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還是很珍藏這本書。
  
  起初,爸媽單純地認為哥哥只是離家出走,直到我跟他們提起紙條的事,他們才慌張的報警。轉眼間,我也都十四歲了,卻還是忘不了那天在房間裡低頭站著的人影,每天都想吶喊:

  哥!你到底去哪裡了?
  
  爸爸越來越糜爛,最後終於被公司降級為清掃工。由於一個公司高層主管被降級為清掃工的這個劇變,更讓他放縱自己,每天不是吵著要酒喝就是跟我對嗆;媽媽絲毫不敢吭聲地,努力維持原來這個家的感覺,但是最近卻開始在偷偷半夜窩在電視前抽菸。
  這個家已經快要瓦解了;我每待一天就傷心一天;每待一天就愈有動到出門尋找哥哥的這個念頭,而且也不想再繼續待在這個家。
  那傢伙今天又是一樣沒酒喝就怪我為什麼不幫他買酒,還反而要去跟同學逛街,我跟他反駁說我還沒滿十八歲不能買酒,這是要罰錢的!所以又是以撕破臉收場。
  我停止翻著哥哥的書,在這一刻終於我下定決心了!

  我要去尋找哥哥。


  趁著爸媽都已經昏睡的時候,我把平日就已經在打包的行李背了起來,拖著從哥哥房間偷出來的行李箱,我在月亮下沉的時候步出了這個住了七年的廢墟。
  轉進電梯,所謂的家已經正式離我遠去,沒帶一絲悲傷,我的行動代表了一切。雖然不知道該往哪去,至少,現在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大概只剩下了「尋找哥哥」這個想法吧!

★☆★☆★☆★☆★☆★☆★☆★☆★☆★☆★☆

  都過了不知道幾天,身上最後一筆錢在剛剛花完了。沒想到日本的治安這麼差!才兩天的時間,我的行李箱裡面的東西都被摸光了!幸好,哥哥的那本書我打從一開始就放在背包裡,但是很多東西都被偷走了,我想我大概在外面也撐不了幾天了吧!
  我啃著剛剛買的飯糰,一臉茫然的坐在小倉車站的門口;看著熙熙攘攘的路人,不由得讓我深思:到底接下來應該要怎麼辦呢?
  我從午前就一直在小倉車站周圍的商圈閒逛。直至深夜,我餓到沒有體力在走下去的時候,我才又回到車站門口,在那邊找了個椅子躺下。
  飢餓會使一個人昏沉,人們會試圖以睡意遮掩飢餓,但那總是暫時的。我蜷縮了起來,將背包緊緊懷抱於胸前,我只看到眼前一片黑,接下來的我漸漸、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迴旋的,是一個搖曳的人影。
  我用手將頭髮撥開,好像有一道曙光從那個人的髮絲後面打了過來。
  是哥哥嗎?
  我努力地撐起虛弱身體,抓住了那個人衣服的一角,他震了一下。

  「哥…哥,是你嘛……我找你找了好久…」

  說完這句話之後又再度失去意識了。

  陽光照的我好溫暖,感覺心裡頭的嚴寒,慢慢都退去了。
  那種討厭的饑餓感不知道被什麼給吸走了。

  「喂!你沒事吧?」
  是哥哥嗎?
  「呼~說話呀!虧我還幫你買了食物的說。」
  「是……誰?你……是哥哥?」

  我緩緩地張開眼睛,一個深紫色頭髮的人坐在我視線的上方。
  「吃吧!」他將鬆餅放在我的胸口,並且將我的手帶了過去。
  「這是……」
  「對街買的鬆餅。」他笑著開始吃起盒裝炒麵。
  「你是誰?你還沒回答問題。」

  我起身之後才知道,原來我一直都躺在車站前的椅子上。

  「那妳先說妳是誰啊?怎麼一個十幾歲的女生會整夜躺在這個地方?妳的家人呢?」
  
「我……我是自己決定要躺在這的,家人……」我盡量背對側著他。
  「怎麼著?」
  「我沒有家人……」我咬了一口鬆餅,手指用力捏著包裝袋。
  「噢!抱歉……」
  「不……他們並不是如你所想的那樣……」
  「那是?」我知道他轉過看著我。
  「他們墮落了……我的出走……就是為了改變這樣的生活……」
  「可是……哦……這樣能改變什麼東西?」
 
  他將雙手交疊在頭之後,並且把腿伸向前。

  「只要找到哥哥他……一切都會改變!!你是……不會懂的……」

  我低下了頭,視線逐漸被頭髮所遮蔽;突然我的頭被輕輕地拍了一下。

  「傻瓜,妳不說原因我怎麼會知道啊?」

  我試著抬起頭,透過頭髮和頭髮間的縫隙注視著他。

  「原因?」
  「對呀,原因。為什麼找到妳哥哥一切就都會改變?」
  「那是因為……哥哥的出走,間接造成了我家庭的脫節;把他找回來,一定會讓爸媽重新振作的!」
  「妳確定?」他一臉狐疑的望著我。
  「大概……」我再咬了一口手中的鬆餅。
  「但是妳不知道他在哪裡,對吧?從妳現在的處境就透漏這些訊息囉!」他無奈的笑著,而且一邊搔著頭髮。
  「這……要你管!」

