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蟄息
卻撲天蓋地了一整個螢夜

所謂和平
卻絕情反咬了一大口誠意

不安分的月色
逕自掀起了貼滿地表且浮躁的鵝毛
正有如蒲公英的飛行
究竟是要向何處詢求目的地?

我用熱情的日光招攬友誼
卻用刻薄的月光利用友誼

我的葉子
因為在晨曦的白露未晞同時吸收了所謂的菁華
才能在這裡綻放出豔麗的色彩
可我卻用這光譜盡招攬些能夠利用的魁儡

假使魁儡們有了自我意識
是否將會不顧我佈滿一身的突刺
即使犧牲了雙手也會將我揉擰撕碎
將剩餘的殘渣散落在縹緲這虛空之中?

熱血的玫瑰
被強摘

冷血的玫瑰
獨凋謝

只是
我情願被強摘也不願獨凋謝

然而
這只是朵冷血玫瑰的野望罷了

什麼時候才能不傷人呢?

什麼時候浮出的刺才不……


……如此尖銳呢?



夜已深
冷血玫瑰的刺皆敷上了一層淡淡的水氣……
期望所謂的明天到來。


但是
我可以有所期待嗎?


Kutoro Mor  2009_

--------------------------------------
我記得,在剛進大學的時候。
因為觀念與生活習慣跟同學們不同,因此產生了一些摩擦。
我記得就在中秋節前後吧?
我望著天空的明月,突然發現自己的無用。
一回到寢室便打下了這篇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