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段時期開始,歡樂形式的筆法正式絕跡。
因為一帖不當的發言所演變成的人際風暴……
間接造成了這段時期的興起。

我從來也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我會跟班上將近一半的人僵持;
我也從來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我會對人性如此的絕望;
我更是從來都沒想過會有那麼一天,我會冷漠到如此冷血。

一切都是起因於2007/12/19的一次音樂課,當時我所屬的漫研社社員正上台陳述關於海賊王的音樂報告。
可是台下幾乎除了我之外,大家的態度都相當不屑。
一副像是「快看!漫研社的果然都那麼宅!」的嘴臉。
看到這幅景象我心裡感到相當火大。
於是就回家上網發了一帖感想。

因為當時社會上流行著棒x糖和黑x會,但是品質參差不齊,而且內容經常流於空泛。
再加上吳x憲在我猜上策略性羞辱ACG迷的餘波還尚未平息,所以我在文章裡面也牽扯到上述這幾件事。

最後文章論調回歸到「態度」這兩個字。
批評他們的態度不良,不夠尊重ACG迷。

但是因為我忘記發言該有的分寸,只是一昧地進行批判,反到忘了我們ACG迷該有的檢討。
導致班上的棒X糖迷留言反攻,再加上過於激動的學姊跑進來湊熱鬧,讓星星之火在幾天內演變成燎原之火。
情況逐漸開始失控,慢慢演變成人身攻擊,但我卻肖想發個幾帖來緩和一下大家沸騰的情緒。
想當然,因為我的事後處理相當粗糙,引發了另一波海嘯。

到了學校運動會完畢之後情勢整個逆轉,支持我這邊的不再砲聲猛烈,我將那篇引發爭論的文章給隱藏。
另外一邊的則展開了報復行動,將我們這些人的人際關係給徹底封鎖,讓我們被全班完全孤立。

但是我的情緒依然無法平息,反而越想越激動。
就開始用文章當作武器,將抱怨化作文字,用我的方式反抗他們。

以上就是冷戰篇的開始的原因。

文字以犀利為主,並以不同的意象隱喻那些人;而且每篇篇幅都相當長,悲觀與憤怒的情緒強烈。
有所謂的冷詩風的稱號。

下面要介紹的就是以強烈的情緒所主導的前期,也是風格相當強烈的時期。
這段時期圖像詩、音樂詩都接連復興,並且懷念舊有時光的意圖明顯。
因為這段時期的心情一直無法轉換,竟然有整整七個月的時間都在耗在裡面,所以這一個時期可以說是我所有不同階段中最長的一段黑暗期。

以下就是這段時期的作品(2007/12/29~2008/7/27)
------------------------------------

有點毫無意義的存活 

吵了兩週。
毫無共識。
無所謂絕對的,
無所謂正確的。

無所謂和平,
他們不想和平。
充耳不聞?
問題無法被解決...

網誌竟淪為戰場!
隱形人遊戲好玩嗎?
問他們吧?

我還是必須走下去...
繼續做我自己,好像變得困難了些。
沒指名道姓卻自我承認,好像硬要誰低頭似的。

無聊。

成就一段不可能的和平,成就一段不和諧的存活。
比寒流還要無情,比巫婆更加殘酷。

給過機會,卻給硬生生駁回。
路已走到這裡,咱們各走各路吧!

接下來就
進入非理性階段,等著看這事情是如何發展吧?
至少我要先退出戰場!

接下來就交給你們自己解決。

這是我最後一次為此事件回應~


台上的人嫌台下的人不夠尊重自己;
台下的人則認為台上的人說話沒有道理。
我看見,
他們已經經歷過交換角色的過程,
相信他們自己心中已作出關於此事
最後的定奪。




再見。

這是毫無意義的存活。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等於就是宣戰宣言,象徵著影嵐篇正式結束,冷戰篇從此時開始,詳細我已經不想再談了。
------------------------------------------

◈晴賊◈

眼神漂 移
轉眼之 間
霎那 影滅




你感覺不 到
我的氣 息
與 




蒙上眼的你和我
都快忘了 最初的陽光
究竟是為誰而閃亮
還是 
本來就不該發光 或著 從來就沒有陽光
從夢的側面透析它
充滿著一種淡淡憂傷
如果風 遇影
攪和在一起丟 進夜裡