  我賭氣地,大口的把剩餘的鬆餅大口大口的吞進嘴巴裡。

  「有什麼線索嗎?」
  「嗯!?」
  「我在問你線索啊!當初你哥哥出走有留下什麼線索嗎?」
  「嗯~噢!有啊~算是有吧?我找找看……」

  我開始翻動著背包,在一疊衣服的後面找到了那本書,我把它抽了出來,卻再過程中從書裡掉出一張紙條。
  他彎下腰把紙條檢了起來。
  「這是什麼呀?」
  「啊!那張紙條跟這本書,都是我在哥哥的房間找到的!」書被我捧在胸前,那個人便隨手拿了過去。
  「耶?這是!?」他慌張的開始翻起書的內頁。
  「怎麼了?」我呆站在他面前。
  「怎麼會呢……這不可能啊!妳哥哥怎麼會有這本書?」
  「好像是他訂的……」
  「不可能,妳看!這本書的封面和封底都沒有條碼或ISBN,不可能是這世界的東西!而且這是我中學的時候讀的教科書──現實魔法入門啊!」
  「等等!你說這本書不是這世界的東西,卻是你在中學的時代讀的教科書?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快搞不清楚了!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他瞬間闔上書本。

  「妳……妳相信魔法嗎?」
  「欸?」

  霎時間,有好多好多畫面在腦內快速閃過。
-----------------------──────────
  「小唯,妳相信魔法嗎?」
---------------------───────────-
  「我名叫做洛米˙克羅拉夫,是來自一個諸神創造出的國度,我到人間的目的,主要是找出失蹤了超過十四年的白虎之子,所以我到處旅行只為尋找出白虎之子的下落。」
  「諸神所創造出的國度……」
  「我知道這對妳來說,可能很難理解,但是……」
--------------------─────────────
 ……
昨天有個人,告訴我有個地方是諸神所造出的異世界,重點是那裡還保留了魔法,我覺得那才是屬於我的地方,因為我──要尋找魔法最後的殘跡……
---------------------────────────
  「一模一樣……」
  「什麼?」
  「不!沒事,請繼續說下去……」
  「妳怎麼了?」他將一隻手貼在我臉上,用拇指拭去了我不小心流出的眼淚。
  「哈哈~真的沒事啦!只是你讓我想起了一些往事罷了。」

  他轉身面對著早晨充滿著朝氣的陽光,也忍不住笑出了一聲。

  「要跟我一起來嗎?一起去找白虎之子,順便也幫你去找你哥哥?」

  雖然這跟黃昏的感覺有所不同,但是角度卻都是一樣的;同樣有道影子罩在我身上;同樣有幾束光線,透過髮絲間的空隙打到到我的臉上。
  那是道刺眼的光線,無法想像它是如此的溫暖;他的微笑是如此讓人愉悅,背影與我心底的那個人完完全全重疊了。
  我的嘴角開始不自覺的上揚,眼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停了,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我心裡綻放著,我撥開擋在眼前的瀏海,想要更清楚地看到他的樣子。

  「怎樣?妳要嗎?」

  「好啊,OK!」
  「哈!那代價就是以後必須叫我『大哥』喔!」他不懷好意地笑著。
  「呵~沒關係啊!這點我可以『勉強』接受。」


  我和洛米大哥就這樣認識了。之後的之後,我們一起到處旅行,只為了尋找白虎之子和哥哥的下落,最後到了斯洛維尼亞。

  我還記得在斯洛維尼亞那一天的晚上,洛米大哥一回家就累翻了,一直吵著可不可以讓他先睡覺,並且他預言稍待可能會有大事發生。


  「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你就告訴人家嘛~」
  「就是我一直跟妳講的那件事阿~啊~累斃了,我先睡一會兒。」
  「喂!」

  他房間的門毫不領情的在我眼前應聲關上,我抬頭看看時鐘,也才12點差不多才剛過而已。(通常我們都會很晚睡)
  我摀著嘴打起哈欠來。

  該去洗澡了。

  我走進自己的房間,手貼在牆壁上尋找開關。
  答!
  接下來的景象著實讓我倒抽了好大一口氣。


  天哪!有個人正纏繞的棉被,捲縮的床上啊~
  那傢伙是誰?不對!不對!
  應該是要說的是,他怎麼進來的?

