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上
與長輩爭論的那扇門
點上
能止住淚水的旋律
浸入
似乎能躲藏一切的空調
誠如妳所言
是啊 仍然

嘴上
自悲傷轉化為淺笑
地上
橫躺著行李的遺跡
膝上
無法停止激動的顫抖
在頻率上
    再也
      無法
        收訊

我.們.都.還.在.尋.找.存.活.的.往.事
 但.連.聲.音.都.被.燒.壞.的.小.故.事

任 誰都無法準確預測何時誰生誰將死
我的 字跡 將流傳到何時?
任 誰都無法將我的想法藉由親吻烙上那身影
遮掩 逃避 卻無法否認這些曾經
任 誰都無法討好的頑劣份子終日以笑洗面著哭泣
混濁 多餘 不必要的雜訊
任 誰都無法承諾的條款就這樣齊聲簽下去
幫兇 禍首 都是不成熟的彼此
              是啊

當下
我面無表情地退場
乘上 自雲隙竄出的飛馬
眸中
逐漸黯沉的過往
洗去的淚
    終於
      已經
        乾涸

撕去 妳贈與的那幾張小字卡
闔上
這殘破不堪的想法
臉上 似乎是掩飾失眠的副作用
在自身心上 切下 悸動

說.了.再.多.卻.被.時.間.沖.散.的.誤.事
   全.都.無.藥.可.救.又.乏.善.可.陳.的——

任 神都無法準確預測何時誰生誰將死
誰的 字跡 將流傳到此時?
任 神都無法將我的想法藉由親吻烙上那身影
抹去 迴避 卻無法否認這些事實
任 神都無法討好的頑劣份子終日以哭汰換著發笑
清晰 簡短 最清楚的雜訊
任 神都無法承諾的條款就這樣齊聲簽下去
幫兇 禍首 其實只有回想起此事的自己

我 藉此為由持續朝著妳的反方向而行
言語 氣息
似乎都有那麼些熟悉
我 讓妳的微笑密封於醒前止息的夢囈
留存 心中  
全是太過想念的私訊

 

Kutoro Mor  2011_

-------------------------------

半年後的後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