如果你和我 
從不相遇 在盜賊公會前
如果 那時你沒有救我 現在也不可能 如此痛苦
在 夢的深淵找不著你
在 世界盡頭跟丟了你
也許你 只能夠
在影子裡邊
持 續 流浪

如今 我也在 流浪著
尋找著你的背影 和 你所留下的腳 印
你所留下 的事蹟 的蹤影
通通都無法 捉摸
你到底會向哪裡 走
如果沒有風 沒有光 沒方向
那你到底應該要往哪裡 走
透過鏡
透過心
透過天
我看到恐懼的 自己

晨間的 寬 闊 草 原 被 我 踩 著
雜 唏蘇嚕 的 唱 那 首歌
我 相 信 你 就 在 不 遠 的 前 方
反覆思考著 家 的 方向
如果能夠 如果能夠 如果能夠
帶著晴走 帶著你走 帶著夢走
帶著希望 一直向前 走
所以我要
盜走晴天 
盜走感情
盜走眼淚
盜走所有過的曾經

在夢背後 只剩下
一個晴天之賊的 獨白
心中的 太陽光
也漸漸黯淡
漸漸 



Kutoro Mor  2008_
------------------------------------
※這首是音樂詩,有很多地方很明顯是跟著節奏在寫。
------------------------------------

ASH

突然有 一天


發現

自己逃了很久
逃了很遠...
遠到
連我自己
都不記得...
回去的路該要怎麼走了...

這時
我看著我那些稍縱即逝的 腳 印...
心頭

沒來由的浮現出  
無奈...


起地上的一把


我 將

孤 


著 
淚 


埋葬...

不同於葬花的淒美

這裡 頭
究竟有多少顆     心的  石 皮  石卒?
碎 了  又要用誰 的 愛  來   填補?

彈指    天空 藍  了
還是 個 溫煦 的冬 陽
空氣中無解的 難 題
還 是 別去回答吧
風是沒有
感情的
不管怎麼對它 
咆     哮
它終究還是把他帶
走了

我振一振我那 破舊的 披風
迷失在 一個 未知的旅途 的


你撥著 琴
跟隨 你的旋律
哼著
應該說是沙子跑進了眼睛 還是?
流浪的
鬼針草啊 
                  這一切         
                               將會......
如何......

Kutoro Mor  2008_
-------------------------------
※這首是圖像詩,感覺到風沙撲鼻了嗎?
-------------------------------

Brother - 弔愛力克

 請你靜靜聽我說

這不擔擱你幾分鐘

窗戶邊的走 音鋼 琴
彈奏 著 咱 們倆 的 記億

白 雲在蒼穹 飄 呀
小 樹下的鞦 韆
都 跟著落葉 碎了

照 片
裡的的人 都 還笑著臉
到 底 
還能不能 回到還 沒開始之前

走 廊  依 舊  空空地

離 開

關 上 門

回 眸
原來你還在...

Kutoro Mor  2008_ 
--------------------------
※這首詩是因為看了鋼之鍊金術師的電影版後,對於他的配樂相當感動,所以就跟著它的旋律編寫。
前面是間奏,後面收尾(音量減弱)
--------------------------
夜浪 

陸風轉強 海鳥返家
岸邊的 我依然留戀著彩霞

漫天的星光 究竟是為誰點亮
讓流螢皆失色 佔據璀璨光芒

遙 遠的從那古老的彼方
劃 過這人間的孤寂小鎮
不 是祈福也不會帶來詛咒
彗 尾的塵埃燃成幾個破碎的夢

你不應該指引我方向
也不應該在那時自作主張
讓命運多了道疤
接著彼此的淚而揮刀砍下

數不清的散落殘沙
若集若離地相反方向流往
星子都被我們分贓
這一身華麗全都只是假象

任誰都不該摘下它
應放在上頭接受眾人注視目光
攤牌吧 另一端的瘋浪
捲走
這已
淌血太久的 骨


Kutoro Mor  2008_
------------------------------
※我聽了何潤東的黑色翅膀之後寫下的作品。
原本我打算那這首詩去投學校的文學獎的,結果沒中。
------------------------------

陌生

久久未見面的妳和我,竟然在這一次的偶然相會
僅只是兩三句含糊的問候...


真的是變回原來的朋友了?
還是已經變成了另一種關係?


