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噢噢!!從這一個時期開始,某魔的創作量突然就這樣爆量增加!
甚至有別於所有之前的風格。
所以我自己稱呼這段時期為:創作密集期!

在創作密集期中還分為前期與後期兩種風格:

前期的風格較為超現實,有種滲入奇幻的感覺,分屬於淬黑篇。
後期的風格則加入較多的實驗性,並嘗試開展更多不同的寫法,分屬於影嵐篇。

其中,前期的經典較多。
某魔自己在挑選自己創作出來比較喜愛的詩的時候,前期也是首選!

這次要介紹的是前期的作品。

時間不長,只有三個月再多一點點而已,卻創作出來了16首詩,而且經典無數,甚至有經典是之後的我難以超越的!

我甚至還有所謂的「高一下障礙」(因為這段時期的某魔正值高一下學期)

以下就是這段時期創作的作品(2007/2/6~2007/5/13)

-------------------------------------

風信子的自言自語

抓住冬天最後的尾巴
穿上華麗的毛皮大衣

我知道
薰風已在敲響我的房門
寒氣也被收藏在玻璃瓶內

我轉頭望著那像極了蒜頭的風信子

打開窗戶  讓春陽穿越
穿越過我疲憊的身軀

閉上雙眼
我聞到不具名的芳香 小提琴的弦音
以及 被烘晒的的快感

隨著立春的到來 麻雀的呢喃
和翩翩的紫蝶
我開始

風信子的自言自語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象徵著我從憂鬱症的陰霾走出來,並且朝向創作的道路愉悅歡迎著。
-------------------------------

紫殤

戰爭之前 妳的世界 只是重複取笑這愚昧世界
戰爭之後 妳的眼淚 也只對這一切匆匆的一瞥

今天之前 我已發現 妳就像暴風雨中的紫斑蝶
努力超越 自我極限 不為了誰散發那紫色香味

真實的世界 是如此陰險 
虛偽的謊言 總讓人陶醉
訣別的誓言 是那麼催淚
還不想後悔 到底為了誰
迎著風後退 抓住那最美的瞬間

那是妳的傷口 妳的心碎 妳我共同點
會是誰在召喚 天空的眼淚
妳用紫殤相連 每個碎片 企圖去挽回
結果卻是反而 被紫霧欺騙
紫色傷口 破碎的夢 
佔領每個
沉 睡 靈 魂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紫殤原本純粹是因為好奇好玩,所以才拿某個朋友的筆名來創作的玩意而已。
沒想到卻受到朋友的熱烈歡迎?
當初的站名「真實の魔爾~虛偽の魔爾」的理念也融入在這首詩裡面了。

原本只是單純地想要描寫一位歷經戰爭浩劫後的女性,不可思議地堅強心理,
可是後來別人卻似乎有不同的解釋(?)
所以我就保留給各位自行解釋的空間囉!
--------------------------------
滅天之翼 

在那之後 我獨自坐在海邊流淚
不因為我毀滅了這個世界
而是因為對風的思念
 
低頭梳著身經百戰的羽毛
雖期待著能再次飛翔 卻也有擋不住的徬徨

那血紅色的月正在怒視著
怒視著這充滿罪惡的靈魂
 
或哭或笑已不是重點
站起身子 展開翅膀
開始在記憶裡翱翔

還給我 那些最美好的的曾經
還給我 那些還純真的夢想
告訴我 為什麼風要讓我失望
為何我 要使用風將世界滅亡
 
觸摸不到真理 找尋不到希望
就只好讓我靜靜的 在海底
用時間
 
遺忘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也是用某個朋友的遊戲角色名稱命名的作品。
這作品的風格傳承自淬黑,並影響到後來的撒旦歎息了六年(詩)

它也讓我在高一的同學間廣受知名度,因為它是我第一次登上桃園青年的作品。
雖然只是在刊頭寫著入選,卻沒有實際刊出來(因為版擠),但是也讓某魔的知名度躍升地更快了。
-----------------------------

