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地
那鐘聲再度響起
陌生地
某種竊笑似乎不會停
風場轉換 南向而來又依北風歸乘去
咀嚼失落 鑽進書頁埋葬自己

濃郁 味蕾咖啡香在挑逗
迷醉 蛋糕洋溢著香檳
末班車次
減少到只剩下站裡最後那一駛
無心搭乘
卻依然開啟這趟孤單騁馳

如果有一天 能再次遇見你
你將會如何避開我?
如果還有那麼一天 白晝化為永恆的黑夜
你會將月喻為何人?

終究
執迷不悟的等
於是 嘈雜也絲毫不怕生
淚聚成詩 用罄墨水寫滿一整面堅持
已經太遲
執筆無法寫出扣人心弦的詞

我們
曾說好要一起度過 那些風花雪月的季節
事到如今 只能將那太美的白月當做 紀 念
我沒說的
是那年火樹銀花下的手溫是否還值得我們去 相 信

深夜昏暗
最漆黑的布幔懸上了銀白色之月
對比強烈 卻映襯了盈缺的瑰麗......

Kutoro Mor  2009_

----------------------------
※為了搭配黑月而寫出的白月。
也是拼命聽五月天的突然好想妳。

哈哈!寫到最後感覺乾掉……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