雖然對妳來說,打從一開始就沒感覺到有什麼變化

但是我卻像是被告知對中上一期發票頭獎正好過期無法兌換的
憨仔

那樣 茫然

我們自從校門口的簡短問候之後

變得好像  陌生 人
朝著相反方向
走去











掩面

Kutoro Mor  2008_
-------------------------
※又遇見了那個我喜歡的女孩,可是我在前面就提過她早就已經死會了。
所以我們見面時是用著陌生人的表情在打招呼。
-------------------------

葛羅巴契的密斯堤鐘聲

薄遠
難解
次元崩裂
隱身偷竊 波羅的海的七大原罪

說的愚昧
聽的崩潰
鸚鵡的抄襲剁碎

神威遮掩 上帝的巴掌遭駁回
屋頂的反光還真礙眼
囉嗦的回答 殲滅

給自己的蠱
下自己的藥
將劍反轉刺向自己的肚
讓幾許汽油在空氣中悲頌著

嘴從臉上撕下
變成沉默的人
眼從臉上刮下
變成盲目的人
耳從臉上剪下
變成什麼也聽不進的人

那規則
早已被活埋
那自稱神的存在
已被冠上了兩個經病
別說想解救
連自己都解救不了自己

無法掌握命運的輸家

一種悲哀的假象

窟窿越陷越深
那隻手在洞外呼喊
諸位閣上越退越遠
當作沒看見吧 各位
十字架都被人削斷了四次
地獄的烈鬼正啃蝕

你不是不相信神嗎?
為何又在此時哀求那絕對不真實的存在
你以為享受這葛羅巴契的密斯堤鐘聲
能挽回什麼嗎?

總陷在蜘蛛絲裡的獵物阿
為何如此想當燕尾蝶?
如此渴望沉醉於一段逃不出的幻想呢?

Kutoro Mor  2008_
----------------------------
※我的情緒接近崩潰,這時又傳出九把刀的抄襲事件與政治上的動盪不安。
葛羅巴契是一個自創詞,世上沒有這個地名;而密斯提的意思是mist(霧)的意思。
總而言之,就是在一個虛構地名的飄渺鐘聲裡所感受到的絕望。
耳邊在創作時響起了梁靜茹的燕尾蝶……
----------------------------

微冷

無聊的課堂上
左邊的沙丁魚正啃食蘋果
周圍的人都逃光了
只剩下我還在對抗他們散發出的閃光

因為無心上課
又不想將視線偏向左方

拿出番茄送給我的那本行事曆筆記本
然後執起我的筆 卻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幾段最近看過的影像
慢慢地
放映在我的瞳
霎那間真是感觸良多 我無力的趴下

我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之後,才變成這樣子的?
是不是有什麼關鍵?
有什麼關鍵,讓現在教室裡這個位子上的我走到如此地步?

摯愛與厭惡的事物一一地接近又遠離
某種討人厭的感覺 它 緊緊地咬著我

想到這就全身發抖


微冷的呼吸


照著什麼規則?(這傢伙怎麼那麼愛問規則?)

回憶的潘朵拉盒子 吞噬我

當下的淚感 令人憔悴

熟悉的旋律 輕聲地哼唱著
那些有的沒有的情感

在窗外蒼穹依舊 眼前食物的味道依舊
那些溫度的感覺依舊 所聽到的聲音依舊
不知道該褒還是該貶人性依舊

但是「You」卻變了

浸在淚水裡頭的巧克力
終究還是融化
不敢哭出來的倔強
使我無法做到「流淚」這個動作

心臟的加速躍動 開始震撼我

這季節的風
吹落了代表曾經的Us

黑色的絲線取代紅線
繼續重複的纏繞
再纏繞

一直到...
一直到...
一直到...我們之中的某人窒息為止

模糊記憶中的旋轉音樂盒阿
能不能再放一遍那首讓人懷念的圓舞曲?