浮小曲

經過夜 經過灰 經過大雨的淬鍊
我感覺 妳把淚通通 拋到一邊

教堂邊 最可貴 是妳可愛的笑靨
沒有誰 能發現 妳的堅強世界

早一步把星辰連成紅線
不懼畏
看透了這迷惘的世界

小城裡 傳著快樂的語言
我們聽見 純真氛圍
其實妳 可以再哼多一些 
大樹都能 陷入陶醉

晴天色映著白雲 小狗也睡在巷隅
轉身瞥見妳所要的 全新世界
雲雀高歌飛上屋頂 東風掀起誠實之景
一切都是因妳──輕哼一曲


Kutoro Mor  2007_

-----------------------------
※浮小曲的意思就是輕快的小調,是某位朋友跟我邀求的作品。
因為她是信耶穌的,所以也加入了一些宗教元素。
感覺有春天的氣息XD
-----------------------------

斷訊

關上幼稚的心房
剪斷最後的聯繫
我們
已經十年沒見了吧

再相見
不可能那麼簡單
我曾祈禱
線會再連上
但沒有
手中的線依然沒有回應

每次
都有種感覺
感覺妳就在附近
但是
我無法看見

斷了
真的斷了
像紅色月亮的相遇
那樣擦身而過

元宵

我居然還忘不了你
我在鍵盤間游走
"暮之踅音 人之響語
魑魅魍魎之嘻鬧 月夜燈神之獻禮
火紅的臉 熱情的心
現在...
妳好嗎?"

再會了
線的那一端
因為我要掙脫束縛
找到全新的自我

斷訊
總有一天會再連上吧
真心的希望是如此_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是為了紀念在幼稚園畢業典禮上,向我告白的那名女孩(羞)
介紹就到這裡結束(喂)
-------------------------------
散瞳-真實呼喊加長版

在那之前因為氣憤你就這樣丟下 這家
在那之後原因不明你又出現於我的 城邦
歸來竟然就抹煞我的渺小 願望

衝擊在我淌血的 心上

用力把書通通摔地上對我 咆嘯
被迫承諾四年後就要達到你的 期望
否則就讓我自己在外面 流浪

是不是就真該這樣


經歷一整夜的泛紅框 腦袋漸漸不靈光
莫名無言空悲傷 氣氛早就已經結成了霜
不寒而慄放空狀 燒起來的背脊上
通通 映著你的模樣

摧毀夢想會是你專長

我不想聽你的演講 
可否正面回應這個對話

晨曦遮住了競技場 

請重新
站起來
旅程重新展開
一直散瞳的時代 就該振作而無憾


Kutoro Mor  2007_
-------------------------
這篇之前其實有篇叫做散瞳 的作品,這首詩實際上來說事前作的完整補述版,所以前作就沒有介紹的必要。
這篇的背景是對父親的報怨,因為當時在課業上不符合期望,他揚言要將我趕出去,一氣之下我就寫下了這一篇。
時至今日,我在這首詩裡想表達的怒氣依然沒有消失,因為被重重傷過之後的瘉合是很慢的。
-----------------------------

非關遺忘

在巴別塔之下 太過吵雜
人們各說各話 人情卻像刑場那般空曠

被迫去流浪 海風吹亂惆悵
錯過了家鄉 是非關遺忘
想要說出答案 卻只能閉上嘴巴
紛紛擾擾的對話
找不到伊甸園的方向

走出悲傷 戰勝它
我不想再去流浪
揭開濫觴 放下它
光給我站起的力量

想要變得更堅強
我不迷惘
然後擦乾淚光
轉身
再出發

Kutoro Mor  2007_
------------------------------
※聽到逆光,所以想寫這首。
------------------------------
夜鷹旅館

在今晚
流浪的旅人停下了腳步
省視著昨日之前的作為
荒唐至極了
然後他
準備休息
夜鷹也飛了


Kutoro Mor  2007_
-----------------------------
※某魔創作出來最短的詩,想起昨日總總,眼皮也沉了。
-----------------------------

