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森林靜謐著,四竄的流螢緩慢地無聲飄動。一棟兩層樓的小木屋,恰好坐落在七棵大樹之間的空地上,柔和色的燈光從它的窗子內透出,透出的是個晃動的人影。

  這位下盤微凸的中年人,不疾不徐的將火爐上的茶壺提起朝著小圓桌靠近,在坐下之後便撐著頭空望著窗外深邃的星空。
  「人生啊……哀……」他把茶倒出七分滿,用另一隻手將茶杯拿起來晃了又晃。
  「還呆站在門口幹嘛?在等長輩幫你開門是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沒有禮貌!哀~」

  中年男子正後方的的「歪」了一聲,就這樣敞了開來。

  「失禮了!不過大叔你竟然能夠察覺出我的存在與年紀,這也就表示您一定不是位平凡人物對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大叔您的名字是否就叫做『恩薩羅基˙坎恩』--津爾基聯隊的資深大老?」

  這位年輕巫師的黑髮及肩,一襲標準的巫師長袍在他身後飄揚著。

  「竟然有膽直呼本人的本名,再加上你剛剛所講的那一番話,想必你也不是一位平凡人物嗄?」
  「不,是您太抬舉我了!晚輩只不過是一介小卒罷了。」
  「那你究竟是誰嗄?」
  「晚輩的身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索奇˙馬克拉』這個人的下落嗎?」
  「年輕人~在問問題之前報上自己的名字是一種禮貌,你懂不懂啊?嗄!快報上你的名字與所屬的聯隊單位嗄!」
  「你早就知道了我是聯隊的成員是嗎?」
  「還用說嗄?從你說話的口氣,大約就可以推斷出你這個人應該是我們聯隊的人沒錯。」
  「哈~真是一位非常資深的大老啊──那你知道索奇……」
  「先報上你的名字與所屬單位!」坎恩很用力地瞪了一下眼前的這位年輕人。

  這位年輕巫師先是大力地放掉一口氣,然後又用力的深吸一口氣,才終於開口。

  「我名叫赤羽夏崎,所屬於東方分部默里耶˙柯洛奇執行委員的秘書處--這樣總行了吧?」
  「雖然……我對柯洛奇沒什麼印象,但是也夠了。你剛剛要問什麼嗄?」
  
  坎恩再喝了一口茶。

  「請問──『索奇˙馬克拉』究竟身在何方?」
  「死了。」
  「你敢確定?」
  「沒錯。」
  「你怎麼能確定?又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已經死了!」
  『但是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還活著!』坎恩用力的擊桌說道。
  「怎麼?難道我有哪裡說錯嗄?」他瞪著夏崎質問著說。

  夏崎搔了搔頭,轉換成三七步後說道:「可以看的出來……你在說謊!!快說,馬克拉現在在哪裡?」

  磅!!很沉重的一聲。

  當夏崎再次張開雙眼的同時,一張扭曲的臉、與龐大的身軀將他壓制在牆上,一雙粗寬的雙手正很狠地掐在他的脖子上。
  「……啊……原來這就是資深啊……」
  
「閉嘴!你懂什麼啊你?我跟索奇可是交情多年的老友嗄!我說死了就是死了!他的確是死了嗄!」
  「……交情多年?我不懂……你是指你們一起作亂的那兩年嗎?……」
  「你!……」
  「……那現在是答案被我猜中之後的內心動搖嗎?……」
  「你──有──什──麼──目──的──?」

  夏崎虛弱的朝坎恩看去。

  「報仇。」

  這畫面停格了好幾秒之後,才又被重新啟動。坎恩用力的將夏崎從牆壁上甩了下來,摔下來的夏崎開始低著頭尋找自己的平衡感。

  「如果你是指那十五快十六年前的戰爭的話,恕我無法認同!」
  「才不是……」
  「哪你是要為哪件事報仇嗄?」坎恩緩慢的朝自己原來的座位步去。
  「三年前……」
  「啊?」

  夏崎重新站起了身體,對著坎恩面無表情地說著。

  「我的好朋友,就在三年前的克洛亞魔法大賽的比賽中,死於非命。」
  「嗄……難道就是那場大賽……」
  「我知道兇手就是……」

  夏崎露出極端厭惡的表情。

  
「索奇˙馬克拉!!」

  手中的茶杯被坎恩自己給弄倒了,他卻好像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似的,依舊呆望著夏崎。

  「你既然如此厭惡索奇,那為何還要加入他一手創立的津爾基聯隊嗄?」

  這時夏崎已走向門把。

  「為了要更容易找出索奇˙馬克拉的下落,我不惜加入你們這個墮落的組織,一切只為復仇。難道這樣做不行嗎?」
  「你這小子……居然……」
  「既然無法從你這邊得到任何有用的訊息的話,那就不打擾了……」

  「慢著嗄!」坎恩對著門口的人影喊著。

  夏崎微微地回頭聽著。

  「那男孩之前的行蹤是在哪裡的確是無法得知,但是目前幾乎已經掌握到的行蹤,確定是正往克洛亞的路上……」
  「是嘛……」
 
  在簡短的回答之後門就被關上,小木屋內又再度回歸無聲的狀態。
  坎恩緊張的情緒終於在此刻得到釋放,接著就靠在搖椅上碎碎念了起來。

  「果……果然……真的就是那名男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度朝著窗外的星空望去,他瞇起了眼。