雖然這風到頭來
一直微 冷


最後

獨自一人

在空盪的教室裡
抱著這本筆記本 緩慢啜 息

Kutoro Mor  2008_
-------------------------
※情緒已經整個潰堤。好氣、好恨自己的無能、懦弱與過錯。
朋友番茄送我一本行事曆,我原本都沒什麼再用,直到有天我在課堂上放空的時候,我便開始使用它了。
-------------------------
夢囈 指尖的草香 那流失的曾經溫暖 

迎面 溫暖的三月風吹拂著
暗號 糾結不清
不知不覺 又來到這座草原
錯過 上班列車
毫無察覺 時間已經流逝了

零六年夏天的那趟 不真實之旅
如今 只存在於回憶與相片之中

晚上八點鐘的太陽斜射
不可思議的納西黃眼人
神秘的玉龍雪山全貌一覽

迷幻的古城 
游離的紅色燈籠
極盡湛藍的天空
無法置信的寂靜

香格里拉無限延伸的青草原

一切如同無盡美好的伊甸樂園

如今 存在於心中的禁忌的蘋果卻被人給摘了
於是這世界開始龜裂 剝落 掉下碎片 崩塌

回不去了

旅人的淚噎住了舌根
牧羊人純真的歌 斷了
理論上不存在的人影
卻真實的躺在記憶中 那整片熟悉的上帝獻禮

怎麼都
擦不乾
哎呀 難道是草的細渣嗎?

夢囈中的他
在喜悅中無奈的說:

過去的我

有顆完整的心 存在於你我對話與感情之間 

可是在這

我只剩下半顆心 懸掛在無盡蒼穹的摺痕上

貪婪的你
撕開了另一半 吞下

Kutoro Mor  2008_
-------------------------
※我只剩下半顆心,懸掛在無盡蒼穹的褶痕上。
上面那句話我早在半年多前就寫好了,只是我始終找不到地方可以放這句話。
我在創作這首詩之前,懷念起最初的寧靜,在還沒上高中前的香格里拉大草原上躺著。
只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
冒險者的十字路口 

都一樣
每位冒險者都各自奔往
渴望嗎
每一道彩虹底下都藏有寶藏
夠了嗎
你所說的都是不成熟的野望

快點覺醒吧 

祈雨的日子
風吹砂
幾年來 還不都一樣
歸零的淚珠
說什麼
也不該現在就流光

成就絕代風華的花朵
不盡然開出 不思義的夢
在杳然當中的煙濛
迷幻於風中 隨細雨飄落
泛黃的地圖轉個方向
抬頭仰望 星辰的西下
愛個人不需如此迷惑
勇敢奔走 大聲的訴說

這才是真正的Adventure!

Kutoro Mor  2008_ 
------------------------
※這是當初唯一的例外,因為我所說的冷戰篇的風格都沒有在這上面看到。
這是聽了獵人的gi篇主題曲後所寫下的。
------------------------

愛誰,要先經過背叛?

愛誰
要先經過背叛?

根本就毫無預警
你就這樣子地朝我心窩扣下一槍

艷紅飛肆的血
拼死吶喊著"你怎麼可以這樣?"

憤慨地
我用力抓住你的手
你卻如同
接觸到垃圾般不屑地甩開我

驚顫的眸子
在你的重擊後失去理智



倒臥在地上的軀殼啊
在行兇者的一陣尖叫後 砸上凶器

詛咒的言語混著湧出的血 竄出
淚滴在懼與恨間 嘶吼
曾拼死抓你的那隻手
在下意識中 發抖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需要被如此對待?

為什麼要隱瞞我
到了這一刻 才用槍聲這樣
直接了當地 告訴我

我不懂

我生命的消逝
也許對你來說只是弄髒了環境
但對於你的離去
卻是整個世界的消滅

怨恨這該死的天真啊
已沒有下一次的我
用這最後一口氣

反問你

愛誰
要先經過背叛?




答案會是......「你?」


Kutoro Mor  2008_
----------------------------
※到底在講誰?我已經弄不清楚了……因為好像混了很多人……
----------------------------

那個你離開的事實 

當你離開
沉浸在
曖昧帶 的殘影
疾消音 空對白嘎然而止

彩虹那端
晃映在
眼底銀河間 頌...
撫過臉龐那些的微風~


我站在雲的這邊 你站在海的彼端
都一樣 不接受 任何人的請託
不想聽虛假語言 不牽扯惡劣的結
路因而交叉...