音符咖啡香

月光
灑落門窗
風中頌著  過往美好

咖啡香在繞  喚醒沉睡道
我不知所措的 勾勒曾經擁有懷抱
落日的風景依舊  在日記裡
大聲的問好

莫名的狂笑  驕傲了一秒
把書本也闔上
休止符 也都已經知道
獨自在影嵐中對天空  做暗號

多苦多遠聞不到
自大的心靈在嗤笑
圓舞曲也辦不到
夜的精靈都厭倦留下記號

颯颯竹林輪迴道
冷冽長笛在狼嗥
走音鋼琴激起羽毛
月光早已當空照

月光
灑落門窗
有了你  夜不再喧鬧


Kutoro Mor  2007_
--------------------------------------
※這首詩原先是聽著咖啡館的配樂隨手寫下的,後來想到姊姊也要在最近回家,所以就把這首詩送給她。
本詩創下了兩個紀錄!
第一個是在優秀文學網上瀏覽次數高達400多將近500人次的點閱!
第二個是在李威的官方論壇有人放上了這篇作品!

我之後又再投稿的時候,因為是跟著其他作品一起投的,所以其他作品都被評審糾正,
唯有此篇作品沒有任何糾正!

這首詩是我自己最喜歡的經典傑作!通常別人想了解我的時候,我都會跟他分享這篇作品。
可以說是我這三年來的代表作也不為過!
--------------------------------------

真實的自我 虛偽的自我 

是否!?
我總是無知、愚昧?

是否!?
我總是詞藻空洞、語彙貧瘠?

是否!?
我的反駁總是積弱不振?

是否!?
我的態度就是不離散慢與放蕩!?

雖然
我總是打出些看似充滿意義的文章、哼出輕鬆悅耳的小曲

卻是個早已毫無任何靈感的殘渣

看著鏡子
頹廢的穿著
再頂著一叢不知多久前曾疏理過的亂髮

搞不好
我就是辭窮

"為賦新詞強說愁"
說著
不知何來的故事
打著
莫名奇妙的詩句
哼著
別人早已聽膩的曲調

也許
這一切不該發生
但我無法阻止

也許
明天不會遺憾
但我還不覺醒



就遺忘吧!
到涯之更遠;
就放逐吧!
到天之彼方。

不痛哭
不大笑
也許有一天我會停止創作
但是
我還是會說

我就是我 不同於任何意義  真實或虛偽 一切盡在不言中


Kutoro Mor  2007_
---------------------------------------
※因為作品量突然在短時間內暴增,也引來了許多異樣的注目。
這時候會開始倦勤,開始問內心中的自己:什麼才是我想要的?
這篇有回應紫殤的感覺。(個人覺得)
---------------------------------------

闇光

陌生的問候 模糊的笑容
說什麼 承諾
如果夢 可以再重頭

多少的傷痛 紊亂的詛咒
為什麼 失控
這熟悉 這種熟悉身影

如今你想照那影 卻又害怕去驅除
那也只好 那也只好向前 追逐

抓住影的存在
停下沉重腳步 大哭起來
度過背叛的時代 臣服於一個全新的呼喚 你回盼

抓住影的存在
能否首度飛躍 黑色深海
不要忘了你勇敢 黑暗也會展現光芒出來
那就 抓住影的存在

如今你想照那影 卻又害怕去驅除
那也只好 用闇光

開啟旅途


Kutoro Mor  2007_
------------------------------------
※壓力解放了,人也開始落淚了。
原本是想獻給某位朋友,因為這是用它的角色名稱起的標題,可是後來的意義又感覺不一樣了。
------------------------------------

滅星

詭譎色的夢 諸神已走向黃昏的哀愁
戰袍早已都撕裂 徒想起不堪的過去
戰鬥到底有什麼意義 殘酷地
那最初的約定 如今不知道在哪裡 
連暴風也止息

幻滅的星空 天在哭泣中
已遺忘了笑容 曾回憶起
那最初的問候 是多麼地誠實與感動
幻滅的星空 淚混著血滴落
是最沉痛決擇 暴風又起
結束變得更遙遠

詭譎色天空 紅極光穿過北歐的上空
誰在月光下喘息 爬滿傷痕般的疼痛
戰役到底何時能平息 蕭瑟地
廢墟崩壞不暫停 恐懼就突然的來襲 又抹煞了和平

我在做夢?
奧丁寄出戰帖 洛基誓言不後退
天神間的混戰 為了什麼牽扯人類
停損點在何方 還看不到一道曙光
詐欺加上背叛 是 最真實的惡夢

我在做夢?我逃不出夢...


