做的那些惡劣的作為,與我短暫對她的嘲笑實在是嚴重不對等,因此到現在我仍認為她該死,或著該對我當面下跪謝罪。而我現在一看到她的照片仍會做惡夢,國小同學會如果有邀請她我就絕對不會參加。這個人算是我心中噁心的典範了吧?

國中時代的班導C:雖然有功過抵銷了,可是我一想到她仍起雞皮疙瘩。一方面可能是國中時代被班上歪斜的風氣影像而變得討厭C,一方面可能是出於本能上的厭惡感,總之由於我後期惡作劇鬧得太過頭了,以至於差點危及學校的存亡。因此出於愧疚感作祟的因素,我決定遠離C。除了後來高中畢業後有跟以前國中同學回去看過一次,之後就再也不想看她了(或許是一看到就會有罪惡感吧)

高中時代的D和E:這兩個傢伙就是開啟我創作方面冷戰期的元凶,由於一切的開端只是在音樂報告後出於要求尊重感的一篇網誌文,而後演變成班上壁壘分明的四分五裂狀況,尤其這個D原本跟我在剛上高二時還算是朋友,結果後來卻是第一個跳起來跟我鬧翻的混帳。再後來當上衛生股長後還惡整我,要我一個男生單獨去掃女廁。甚至又在班上操縱輿論來誣陷我,以至於我完全不想理會這個D,她變成我心中第二個噁心的代表。而這個E永遠只會跟著D放炮與出骯髒的主意,雖然畢業後最她憎恨的程度有所降低,可是我仍然不會想再遇到她。

 

阿,忘記在國中末期有個F:她不知道是暗戀我還是什麼意思,總之想把我一直綁在身邊,我後來受不了班上對與我們兩人之間的那些流言蜚語,主動疏遠她,沒想到她卻用近乎十倍奉還的方式報復我。後來我非常怕她,處處躲著她,最後終於失去音訊。

 

大學時...要分網路上與現實吧?

網路上我加入了一個論壇,其中有個小討論圈,它有類似班級的存在。當中我進入了其中一個「班級」當中遇到了G和H。

這我在某次M群裡得罪了G,我後來向G道歉並尋求原諒,可是G卻始終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不予理會,後來我找上H希望以她與G的之間的交情能打動G,使G原諒我。不過我沒想到的是這個H居然是個玩兩面手法的人!

後來居然聯合起來指謫我,後來我可能是中二病爆發還是怎樣,居然想聯合那些被G排擠的人與對抗G,只不過之後發生了意料之外的插曲,以至於計畫功敗垂成,後來就徹底和他們絕裂了,而我也不打算挽回。

再來有個I,她是我在加入某個社團後的第一個引路人,原本關係不錯,可是後來發現每每在衝突後她都背著我講我的壞話,一次比一次難聽,甚至有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情況。最後她直接把我從好友名單剃除,更是乾脆的讓這段友誼畫上終止。

然後有個J他明明是某論壇的站長,卻在後來用高壓統治的方式鎮壓輿論,甚至謾罵某魔是流氓。原本我還把他當作經驗豐富的前輩,覺得他的話都有些道理在,在那之後卻完全不覺得他的話裡有任何可參考的價值,只是個獨裁統治的粗暴沙皇。一年後他在K島與論壇內部的起義中被轟下台,當時我也只是以純粹看戲的心理目睹這一切的經過,只真心覺得他活該,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回到現實,有個K在我剛進大學時與我是室友的關係,原本只覺得這個人有點少根筋,不過後來卻因為種種機緣之下與我漸漸疏遠不合。最後在畢業後因為過往戲劇比賽影片的爭論下,他濫用權力把我從系上的FB社團開除。在這期間他都沒有來跟我提他為何反對我貼上大一戲劇比賽時的影片,甚至還透過他的好友們對我嗆聲,這個人渣最後就進入了我的黑名單。

某L原本跟我不是同一圈的,後來不知道是被她自己的人際圈排擠還是怎樣,最後加入了我所處的這一圈。原本相安無事,不過在後來作業合作開始逐漸產生摩擦,而電波也越來越不合。最後我決定再也不跟她對話了,也就是一種絕對的疏離。目前她仍在名單內,不過我打從心裡就不知道為何對她反感。這情況直到畢業超過半年後仍是如此。

 

某M在現實班級裡是個標準的牆頭草,又到處說人是非,還常常導致班上兩大團體嚴重對立。最後甚至很輕鬆地就把我賣了,我意識到這個嚴重性,所以我把他的噗友名單刪了,只保留FB以作生存確認。

 

到目前為止我仍帶有反感的人就這些,不在這名單裡的要嘛就是我覺得程度還不到,不然就是已經超過贈恨的記憶範疇,到達了遺忘的境界。我是認真希望不要在有人進入我的憎恨名單內了,只不過……這應該不可能對吧?(無奈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薩歐尼 的頭像
阿薩歐尼

貓耳無題部

阿薩歐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