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旅客,本班列車即將於五分鐘後到達拓野巴勒米亞,請有意下車的旅客開始準備下車。」

  小史從坐鋪上坐起,把墊在枕頭底下的書抽了出來。

  「嗯……洛米。」他用書頂了一下正在收拾東西的洛米,洛米轉過頭看了一下。
  「啊?噢!」
  「昨天看完忘記還你。」說完小史也開始收拾起東西。
  「哈!沒關係啦!」洛米回過身整理背包。

  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用力的拉開。

  「哎呀!就要到那個拓野巴什麼東西的地方啦!你們兩個快點準備收……耶?你們已經在收囉?」
  「是阿,剛才就已經聽到廣播了;不談這個,小唯妳好像還沒收唷?」
  「那個啊……洛米大哥會幫我收厚?」小唯用那副楚楚可憐的眼神望著洛米。

  「我‧不‧要。」

  「好嘛~洛米大哥~」
  「嗯哼,洛米大哥相信小唯是個獨立自主的乖女孩,乖女孩應該會自己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而不是一個懶惰的糟糕女孩才對。」
  「吼~真是的!不幫就不幫嘛!@#$%︿&*()……」一旁的小史只好在小唯的碎碎唸聲中尷尬的傻笑。

  「對了,辛克迪呢?」小史問說。
  「啊?他喔?剛剛我看到他在上面的樣子。」
  「小史,可以派你到上面叫辛克迪下來嗎?否則等一下可能會來不及的樣子。最好就先帶著行李走吧!」
  「噢!我這就去。」小史說完便立刻拖著行李離開房間。



  「……我希望能在等一下我們到達的時候,派幾輛車來可以嗎?……啊那獨角獸可以代替吧?……又不行啊?那你要我們怎樣?……不是阿~我們當中有人可能會走到昏倒耶!……要不然你自己來走這一段看看!
  小史偷瞄到辛克迪正在對著顆紅色的石頭咆嘯,他走近一點發現,那顆紅色寶石微微的發出了一點聲音。

  
「……好好……請冷靜一點辛克迪……」

  「你叫我怎麼冷靜?趕快給我擠出個辦法來!

  「……你不介意我帶我的狼過去吧……」

  「你能保證牠們在乘載乘客的時候不抓狂嗎?」

  
「……這……我盡量想辦法好不好?大不了,我也一起過去總行了吧?……」

  「好!這是你說的喔!等一下可要快點過來!」

  「……那待會兒再連絡……

  寶石彈指間失去了光芒,接著被辛克迪收進左邊的口袋裡。

  「嗯?」

  他眼神一轉,猙獰的往小史這個方向瀏覽。

  「……嗯……辛克迪,洛米叫你要下來收東西了;還有啊,那顆發光的寶石是什麼?」
  「呼~是小史啊!嚇了我一跳。」收起了凶狠的臉孔,重新換上那張千年笑臉面具。

  他拍拍左側褲子的口袋,搖擺著身體說:

  「這阿,這是『通訊石』,用途跟你所看到的一樣,『就是拿來互相連絡,跟你那個世界的手機是差不多一樣的用途』;還有,不用麻煩再叫我下去了,讓我自己來!」

  他揮揮左手,對著摟梯的方向念著咒語。

  「洛可摩特妮絲˙佩托杰吉尼克~波可里契˙行李。」

  不出十秒左右,他的行李從樓梯的下面飛了上來,正好被他接在手中。

  「OK!快下去吧!」
  「噢……」
  
  下了樓之後,他們擠過無數個同樣也準備的旅客,勉勉強強的才讓身體和行李都擺脫車門的束縛,並且很快的在大型看板底下發現洛米和小史。
  那看板,噢不!應該叫時刻板才對。在小史抬頭往上看的同時,石板上的文字與數字正快速的變動著,直至拼出「13:55準點,歡迎光臨賢者之都--拓野巴勒米亞」才停止變動。

  跟隨著人群魚貫地步出車站,第一眼的驚嘆,就是那聳立在站前圓環的一根巨型石柱;表面皆被符文所覆蓋,是一種就算洛米在你身上下了咒語也看不懂的文字,它的頂端站立著一尊閃亮亮的長鬚老人銅像,老人雙手背在腰後,似乎很憂鬱地望向西南方的天空。

  在小史正為此打算好好欣賞這根石柱的同時,人群裡突然出現了一陣騷動,辛克迪對著尖叫聲的方向舉起了手,並且大聲叫喊著:

  「唷!在這裡!」

  小史差點沒看走眼!在人群中衝出一道快速移動的黑影,而且不只有一道而是七道!其中最先出衝來的那一個朝著小史而來,小史承受不住衝擊力到,一個重心不穩就被壓倒在地上。

  「啊--這什麼鬼啊?」在張開眼的瞬間他愣住了。
  「為什麼會有狼啊!!
  一個粗獷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在幾個腳步聲後出現。
  「裘薩斯!你膽敢再做出如此失禮的事!小心我把你關起來!快!給我退下!