Kutoro Mor  2007_
----------------------------------
※又落淚了,因為給自己的期待太多,但得到的卻很少。
這篇也是上篇的朋友的朋友角色,其實這個角色的帳號是我的,但是我開放給他玩。
有天我自己上去登錄看看那個我從未玩過的角色,有感而發就這樣寫下了。
---------------------------------
撒旦嘆息了六年

誰走進了我 心中的那道禁忌門
反覆唱著歌 彷彿全都不在乎
我把發條轉回到 它最初給我的樣子
抱起床頭的布偶 再次投入已迷茫的幸福

回到故事的源頭 記憶全都浮現了
可怕的噩夢 卻早已不復存在於這
那心頭的傷痕 是否都已復原了
我說這不可能 因為他們 通通傷我好深

我遺失的 是我的靈魂
我變質的 我的純真
我強慾的 是那些快樂 現在好想 再咬一口
淚早已都流光了 這事也都放下了
當年犯下的錯 絕不能從頭 要勇敢接受

走過了...

對我說著 你曾經幻想的夢
我也笑著 說我通通都懂
在那之後 我們都早已知 撒旦依舊 嘆息六年
我們在雨中放歌 歌頌我們曾經墮落
接續走出傷痛 最終解放自由 變得坦白許多

還記得...

打開門 滲出光
那就是我 新希望所在的地方
在風中 我獨白
哼著歌
終止了...

Kutoro Mor  2007_
--------------------------
※我的回憶錄終於打完了,我為了慶祝它終於即將完成,所以寫了這首合乎情境的詩。
謝謝那段時期陪我一起走過的朋友。
--------------------------

銀杏樹下的約定(07版) 

那彼岸 我站在河的另一畔 回想那曾是家鄉 可惜一切早已變了模樣
那段愛 如同行雲喚不來 古道毀壞且感概 銀杏依舊泛黃的記載

一朵花 傳來誰製造的芳香 風中是誰在歌唱 古老言語讓我無法回答
一句話 影響了多少個他 竹林灑脫的說謊 讓我沒辦法再遇見他

在世界盡頭 有個人在那邊痛哭
才漸漸省悟 原來只有時間 擁有 讓人走出傷痛的問候

吻別的時候是多麼美 記憶中笑容總那麼甜
經歷過多少夜 唇印似乎還在臉上面
牽手步向前 緊握著說再見
似乎依舊很懷念 卻怎樣也都喚不回

Kutoro Mor  2007_
--------------------------------
※新的小說又要開始了,我為了慶祝即將到來的全新小說而創作了這首詩。
當時血戰的片尾曲很感動我,所以我照著它的曲調改編成這首詩。
因為有很多人都用這個標題命名詩,所以我特別標示是07年版的。
--------------------------------

空之領域

心靈空虛
擁有那鑰匙的人已遠去
我還剩下什麼?

落日之秋
我的影子在蔓延 
在哀嚎著
是誰的心?

利牙染血
誰會是下個受害者?

暗殺者與牧師的對話 
就像是十字架爬滿藍玫瑰的傳說
如此不真實
如此遙遠

但是卻確實存在著


殘月孤風
迷你的河流蜿蜒著
走不遠
就別喊累

想走?
就盡快離去

沒人能預測自己的決定
是對 還是錯

沒路了?
請你仰望著天空
請你鳥瞰著大海

空之領域
沒有一定的絕對
所以
就請展開你的亮羽
離開我
你將會發現
我說過的

湛藍的天空 遼闊的大海


Kutoro Mor  2007_
-------------------------
※這首詩是淬黑篇最後一首,當中的前四段與之後的那句,
是我跟某位朋友在及時通上的對話內容,因為有感而發,所以我選擇將它補完。
當時的留言板我將它命名為「湛藍的天空~遼闊的大海」
也是這個原因呀!
-------------------------

這段時期之後,我也了解到詩的用途不只是自己寫來好玩的而已,而是有更多的用途及意義。
可以拿來交誼、證明能力、以及鍛鍊想像力。
後來因為影嵐系列開始連載了,所以沒心思在那麼仔細去琢磨詩,
所以就開始實驗各種不同的寫法,並找尋不用那麼鑽研的寫法怎嚜寫。

接下來的介紹也要大家敬請期待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