  「赤羽夏崎是吧……真是有意思……近期內一定會鬧出什麼大事來吧?哈……」



  森林裡像鬼魂似的人影,伸手仰眺著月光,默默的暗惦著。

  「小狄……很快就可以找到那個殺害你的兇手了,請你再等我一下。」

  最後這森林還是像若無其事一般,過了個安詳的夜,然後靜靜等候著晨曦的到來。



  當太陽才快要升起的時候,就有四個人聚在克洛亞魔法學院的大門口。

  「路上要小心喔!洛米大哥!」小唯眉頭緊縮著,一臉不安地看著洛米。
  「我們已經說好要一起去找我哥哥的喔!約定好的事你絕對不可以忘記!我們打勾勾!」

  洛米看著小唯伸出眼前左手的小指,作勢要和他打勾約定。他笑了笑,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小指。

  「好~我們約定好了!打˙勾˙勾這樣可以放心了吧?」
  「嗯!」

  洛米轉向小史,很無奈的拋出一個笑容。

  「我託付給你的任務要牢記好喔~嗯?」
  「喔……好的……我盡量……那……再見……」
  「嗯~謝謝。」

  洛米再望著小史後方的辛克迪,便改用一臉不屑的表情瞥著他,並將雙手架在胸前。

  「你嘛……就不用了!」
  「呵~既然知道的話就快給我滾吧!一路平安吶!」
  「嗯──那大家──」

  洛米倒著走出大門。

  「就再見啦!」



  「洛米大哥託付給你什麼任務?」小唯用她那閃亮的大眼看著小史。
  「啊?這……這……這你不用知道……」
  「啊?什麼?竟然有你們兩個才知道的秘密?這不公平啦!對吧老人?」
  「小唯小姐……我已經記住你了……」

  辛克迪的眼神閃著光,一邊露出變態的笑容一邊在書架上尋找書籍。

  「咦?記住我?我們不是本來就認識嗎?怪怪~」小唯疑惑地將一隻手扶在臉上。
  「呃……你這死丫頭!我才不管洛米和小史之間的秘密到底怎樣,重點是你那兩個後來加上的字眼,我可是比較在意的說!……有了!」他抽出一本書將它拋向身後用書本堆成的小山。
  「老人是嗎?」
  「就是!!」這時辛克迪又抽出一本書。
  「難道你不是嗎?那不然你就直接告訴我們你幾歲嘛!」
  「永遠青春的十八歲。」

  一個非常誇張的燦爛微笑在書架下方的兩人眼前發散出。

  「屁。」

  「……那你們是要我怎樣嘛!」
  「辛克迪呀~就誠實面對自己的年齡吧!老並不是你的錯啊!」
  「你怎麼越講越讓人不悅呢?小心會有報應喔~」辛克迪從梯子上爬了下來,似乎不會抽筋一樣的繼續微笑。
  「什麼報應?我才不信那一套哩!哼!」
  「話說從頭……我們來到圖書館的目的是什麼啊?」小史顧了一下四周空曠的走道與高聳的書架群。
  「來幫你們找備考資料啊!」
  「備考?」小唯插著腰,看著辛克迪把地上的小山一堆一堆的丟進手推車裡。
  「難道說?!」小史指著推車裡的書叫著。

  「來~這就是你們的現世報──九年份備考資料~請笑納!」

  「什麼啊?你這老人為什麼要我們收下這些書?」
  「欸欸!小唯……」小史拍著小唯的肩說道。
  「幹麻?」
  「如果我想的沒錯的話,我們可能將會面臨一個類似考試的程序,才能夠就讀克洛亞;所以那些書可能就是我們準備『考試』需要用到的資料!」
  「哈!小史沒想到你一猜就中!的確~你們如果想通過高中部入學考,就必須把高中部以前所有的課程都先學會才有可能,所以……嘿嘿!」

  辛克迪用一個滑稽的方式,用手指向推車上的小山。

  「好好用功吧~距離入學考你們只剩下最後最後那可憐的一個禮拜而已囉!加油啦~」


  
  「小唯……去幫我開一下門……」
  「好的……」

  小唯將一間空的研讀室的門奮力推開,好讓小史與手推車能夠進的去。

  「呼~這真是~」小史看了書堆一眼,然後就無力的抱著頭道。
  「絕望阿!我對這堆書已經絕望啦!阿阿阿阿……」他倒臥在沙發上哀嚎著。
  「沒想到這個老人心機可真重!叫他運用校長的特權好讓我們通過入學考,居然也不肯!這下子到底是要怎樣啦~~阿阿~阿~」
  「沒輒了……只好先將這堆書作分類了吧,這樣還比較有可能唸得完說。」
  「也只好先這樣了……天哪……這些要唸幾年才唸得完啊阿阿~阿~」

  「你們還在這邊嘀咕什麼勁啊?還不快開始唸書~距離一個禮拜的期限你們只剩下不到七天啦!不要偷懶!到時後如果考不上的話就要你們付出代價~嘿嘿~」

  辛克迪突然現身在這個房間的正中央,讓小史和小唯都嚇得倒抽三口氣。

  「你是現在演驚悚片是不是啊?不要隨便的出現在人家眼前!你會嚇死很多人啦!」小唯拿起掃把就往辛克迪上揮去。
  「哎呀!技術還差洛米一點唷!」他笑著輕鬆閃過小唯的攻擊,讓掃把只擊中地板。

  『快點給我滾啦!!!』又氣又悲的兩個苦難者終於發出了怒吼。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