  狼先是先是舔了幾下小史的臉,再繞到那個刀疤男的背後。

  「呿!利亞傑,你的狼還是失控了呀!」辛克迪將手交插在胸前,對著那個男人嘲諷著。
  「你又不是不知道,牠們當中最難管教的就是裘薩斯嘛!這我有什麼辦法呢?」
  「不要推卸責任~好啦!先別管你的狼了,趁趕快載我們走吧!不然等會兒又要出亂子了!」
  「不是有你在都很安全嗎……哎呀!白虎之子啊!幸會幸會……妳好啊!小姑娘,呵呵……喔!洛米!一年多不見囉!怎樣?有遇到什麼趣事嗎?」
  「遇到的趣事可多了!容我向你們介紹一下,關於這位是利亞傑大叔--愛薩克之盟的調度指派長,關於成員下落的事問他就對了。」洛米有點無奈的向小史和小唯介紹這位邋遢、臉上又有兩道疤痕的大叔。

  而這位大叔搔了騷頭髮,把灰色的瀏海弄得更亂了。

  「叔叔是狼人嗎?不然怎麼會帶著一大匹狼?」小唯撥開左邊的頭髮說道。
  「不不!我其實只是個半獸罷了!我沒有那麼威!」

  利亞傑一邊難為情的笑著,一邊玩弄著身旁那隻狼的頭。

  「半獸?那是什麼?」

  小史在辛克迪的協助之下,將行李綁在一頭狼的背上。

  「可以在任何時間、不用唸任何咒語的情況之下,變身成某種動物者,就被叫作半獸;相反地,比較少或需要特殊方法才能變身的就不算半獸。至於狼人嘛~必須要在滿月的的時候才能變身,而且還是在非自願的情況之下。說實在的,狼人還蠻悲哀的。」

  利亞傑輕輕撫摸著另一隻狼的背,他的撫摸軟化了狼那凶惡的眼神;現在竟然就像是大型的玩偶似的,倒臥在利亞傑的懷中。真的親眼看到這一幕,還是令小史有點不敢置信。

  「牠們是都也是半獸嗎?」小史撇頭看著這裡所有圍繞在四周的狼。
  「哈哈!這裡只有我是半獸啦!牠們只不過是我小時後的玩伴罷了!」

  利亞傑站起身,開始為幾隻狼裝上鞍座。

  「玩……玩伴?」在說的同時,小唯不小心撞到右手邊的一頭狼。

  被撞到的那頭狼憤而一吼,卻馬上就被利亞傑給制止下來。

  「啊--那現在是不是應該要出發啦?」利亞傑的手臂一舉,所有的狼便同時站起。
  「這該怎麼上去啊?大叔」小唯還沒上到鞍座上,就失足跌了下來。
  「痛死我了……」掉下來的她按著自己的右肩,一臉不悅地瞪著害她摔下來的那頭狼。
  「讓我來幫妳的忙,來!卡卓!給我坐下!」經過利亞傑的叱喝後,巨狼不加思索的迅速趴下,而且趴下的牠竟然在望著小唯。
  「哦……多謝。」

  雖然她順利的坐上那頭巨狼,但是在她心裡依然不信任這頭狼的這個想法,依然浮現在她的臉上。
  利亞傑將兩根手指伸進嘴哩,用力的吹出口哨。

  「準備!目標克洛亞……旁……

  說完,牠便轉過頭來悻悻然地望著小史他們。

  「要抓好啊各位!稍待一會兒可能會『有點快』,請把腰際上的安全帶再檢查一遍!緊接著……」他把頭給轉回去。
  「欸?」小史睜大著眼,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景象。

  就在下一秒鐘,身材魁梧的大叔不見了,取代那個位置的是一頭臉上有兩道明顯刀疤的巨狼。

  「出發!」這熟悉的聲音來自於這頭灰狼的嘴。

  關於接下來的情形,小史只記得面前突然刮起了一陣強大的疾風,兩側的風景快速地通過視野的邊界,他無法睜開雙眼,灰塵用力的打在他的臉上,光線則是在他眼前快速跳動。
  霎那間,只聽的到自己的心跳聲和不知道哪頭狼發出的喘息聲;時間凍結在這一秒,小史的腦袋裡只剩下一片空白。