在那之後 創造了
同一片天空

我站在紫岸邊緣 你登到山的上面
搓揉出初次的微風

收斂起攻擊語言 隱藏起傷人的劍
改用起真誠的心移走猜忌與眾多疑竇

熱戀奔放的天空 熱淚盈框的感動
融化了雪山的冰滋潤
整個世界
綻放著 你說的那句話
"距離就算只剩下鼻息,心靈深處的悸動也別壓抑"

別說你愛我 不須迎合我
在這溯舊的鐘樓
震盪 升溫 沒落 火煉 攀藤 依舊在...
雖然是這樣說 卻都帶有點諷刺

深吸 淺眠
嚇傻 含淚
那個事實是你已經離去
顫抖 眼眸 淚血 止不住

不得不相信 餘暉
不得不相信 昏滅
不得不相信 光芒
竟都斷線了

不得不相信 我們
不得不相信 緣分
不得不相信 最後

真的都劇終了...

Kutoro Mor  2008_
------------------------------
※四川大地震真的太令人震撼了……
這首詩的背景音樂是採用The truth that you leave(pianoboy)
------------------------------

記憶-就像一瓶海沙  

好個令人害怕的事實
它帶有的鹽分會侵蝕我

並不是故意遺忘
而是無力保住所有的畫面

稍縱即逝的光陰就像演一場夢
當腳步聲就將消失於走廊的那個轉角的時候
誰還會回頭望著我?

我好害怕失去這一切
但心底卻有位小惡魔一直告訴我
忘了這一切會比較好

隨著沙漏因為大意而摔碎的迴音
我聽見了高塔頂端的歌聲
它不是歌姬而是月的精靈
詠頌的是充滿被時間磨練過的智慧

而旅人的輕笛將帶領迷航的旅鼠到什麼地方?

腦神經的斷裂速率加快
很快地
就要進入腦死

懂嗎?

時間就像一瓶在南灣裝的沙
晃動時的感動被人細細的咀嚼
但軟木塞鬆掉之時
這一切卻又像風一般被帶走了...

輕輕搓揉在陽台栽種著的迷迭香
幾許醉香就這樣被散曳至月光中...


請誠實面對自己


你愛這一切嗎?
還是你想忘記這一切呢...


Kutoro Mor  2008_
--------------------------------
※高中畢旅結束後,我在窗檯邊思考人生。
我想忘記這一切嗎?還是不想忘記這一切呢?

本篇作品入選優秀文學網今日推薦文章
--------------------------------

Conspiracy - 陰謀

掙脫 我要掙脫 可否將斑駁血痕掙脫
心 塌陷了一個大洞 血流不是熱的是冰冷的

陰謀 就是陰謀 喜怒哀樂全都是張敷衍的假面
我 一直都假裝瞎了眼 但現在卻被你攻訐


一段不堪回首的憾 用什麼才夠贖回來
你隱形的爪抵在我喉 睜大了瞳 憤怒地嘶吼

你的藉口總有百種 我卻第一眼就先識破
你更加荒唐的笑 是在挑釁我們所守護的問號

假使當初互諒有多好 但那瀝血的心早有定奪
我視網膜上映著的 是無際地 看似海的陰謀

Kutoro Mor  2008_
-------------------------------
※獻給彭同學的一首詩,因為態度事件的緣故,我跟她徹底決裂。
音樂是用同名的【陰謀】來創作。
-------------------------------

從暗戀到失戀全都只是一廂情願

並不算是一種 冷漠
是胡謅? 想太多?
你離開了還說 不痛
還惦著? 真的否?

竟然為了此事而 勞心困惑?
還是說某人一直都 處於懵懂?


默默守候了 甚久
到頭來 換場空
重新審視自己的 懦弱
被逼得 眼兒迷濛

夏日午後的雷雨 震耳欲聾
淚珠轉阿轉的 嘩嘩甩落


愛上你難道犯了個錯?


扉頁就已經誤讀
但我不願認輸
自顧自地倔強 反倒
全盤 皆輸

離不開你的記憶地圖
我的標記未除
海嘯已經捲起
要 怎麼 結束

望著一臉無知的你與眸
我 輕輕 戴上的

叫 
沉默


Kutoro Mor  2008_
--------------------------
※聽了盧廣仲的100種生活之後,我想起了我與那個我之前暗戀的女孩的關係。
那麼我到底該說什麼呢……
--------------------------

冷戰篇的前期幾乎都是這樣的風格,後期就開始反省這一切我的所作所為。
開始反省我自己的過失、與愚昧,
最後選擇除了彭同學以外的所有人我都給予原諒(彭同學因為跟我之間的心結是死的,所以無解)

接下來的冷戰後期就是逐漸意識到反省的過程。
敬請各位期待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