  我四肢僵硬的緩慢後退,然後轉身,直奔洛米大哥的房間。

  「啊啊……啊!洛米大哥啊!有個人闖進來了啦!」
  「啊……妳在外面嚷嚷什麼啊?饒了我吧~我已經工作了一整天了……」洛米大哥眼睛泛著淚光地打著哈欠。
  「洛米大哥有人闖進來了啦!」
  「啊?妳在說什麼啊?絕對不會有人闖進來的啦!我畢竟對門口下了一記願望祈使現形咒,常人是不可能進的來的啊!」
  「可是真的現在就有人躺在我的床上啊!」
  「難道是!」洛米大哥跟我互相交換了眼神。
  『影嵐?』
  
  我們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我的房間。很好,床上的人似乎還沒發現我們。
  我躲在洛米大哥的後面,不安的看著床頭熟睡的臉孔。
  突然,洛米大哥放下了警戒的雙手,接著深吸了一口氣。

  「挖哩!是這個傢伙。」
  
  我凝視著這個人的臉孔,這人的頭髮是閃耀的金黃色,在燈光的照射下格外亮眼,長的還蠻帥的,只是下一秒那張帥氣的臉孔換上了洛米大哥的手。

  「嗯?嘶……嘶,痛欸!是哪根……蔥……!」
  「啊!啊什麼啊?你這臭傢伙!幹麻不說一聲就闖進來啊?害我快被嚇死了!呼~」
  「哀喲~你的床借我睡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到你家都沒遇到人就只好先用睡覺消磨時間,難道不可以這樣嗎?」
  「我是沒意見啦!但是你現在躺的這張床是我身後那位小姐的御座,關於這點你要看她同不同意啦!」
  「呃……所以這是……哦……噢!啊!啊!!抱歉!」那個人從床上跳了起來,然後走到我面前開始用力的磕起頭 。
  「……不要這樣啦……」我無言地連忙倒退三步。
  「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這張床是大小姐您的御座,小的不才!躺錯床還將它弄得亂七八糟!在此小的再次致上一千萬分的歉意!」
  「喂!辛克迪。你在這樣下去可能會發生命案喔!勸你快點停止現在這種行為。否則我也不管你囉!」洛米交撫著雙臂,一臉不屑的看著地上的他。他張大眼睛,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真的不用道歉嗎?」
  「欸……雖然被你嚇到了,但是看在你那麼疲累的情形下,本小姐決定饒過你一次……但是!你必須說明你闖進我們家來的目的!還有你跟洛米大哥到底是什麼關係?
  「關於這個呀……」他現在已經起身靠在門口旁的牆壁。
  「我們到客廳再說吧!」



  「……喔~原來你連續三天沒睡啦!難怪……」 
  「我來是來問你,洛米。你最近在外面任務執行的如何啊?」他斜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上半身,有幾分帥勁散了出來。
  「阿哈!跟你講!一切順利啦!白虎之子今天被我遇到了啦!我還跟他講說,想知道更多的事,就請來找我!」
  「喔?這樣嘛!太好了!他等一下會來嗎?」那傢伙笑起來還真是好看……不對啦!現在不是想這件事的時候!
  「請問……」
  「對了!洛米!我記得我還沒問這小丫頭是你的……」阿咧!前一秒還稱我為大小姐,一到後面馬上就變成小丫頭啊?
  「少亂想了!小唯是為了找她失散多年的哥哥,所以才選擇跟我一起上路的!而且她哥哥似乎已經不在人間了……」
  「什麼?你說什麼!?哥哥是不可能死的!絕對不可能!」我生氣地站了起來,留下兩雙傻眼的眼睛。
  「呃...」
  「嗯……小唯啊。我們指的『不在人間』是意味著不在這一個世界了。但是另一個世界『史卡那』我們還沒找過,妳的哥哥很有可能就在那裡。」洛米大哥拍拍我的背,試圖讓我的情緒能夠紓緩下來。
  「史卡那?」我回望著洛米大哥。
  「欸欸!。」那個金髮少年舉起右手。
  「所以說……洛米…… 你們相遇之後一直沒回史卡那過嗎?」
  「沒有。」
  「那就不好說明了。詳細解釋就等你要回史卡那的時候再告訴她吧!還有……」
  「還有什麼阿死老頭?」
  「你這裡的住處外頭已經有些不尋常的騷動了……」
  「啊?」
  「勸你在明天日落之前回到史卡那,否則……」
  
  他翻過沙發,不一會兒就抓住門把。
  
  「接下來會變成怎樣,我也不知道喔!」

  金頭髮的少年最後留下的笑容,感覺有一點點肉麻。

  
  幾分鐘過後,門鈴響了。

  照例應該要是大哥來開門,但因為他說他已經真的撐不住了,所以等那個金髮少年一走就馬上衝進房間。

  我想說該不會又是他來胡鬧吧?
  就很不高興的拉起門把。

  「找誰?」等我說完我才發現是一位年紀與我相仿、有著黑色頭髮,但是眼睛卻是澄黃色的少年。

  他看起來有些疲憊而且搖搖晃晃的。

  「啊……我好像搞錯了!對不起喔,半夜打擾,我馬上走……」
  「喂!你先待在這別走!」

  我一邊看著他全身上下的長相,一邊想起剛剛的金髮少年與洛米大哥的對話。
  老虎?對了就是老虎!

  「唷!洛米大哥──這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人啊……」



  在那之後這些故事就開始了。

  很高興,上天讓我與了洛米大哥在小倉車站相遇,不然這些精采的故事是不會讓我經歷到的。

  在你的身邊是不是也有那種感覺似曾相識的人呢?
  說不定呀~這就是你們的緣分呢!

The End(番外篇)     Kutoro Mor  2007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麻鬼Asaoni 的頭像
麻鬼Asaoni

貓耳司令部

麻鬼Asao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