  「為什麼我們要大老遠的從塔里班,一路坐車到皮彭的阿里加德涅?」

  一個藍髮的年輕人很不滿地從車廂跳了出來。

  「就別抱怨了嘛~執行長難得親自去當臥底,為了在這一段時間內繼續維持聯隊的正常運作,就非得要找出一個適當的臨時代理啊!」

  「那為什麼要選那個叫赤羽的?明明他眼前就有一個非常適合的人選啊!」

  『誰?』布蘭登與蘿絲科娃同時對他發出疑問。

  「我啊!藍鑽石˙托利夫斯基!最有資格勝任的應該是我才對啊!我跟初代執行長--索奇˙馬克拉擁有同樣的理念,真不曉得為什麼要讓位給一個名字聽都沒聽過的人?」

  「我說你啊!時代不同啦!我們現在的聯隊宗旨已經改為如何協助人類提升地位了。仇恨並不能帶來什麼改變,只會製造更多仇恨出來罷了!」蘿絲科娃若無其事的將車票交了出去。
  「那是現任執行長的主張好嗎!我早就看不下去了!除了神明、精靈之外,其他的種族都是卑劣的存在!只要威脅到我們人類生存的都不應該活在這世界上才對!」

  藍鑽石根本就沒瞄準站務人員,只是隨便地把車票丟向他,而隨後的布蘭登則是用手重重的壓在集票桌上。

  「這會引發戰爭吧?我看老哥你呀~只是對費卡恩提出這個案子--叫我們小隊跑這趟任務,而在發牢騷吧?」布蘭登無力的說著。
  「都有啦!只是一想到費卡恩那副嘴臉,我就更有得氣!你看他在送我們離開塔里班的態度!還有他那猥褻的笑容……」

  布蘭登開始無奈的搖起頭來。

  「……還跟執行長說一些根本從來沒發生過的事!真是太不要臉!……對了!蘿絲科娃。阿里加德涅的聯隊總部在哪個方向啊?」
  「正好就在皮彭皇家騎士學院的後面。看!就在那邊」

  蘿絲科娃用手指著不遠處有一定高度的山。

  「你應該不會要我們爬上去吧……」藍鑽石困窘的望著她。
  「大姊當然不會真的傻到像個笨蛋一樣爬上去吧~一定是用瞬移術飛~過去啦!保存體力可是很基本的常識說!」

  布蘭登拍著藍鑽石的肩膀,充滿自信的望著蘿絲科娃,但是臉卻瞬間垮了下來。
  
  「你說什麼?你們這些豬腦袋給我跪下!我就是要像個笨蛋一樣爬上去怎樣?連這點苦都吃不下!還敢在我面前站著!你們這些沒用的男人。不!你們是該死的廢材!

  她惱怒地將隱藏起來的魔杖現影,並且指著他們兩個男的。

  『是!是!我們照爬就是了!大姊請息怒!!』他們兩個同時舉起雙手以示請求原諒。
  「好的!讓你們有自知之明就夠了!還有一點,我累了。考慮到布蘭登背著很多重物,所以就決定由你來背我了。不准有怨言!

  他們兩個互相乾瞪眼了一下,接著很有默契的同時掩面嘆了一口氣。

  「嘆什麼氣啊?」



  「喂!小史!起床啦!」小唯在他耳邊說著。
  「啊?我們現在在哪裡?」

  小史從一團狼毛中爬起,恍惚的從巨狼的背上跳下,利亞傑也已經恢復人形了。

  「這裡是克洛亞附近的愛盟總部。」辛克迪很得意的笑著說。
  「啊~是啊,已經快兩年沒回來了。」洛米伸起懶腰著說。

  眼前是個很特別的建築,事實上它是整個在樹幹裡所造出的高塔,這棵樹高的嚇人,完全不知道樹冠在哪裡。四邊皆是幽靜的森林,搭配著在林間漫步的陽光。

  「進去吧!門已經打開了!」接著利亞傑在入門前轉過頭來,朝著還在對這景象神遊的小史喊道:
  「怎麼著?還不趕快進來?」

待續...     Kutoro Mor  2008_

-----------------咒語解析-----------------

洛可摩特妮絲˙佩托杰吉尼克 Lokomotornith Prtljažnik:收拾咒,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收拾物品的法術。
波可里契 Pokliči:召前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